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減塑與回收之間,還需要惜物做為橋樑

有話要說
2018-06-20 |

近日政府宣布即將實施「店內禁用塑膠吸管」的政策,在此先不談為何「店內」禁用會被擴大解釋成「全面」禁用,我們先來討論為何需要減塑?

面對減塑議題,反對者常拿武田邦彥《假環保》一書觀點,主張塑膠原料是石油提煉過程的產物,即使我們不使用塑膠,只要仍繼續使用石油,塑膠原料就會不斷產出,但是以此就可以否決減塑的正當性嗎?

其實不然,因為塑膠原料產出後如果沒有被製成產品,它僅是被儲藏在特定位置,但當日常生活充斥著一次性塑膠製品時,塑膠便會廣泛地散布在世界各地,如此一來,各種海龜鼻腔吸入塑膠吸管、海鳥誤食塑膠的生態悲劇一定會不斷上演。

此時又會有人跳出來說:「生態關我屁事?」但是這真的不關人類的事嗎?塑膠垃圾如果沒有好好集中處理,最終埋入土壤中、流入河流與海洋內,經年累月,塑膠內的塑化劑便會滲出,經由作物、海鮮等食物鏈或是飲水等,回到我們的肚子裡,不但會影響生物生長,還會導致生物變性、族群生殖率下降,而影響糧食產量。至於塑膠本體,經由海浪、海流長期的拍打,逐漸形成細小碎片,被水生生物誤食,而且極不易排出,最後還是會到餐桌上。

「那如果我們都好好回收,就行了吧!」不是不行,而是目前塑膠製品的廢棄速度,已遠超過回收能量;再者含有塑膠的產品往往是混合媒材,增加回收的難度,例如洋芋片的紙罐、有塑膠膜的便當盒等;第三是回收觀念差,不同類的塑膠製品往往被放在一起回收,讓回收廠商需要投入額外人力進行分類;回收物品也經常沒有確實清洗,油汙等污垢會影響回收製成。

基於這些原因,臺灣回收率雖然高達五、六成,但是數字的背後,是無法被處理的回收物,最終仍被送入焚化爐焚燒,由〈資源回收沒賺頭 全進了焚化爐?〉這則新聞可見一斑。

因而減塑與提升回收觀念需要兩頭同時進行,不僅不衝突,也可以快速地應對如此迫切的議題。然而疑問又出來了,減塑就比較環保嗎?何不乾脆禁塑?相比來講,不銹鋼與玻璃的製程其實需要耗費大量能量,是塑膠的好幾倍。而質問為何不完全禁塑,就猶如批評環保人士:「這麼環保,怎麼不去過原始人生活?」

萬事萬物都不是二元對立,訴求環保不必然就要回歸原始。我們可以採用對環境影響較小、甚至可以永續的方式來過便利生活,而最容易的方式便是「惜物」,原本使用少數幾次就被丟棄的產品,我們可以盡量使用到它失去實用性為止,像是追求潮流年年換的手機、服飾、鞋類(〈古天樂竟仍用滑蓋手機 網友:錢都拿去蓋小學〉),或是被打為不環保的不鏽鋼、玻璃吸管,當我們多用幾次,自然便是減少資源的浪費,效果甚至比回收還好。

如果是比較健忘或是比較粗枝大葉的人,可能會覺得:「我也想惜物啊!但我就是常弄丟東西、摔壞東西啊!」那也無妨,目前由於環保意識抬頭,有越來越多永續材質製成的產品可以供做選擇,像是竹吸管、木筷子、棉麻衣服、木屐等,當我們願意去選用這些產品時,也可以有效減低資源的消耗。

「禁塑」與「回收」不需放在二元對立的兩端,可以同時並存,再藉由「惜物」的觀念作為連接的橋樑。環保、永續的便利生活可以存在,無須以自由之名謾罵禁塑的政策。自由並不能無限上綱,是需要在合理範圍內做衡量,當遍佈全地球的海洋的塑膠將成為世紀之災時,如果不積極以對,那必是禍留子孫。危害下一代的生存權,如此還能稱之為自由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如果您也有想法,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政府強制禁用塑膠吸管,難道沒有後遺症?
【評論】杜絕環境污染 有賴官民協力—評析《挺身為環境:十二位檢察官的環境故事》
【評論】毒蘋果、毒奶粉、頭前溪:合乎標準之外的風險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Max Pixel
 

作者

蘇淋齊

國立政治大學臺灣史研究所碩士生,大學主修生命科學,喜歡生物知識也熱愛歷史文化,希望從理組與文組習得的專業,能為母土臺灣帶來一點改變。

我要留言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