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從社會契約論來看同志婚姻

有話要說
2018-08-06 |

幾年前開始討論同志族群能不能結婚,沸沸揚揚的上街遊行了好幾年,一直到去年釋憲通過,眼看實行在即,又有人希望透過專法來區別異性戀和同性戀的結婚權益。到底該怎麼做才比較好?或是比較公平?愚想從一個比較哲學性的角度來討論這個問題。

曾經有一派的哲學家認為說,所有國家的起源和其基礎,都是屬於一種「契約」。也就是國家內的每一個成員以放棄自己的「自然權利」來換取法律下的新權利。這種說法雖然沒有辦法解釋歷史上所有國家的形成,但是對於憲法的制定卻是適用的。
所以從這樣的觀點來看,既然憲法敘述和保證的是人民與政府的關係,那麼每一個人和政府之間的權利義務,就必須是對等的。

馬克思曾經說過:「沒有權利的義務是奴役,沒有義務的權利是特權。」以台灣目前的現況來說,既然無論是否為同志,對國家都有必須履行的義務(像是依法納稅、服兵役等)。那其實反過來說,他們就應該享有和異性戀一樣的權利。今天就算真的要另外立法,最多也僅能針對名詞做定義和解釋,其餘的部分只要多做限制,以這樣的立場來說,都是一種奴役。反同方常常說專法中的權利幾乎和民法一模一樣,但就是這個「幾乎」,常常就是被奴役的開始。

雖然是否要立專法或是修法內容如何,也許還有待大家的討論。但起碼合意下的結婚,無論是何種立場或是性向,只要是沒有違反其他現行法規的情況之下,在這樣的立場之下都是應該被允許的。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othree

作者

Bob Li Schwager

沒那個命當避世書生,只好把人生當旅遊走一遭。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