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特稿】「我不說方言」,為何專制政權總是禁止母語?

有話要說
2017-08-07 |

《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 RFA)近期報導,中國教育部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田縣發布指示,命令該地區自今年九月起,從學齡前幼兒園到高中,全面禁絕使用維吾爾語言和文字,改用漢語教學。這消息凸顯出懷抱「大漢族主義」的中國政府,不尊重境內少數民族的母語學習權和使用權。


中國為何禁止維族人說母語?
其實今日的維吾爾人除了母語受禁的欺壓之外,還面臨「漢化」的嚴峻挑戰。例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各
級政府的會議都使用漢語開會,且不翻譯成維吾爾語。此外,不會漢語的人根本無法取得公務員資格。至於民族語言是自治地區的官方語言,必須與漢語同時使用的法律規定,早就被中國官方給赤裸裸地拋在一邊了。


中共始終將「新疆問題」(核心概念是東土耳其斯坦的獨立運動)視為國家分裂的隱患,將之扼殺於萌芽狀態,向來是專制政府的首要目標。無怪乎中國政府熱衷於禁止維吾爾語的使用,因為此舉有利於弱化維吾爾人的民族意識凝聚。


台灣也曾出現「母語殺手」
中共現今仍粗暴地對待境內少數民族的母語政策並非特例,與之黨性相近的國民黨在過去統治台灣時,
亦是台灣本土族群的「母語殺手」。蔣介石、蔣經國在台統治期間的「消滅母語」政策重點有:1956年開始全面推行「說國語運動」,各級學校禁止使用台語,學生在學校講台灣話會被老師處罰;1963年行政院頒布〈廣播及電視無線電台節目輔導準則〉,規定廣播電視台對於國內的播音語言以國語為主,「方言」節目不超過百分之五十;1972年教育部函令各家電視台「閩南語節目每天每台不得超過1小時」。

台灣曾在兩蔣時代推行「說國語運動」,造成各族群母語的使用日漸減少。圖片來源:管仁健

所幸解嚴後,台灣本土族群的「母語桎梏」獲得解除,政府甚至還以政策措施來漸次推廣「族群母語」。例如1993年教育部宣佈將母語教育列入中小學正式教學範疇,學生以選修方式學習閩南語及客家話;2001年教育部正式實施九年一貫課程,將鄉土語言納入正式課程之中;2002年教育部開始於國小實施母語教學。


母語教學的侷限與未來
然而母語課程在小學階段的教學設計上著重詩歌、童謠的朗誦,輕忽了語言作為生活溝通工具的實用
性。所以改進之道為教學內容生活化,而不以學童能朗誦母語的詩歌、童謠為首要目標,反倒該以教導學童能流利地用母語進行生活上的交談、溝通為要務。


當前執政的蔡政府近期則積極研議《國家語言發展法》,目前草案已出爐。草案裡明定「保障學齡前幼兒國家語言學習之機會」,將母語教學提早到幼兒園階段,用唱歌、遊戲、聽故事等方式寓教於樂,讓幼兒在無壓力的情況下更早地接觸母語。


為何要解決母語傳承的危機?
另外,文化部的主事者還強調以往一元化,即以北京話為基礎的國語政策,造成台灣各族群語言有衰退
的危機,希望透過立法促進台灣各族群母語的保存與發展。所以《國家語言發展法》的立法精神在於確保面臨傳承危機的語言得以保存、復振及平等發展,而非獨尊哪一種語言為官方語言。其次,法案的目標是保障各族群的母語使用者能更有自信、尊嚴地使用自己的母語,所以既不會強迫學校必須教所有語言,也不會要求學生必須學所有語言。


在如何對待「族群母語」一事上,可看出中國只想禁絕消滅的宰制心態,而民主化後的台灣卻有鼓勵推廣的開放胸懷。兩相比較下,明眼人即可分辨出中國的「獨裁專制」和台灣的「民主體制」孰優孰劣。

 

*封面照片為維吾爾族人演奏傳統音樂,來源:維基百科
*本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也歡迎分享您的意見!
*投稿來函:liuduchunchiu@gmail.com

作者

林玉真(高中教師)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