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特稿】愈讀愈窮,如何減少大學畢業即負債的現況?

有話要說
2017-08-08 |

家裏的孩子考上大學,在我們那個年代是家長的榮耀和驕傲,現在卻好像變成很多家庭的沉重負擔。高額的大學教育費用成為很多家庭的痛,也讓青年夫妻猶豫要不要生孩子。

 

考上大學與銬上負債

幾個統計數字可讓我們在心中建立出較清楚的圖像:

 
  1. 至少要花費100萬元以上才能完成四年的大學學業(含學雜費、書籍費、食宿和交通等)。

  2. 根據主計總處的資料,2016年工業及服務業每人每月總薪資中位數為40,612元。全體國民的主要工作收入平均(不計副業兼職)是38 476元。國民月薪5萬元以上者佔受薪階級的19.9%。工員或非監督專技人員薪資中位數則為35,415元。

  3. 2015年每月國民平均支出為20,421元,台北市27,216元最高,台東縣14,267最低。每年家庭平均支出759,647元。

  4. 2016年大學以上畢業生初任工作薪資平均29,675元,比全部就業新鮮人的高近三千元。

  5. 大學學士班學生現在約97萬人,私校生佔7成(約68萬人)左右。其中私校學生家庭為技術體力勞動階級者(即工員或非監督專技人員)佔34.8%,比公立大學生多一倍以上(公立學生約18%),即約有30萬大學生的家長是屬技術體力勞動階級。

 

看完以上數字,大家應該可以暸解讀大學為什麼會成為台灣勞工領薪家庭的重大壓力來源吧!新政府能作些什麼事,或要不要作些什麼事來替勞工領薪家庭減輕負擔呢?

 

學用失衡與青年貧窮

過去20年政府高唱高等教育產業化、市場化,高舉使用者付費大旗,導致現在大學生過多,學用失衡。高等教育費用高漲,造成中等收入以下的家庭過重的負擔,只好借貸來支付高教費用。雖說有低利學貸,但一畢業就背負還款壓力,薪資又不高,結果是當然貧窮,當然不敢結婚生子。不是嗎?

 

現在高等教育改革呼聲四起,我們先關心如何減輕學子家庭負擔問題。怎麼辦?根本之道當然是降低讀大學的費用,和提高國民薪資所得呀!說嘴容易,這個答案大家都知道,但政府一時之間作不到啊!有沒有應急的方法?

 

能不能先補貼?現代福利理論主張,政府看到民眾收入不足以負擔開銷時,直接補貼現金是最有效的方式。但是補貼太多政府預算受不了,補貼太少,杯水車薪又沒有用。

 

補貼是不是可行作法?

目前私立高中職學生學雜費補貼所得線為家庭年所得104萬,托嬰與托兒的補貼線為年所得70萬。假設,我們用這個所得水準劃一條線。所得104萬以下到70萬以上,政府補貼私校生學雜費與公立學校的差額。所得70萬以下的家庭,政府每年補貼5萬元的大學教育開銷。可不可行呢?

 

這個提議或許粗糙,但我希望能從此出發,開啟討論。民主政治不單指政治民主而已,人民的經濟民主更是根本的追求。

 

損有餘,補不足。政府透過執政理念分配資源,為國民創造較公平發展的環境與機會,是每個政府要作的事。轉型正義、照顧弱勢,是民進黨長久以來的堅持,也是驅動台灣社會穩定發展的主要動力。

 

目標是減輕家庭壓力

上一次民進黨執政時,排除萬難推動老農津貼,現在證明這項補貼不只穩定了轉型期農村的結構,照顧了因經濟轉型而陷入弱勢的農民,更因此將農村變綠地,鞏固了政黨根基。個人和眾多的民進黨支持者一樣,熱切期待小英政府推動轉型正義,更希望在興利除弊的同時,多傾斜一些資源到弱勢者身上。20年來的高教政策讓勞工領薪家庭承受過多的壓力,也讓年輕人在現實的殘酷下,對未來不敢抱持太多的期待。新政府真的該為他們作些什麼了!

 

*封面圖片來源:Paseidon

作者

徐宜生(台中市民,前國大代表)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