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抗爭至今】靈魂之窗看香港

有話要說
2019-12-22 | 示意圖(資料照)

文/詹宇

 有的人眼神很有「穿透力」,從眼睛可透露出自己的內心深處;從眼睛這扇「窗」我們框進世界的美醜、人性的善惡;靈魂,決定了我們的窗框角度。

 半年來我關切香港反送中運動,太太問「你不會想寫點甚麼嗎?」是啊,我沒有失語,是在想要如何下這沉重的一筆。這一年多來的書寫我感受到,不能只寫寫自己的故事,我關心的也要出點聲音,不能只是萬分不捨,我應該也要做一點點甚麼。


以詩為文關切香港人權 筆戰不斷引爭論

日前寫了一長篇詩文略表關切,全文無詆毀抹黑,無褒貶藍綠,只是以文學為外衣柔性關切香港人權。發表後我廣貼在多個FB社團,希望激發更多關注,但無意挑動用「有色窗框」看世界者的政治敏感神經,在教育性社團特予標註「此文與教育無直接相關,但懇請不要刪,謝謝您。做為兩個年輕孩子的爸爸,我無法想像那些鄰居孩子與家長承受的壓力和危險,這是一個值得與孩子共同關心討論的公民議題。」

幾個有人氣的萬人社團,半小時到半天內,一還是先後刪了我這則「政治性」貼文。畢竟是「違規」,貼文能活多久就算賺多久了。然而,這過程真有戲,特別是不愧為教育性社團,蜂擁而來的百則留言都很有想法,絕多數能理性討論並熱情關心,但仍有少數疑似配掛「穿雲劍」的「蒙面俠客」故意粗言挑釁。此時,也有暖心且明智的聲音「有立場的人故意引筆戰,漠視即可,以免害原po的文被刪」。

也許讓管理員為難、讓保持中立的社員感覺吵鬧吧,一池教育淨水,不該讓政治口水加油添醋,至少不要在這裡爭論吧。值得參考及學習的留言高樓,終究瞬間倒於一鍵Delete。


拋磚引玉關切人權議題 對立面的存在無法抵擋

管理員一除定音?不,其中一個以教師為主要成員的社團,開始有接力貼文關切香港運動,甚至有教師以提教案的的形式,並實際帶課堂學生思辨公民議題;我在這裡看到熱情的手不只在鍵盤上,也在實踐「自學、思考和表達」,同時看到冰冷的手只在鍵盤上灑鹽潑酸、活像小丑跳梁。

有一則用詞客氣的留言認為我的文章不算是中立,不適合在此討論。我回應:「各打五十大板或藍綠一樣爛,這種陳腔濫調才是中立嗎?若所謂的無法中立是指我的文意及觀點站在示威者這一邊,是的,如同村上春樹的『雞蛋說』,我是站在雞蛋這一邊,站在關切人權這邊,一定會有對立面。」

中立有時如同站在超然的道德高地,不過,人類文明進步的沃土,卻是在一次次血與火的衝突後開墾而來。王小棣導演說過「衝突讓我們看到留下來的英雄或狗熊,看到他們的心性是最重要的,在最屈辱艱困或是備受尊崇讚頌的時候,我們才可以看到人性的脆弱陰暗或是高貴善良」。

獨裁者最大的恐懼,就是人民不再畏懼。在人權衝突下,需要我們出聲;若人民沉默如星月,強權要太陽跪下也不會是神話。


不該對邪惡袖手旁觀 被上色的靈魂之窗

 我不會對邪惡袖手旁觀!」這是電影《艾莉塔:戰鬥天使》令人熱血沸騰的金句。有一句餿掉的熱血標語在香港警隊「We Serve with Pride and Care 」最近剛拿掉Pride and Care,這是他們近來做得最對的一件事;可改那句標語榮頒給示威者「We Fight with Blood and Tear」,壯飲熱血,醉成含淚顛沛,也可以為那些十幾二十幾歲就「成為永恆的」年輕人,鐫刻為墓誌銘。

 還在爭論是暴警或暴民嗎?香港區議會選舉投票率創新高,民主派壓倒性大勝,民意的支持已做了解釋。

 我看到多名全副武裝的港警,在街上盤查一排制服中學生,如果一個政權連童叟都要嚴防,它是贏了還是輸了?香港這場完全不對稱的硬仗裡,我看到弱可以這麼強,小可以這麼大。我們在場外看的是,港警捍衛「法治」或是示威者為自由而戰,同理心恐怕是不夠的,需要設身處地去理解這場運動的演變,才不會讓意識形態蒙蔽雙眼的靈魂而不自覺。

 雙眼蒙蔽也拜網路科技之賜,我們更容易耳濡目染,窗框一成不變,以臉書為例,其演算法是按個人識讀偏好推送內容;突破同溫層,看到的世界才會完整。

 眼睛是靈魂之窗,每個人看世界的窗都不一樣,有些是透明窗,有些是有色窗,窗框放的角度或位置也都不一樣,但一樣的是,每個人都相信自己有一面看得清楚的窗。

瞳孔無法照遍所有角落,雙眼相信甚麼,靈魂就是甚麼。

 ***   *** ***   *** *** ***

被部份fb社團刪除的詩文如下:

〈香港,妳會好起來嗎?〉

那年妳帶我上太平山頂,
我的眼裡是維多利亞港的醉人景觀,
妳的眼裡是對九七後的茫然與期盼。
隔年妳來臺北,我帶妳上陽明山,
雙城都有美麗的山,
親吻我們的風,後來卻很不一樣。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那個網路還沒發達的年代,
我已不記得是誰先停筆,
一疊航空信成了記憶。
前人拼下的靜好歲月,默默伴我成家立業,
香港,我想妳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景觀依舊醉人的維多利亞港外,
一波波驚濤衝岸比執著,
一朵朵浪花像有話要說。
我看著你們,
百萬人走上街頭和平示威,政府不理會。
我看著你們,
前仆後繼迎戰催淚彈,政府不手軟。
絢爛煙花已失色,
讓槍火彈幕在這城市飛舞,有何不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妳會好起來嗎?
你們為何日子不好好過,不珍惜所擁有。
甚至有人說你變壞了,你收錢了,
但我看到,
幾名武裝警察壓制其中一個你,
你毫不遲疑走過去,
自己的肚子卻挨了一槍。
誰能告訴我,
你到底收了多少錢,值得賣命成這樣。
誰能告訴我,
你到底變得多壞,不管爸媽有多愛。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妳會好起來嗎?
在街頭上被打的、受傷的,
或許還算幸運吧,至少你還活在鏡頭下。
被帶走的、被消失的,
沒有編號的蒙面黑警會讓你,後悔不知死活。
那是集體而平庸的邪惡,
警隊標語「We Serve with Pride and Care 」,
中文似乎是「我包你痛徹心扉」。
你們掙扎「We Fight with Blood and Tear」,
壯飲熱血,醉成含淚顛沛。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妳會好起來嗎?
那一發發槍彈,一道道水柱,
那是扣下板機的手;
擲回催淚彈,扶起倒臥血泊中的手足,
那是撐著雨傘的手;
誰能告訴我,
哪一邊的手心是冷的,
哪一邊的手心是熱的?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妳會好起來嗎?
我不知道你們怎麼撐下來,
更不知道還要撐多久?
半年來,警棍槍彈水砲沒有把你們打退,
面對高大堅硬的牆,
你們依然像一顆顆雞蛋,
誰能告訴我,你們為何一直要去撞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妳會好起來嗎?
與惡的距離,與魔鬼的交易,
在瀰漫火光煙霧的暗夜校園裡,
我看著你們,努力撐著那面黑旗,
困難的呼吸,勝過卑微的喘氣。
我看著你們,撐旗的手在發抖,
青春在眼前燃燒,可還記得上次的微笑。
孩子們,我好想叫你們回家,
正義,也要留著命才要得回去!
孩子們,你們不想未來被淪落,
平安,卻是你們對家人的承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妳會好起來嗎?
我不和他們爭論自由,
不和他們爭論是暴警或暴民的錯,
他們看見你們,後來的暴力,
我看見政府一直以來的暴力,
他們看見你們,打砸燒毀,
被自殺、被輪暴的你們,他們沒看見,
瞳孔無法照遍角落,
雙眼相信甚麼,靈魂就是甚麼。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妳會好起來嗎?
妳挺在槍彈水柱,不懼逮捕羞辱,
東方明珠更加璀燦,東方明珠的傳說,
不再是那搖身成為迷人的五光十色,
而是不做那苟且偷安、任由碾碎的粉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這幾年我一直在找妳,
妳和妳的孩子平安嗎?
如果,這個命運在我面前墜落,
不知道我和孩子是不是會軟弱;
盼望,你們激起大時代的驚濤,
最終不會化為泡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我錯看了妳,
原以為妳只愛虛華功利,
自由,才是妳夢想的錦衣,
妳對夢想的堅持讓我,
刮目相看、不可思議。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妳會好起來,
我想再帶妳來陽明山走走,
希望雙城的秋風,
同樣溫柔地親吻兩片天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妳會好起來,
太平山頂的星星會繼續為妳閃爍,
走過風雨,迎接光輝,
更堅強的妳我,總會重逢在世界的角落。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妳會好起來,
我不是若無其事的旁觀者,
妳不是孤獨一個,
我會盡力為妳做點甚麼。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後記:1995年我與一名香港筆友(Sandra)在港相會,隔年臺北再會,多年來我一直在找尋她。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詹宇

兩個孩子的爸,只做過七年上班族,賴以養家的網站設計與去年開始的寫字動筆,都不是出自科班。 「人生下階段,我信仰大自然」,一棵不想老的樹,願守護這一塊滋養我長大的泥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