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公民覺醒】由民粹政治的興起談公民覺醒的價值與意義

有話要說
2020-01-13 | 示意圖(影片畫面)

文/陳柏彰(曾就讀於國立中山大學哲學研究所,畢業於私立東海大學哲學系)
 
台灣自1996年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元首普選至今已逾24年,「『一人一票』與『票票等值』便是善的」-此概念在台灣就如同「不可謀殺 」一般恆真且不可質疑。但在去年底這個鋼鐵一般的誡律卻因韓流崛起的現象而受到極大的衝擊與挑戰。如同光必然有影,璀璨耀眼的「民主」,漸漸衍生出了「民粹」。
 
何謂民粹?

根據日本學者水島治郎在其著作《民粹時代》指出:

民粹主義無法以傳統的右派或左派分類,應該歸類為『下層』的運動。就有政黨無論右派或左派全部都存在於『上層』,民粹主義則站在『下層』的立場,批判『上層』菁英。
 
雖然水島治郎在此書中並無針對「下層」予以定義,但作為與「上層菁英」的對照我們可以了解,其下層人民所指的特徵便是:1.經濟收入相對較少,2.教育程度相對較低,3.對於政策資訊了解較少或相對不周全;在此狀況下,對於社會議題的討論、政策的決斷便會流於情感衝動的不理性選擇,而此選擇落實為社會的具體影響方式便是「投票」。
 

關於反民主

於是對此困境,美國學者傑森·布倫南針對「民主便是善的」此一誡律提出質疑,他認為「民主本身並非善,而是為了達到善的手段」,在此意義上,投票作為民主在社會的具體實踐,其價值也隨之動搖了。
 
●一個人有「不參與會造成全體社會損害的作為」的義務,假如這麼做不需付出太高代價。
●不好的投票行為是一種參與對社會造成損害的作為,而避免投票並不會使個人付出太高代價。
●因此,一個人應該避免不好的投票行為。
 

當民粹已成進行式

因此我們不禁得問:若依傑森·布倫南之指示,難道我們該袖手旁觀嗎?然而事實正好相反,我們更應該積極地投入政治;若我們仔細梳理水島治郎所說的「民粹」,其意指「訴諸激情的非理智反動」,而其反動才是造就了傑森·布倫南所指的「民主需改進」的困境。
 
轉眼看現今的台灣,其反動而造就的困境已進行到一半,我們唯有更積極地投入政治,才能將此困局予以舒緩,並在舒緩的過程中將自身與他人向上提升,進而由根本處使困境得以消散;面對失控的列車,抽身避免傷亡已緩不濟急,而是該鼓起勇氣將其導回正軌,唯有捨身投入方能取義得仁。英國首相邱吉爾的名言:「除了人類嘗試過的其他一切政府形式,民主的確是最壞的政府形式。」民主或許不能完全作為幸福的保證,但至今為止它依然是風險最低的途徑。在這世界中我們固然渺小,卻是一顆又一顆的小螺絲釘,而我們所能做的便是在這通往幸福的路途上保持謙卑、時時自省,不斷地在民主過程中自我修正,堅信我們能向著更好的台灣邁進。
 
讀書所求何事?不外乎經世濟民。我們對於民主的任何期許,最終都需要實際的參與行動來呈現。所以1月11號,讓我們大家都回家投票吧。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投書】觀察喜樂島聯盟和民進黨總統初選   -對「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之省思 

【網戰時代】說話還是聽話?一場沒有煙硝的宣傳戰爭
【獨家直擊】洪哲勝與陳南天世紀對談 團結台灣對抗中國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作者

陳柏彰

曾就讀於國立中山大學哲學研究所,畢業於私立東海大學哲學系。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