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玫瑰少年之死】葉永鋕逝世20周年 玫瑰少年真能往事不如煙嗎?

有話要說
2020-04-21 | 圖為葉永鋕(資料照)

文/林艾

「你的控訴沒有聲音,卻傾訴更多的真理,卻喚醒無數的真心。」這是紀念葉永鋕所作的歌曲《玫瑰少年》中的段落。2000年4月20日,屏東縣高樹國中葉永鋕因長期遭嘲笑「娘娘腔」、只敢在無人時段上廁所,卻在一次中途離席後未返教室,被發現意外倒臥血泊中身亡。在葉永鋕去世後的兩年,台灣通過《性別平等教育法》以期減少校園中的性別歧視、霸凌並加以制裁,但20年後的今天,我們真的做到了嗎?

 


蔡依林《玫瑰少年》影片畫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只是無心之過? 為什麼我要成為別人口中的「男人婆」

在求學歷程中,我們或多或少都曾是被霸凌的一方,或者是霸凌人的一方,包含默不作聲的那群人,而且我們一定也曾聽過「娘娘腔」、「男人婆」、「gay砲」等這樣以性別攻擊人的字眼,甚至就是我們口中說出口的話。仔細想想,當下說出口的時候,我們心裡是怎麼想的。回顧過往的成長歷程,我想我就是被稱為「男人婆」這樣的角色,因為體型壯碩、性格耿直,常常一邊被有心的嘲弄著一邊被那些無心的言語刺傷:「妳留長頭髮幹嘛阿?」、「妳長大一定嫁不出去啦!」連我的父母都會是這樣教育我的,妳要溫柔、要漂漂亮亮的、要常常笑,這樣的女孩子才會被喜歡。

「被喜歡?」在你們的眼中,究竟我要成為什麼樣子你們才會喜歡?經過這些年,我開始明白這個世界規定了女生應該要變成的樣子,所以才讓我變成了別人口中的「男人婆」,但明明我也是個喜歡留長髮的女孩,只不過也喜歡踢球玩球,為甚麼就變成你們心中不及格的樣子了?在性別平等的推動中,葉永鋕代表的就是我們對教育體制的檢討,而為什麼要檢討教育體制,就是因為我們心中都曾留下這些或大或小的傷口,可能讓我們在回想起來時隱隱作痛,也可能成為我們畢生難以抹去的陰影。

從國小開始,一年級自最基礎的對於自己身體的認識學起,也就是所謂的「健康與體育」課程,接著二年級開始學會與他人的身體互動,三年級是生命的形成,也就是人類胚胎的生長,再來四到六年級開始進入了青春期階段,講到性徵的變化,在這裡,才開始進入到我們所謂「性」的教學。

接著國中,不論是生物課程還是健康課程,多多少少都會深入的剖析兩性性徵及器官實質的不同。但其實,從一開始,我們在認識自己並學習和他人相處時,就應該首先開始讓孩童了解到「尊重他人」這樣的概念,而不是等到當我們都知道我們都不一樣時,才發現我們要體諒彼此的不同。

而近日的「粉紅口罩」其實就是一個很好的性別教育典範。男童母親提出怕男童帶粉紅口罩是否會被嘲笑的疑問其實已經可以說是台灣性別意識普及的一個跨步,我們可以看到孩童的同儕之間對於孩童造成的壓力是存在的,父母親也開始重視到這樣的問題,也就是「孩子們會不會成為被欺負的對象」。

 

防疫指揮官陳時中佩戴粉紅色口罩。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過去,孩子們若是遇到被欺負的情況,比如女孩子被彈肩帶、男孩子被脫褲子等,大人們通常都是「開玩笑而已」、「又不是什麼大事」這樣的心態來處理這些看似小打小鬧的嬉戲,卻不探究為何他們會有這些行為,或者是將這種對於他身體侵害當玩笑的心態從何而來。所以當我們意識到,這些訕笑跟排擠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心理傷害時,也就代表了我們對於性別議題的敏銳度正在提升。

「顏色沒有性別」 每個人的喜歡都是特別的

最可貴的是,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及衛福部官員等五人在記者會中,帶頭配戴粉紅色的口罩,並表示「顏色沒有性別,我們小時候最喜歡看的卡通影片,就是粉紅豹。」

我認為這就是一種以身作則的性別教育。高雄港和國小老師劉育豪也是特別在教學中配戴了粉紅色的口罩,並和學生互動溝通對於男生戴粉紅色口罩的想法,發現學生們對於粉紅色口罩多抱有正面的認同想法,並不覺得男生戴粉色口罩奇怪。

其實在台灣近年的性別教育中,也漸漸可以觀察出消弭性別刻板印象的趨勢,在小學四年級的課本中甚至出現「性別老古板」的專欄,內容多是指當你認為男生就要勇敢、女生就要溫柔的話,就是陷入性別老古板的陷阱之中。台灣的性別教育正在一步步的發酵,從2000年葉永鋕的逝去讓我們了解教育的急迫性開始,台灣正在朝真正的性別平等不斷的努力,不論是教材的改進、法律的落實以及師資的改變都多方漸進著,儘管2011年同志大遊行隔天一名鷺江國中的男同學楊允承因為長期遭受歧視而跳樓輕生,對於促成性別平權的人是造成莫大打擊,但仍然有許多人為了避免葉永鋕及楊允承這樣的悲劇再次發生而奮鬥。

 

教育體制中仍有歧視的存在。圖片來源:資料照

楊允承的遺書寫下了:「即使消失會讓大家傷心,卻是短暫的,一定很快就被遺忘,因為這是人性。」但事實卻非如此,失去的我們喚不回來,同樣的,我們也因此而學會了避免失去。

回想起最後一段上健康教育課程的時光,也是我上過有史以來最認真的健康教育課程,那就是高二那一學年。正好學習到同志相關議題的我們,老師直接請來的好幾位不同性傾向的跨性別者直接跟我們分享他們的心境以及遭遇到的困難,甚至是為我們解答心中的疑惑。當時真正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到跨性別者的經驗觸動了我心中一直以來那一塊對於自己「男人婆」的脆弱:「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一些真正勇敢做自己的人」,他們的樣子、穿著其實和我們都沒有不一樣,我們不一定要執著於「被喜歡」的想像,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才是上天給自己最好的饋贈。

這一次的性別教育讓我相信,台灣的性別意識將會越來越成熟,像這樣深刻認識不同性傾向的藉以理解性別意識的課程也將漸漸走入生活及教育體制中,儘管還有許多方面仍須繼續堆動,比如制服裙、褲的規定等,但卻已見台灣在這二十年來的改變。

葉永鋕和楊允承並沒有白白讓凋萎的花瓣隨風消逝,而是落在了土壤之中,茁壯成為新生的枝枒。「我們沒有錯,我們要向著陽光去爭取我們的權利。」這是葉永鋕母親在2015年《不一樣又怎樣》的紀錄片中留下的向所有人留下的一段話。不論是給葉永鋕,還是在這個世界上散發著光芒的我們,都應該會是最大的勇氣喊話。

「玫瑰少年在我心裡,綻放著鮮豔的傳奇,我們都從來沒忘記。」往事不如煙,我們永誌不忘紀念,台灣因為逝去的美好而努力著捕捉未來的繽紛,願玫瑰少年在你我心裡。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網路資安】當中國駭客竊取健保資料—啟動藍色防禦
【疫情假新聞】假訊息何去何從? 淺談「真新聞」的分享趨勢
【口罩救援】台灣正幫助世界,對抗中國武漢肺炎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林艾

呼吸、喝水、吃飯、睡覺--生活之必要。正如我在此,我願使你進入我世界中必要。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