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數位列寧】我們都是被監控者-談數位列寧與圓形監獄​

有話要說
2020-05-23 | 示意圖(資料照)

文/鄭元皓

最近某youtube頻道的爆紅,使得各大社群平台掀起一股「舉起人民的法槌」、「構造改革」、「無產階級」等社會主義用語的流行。該頻道的其中一部影片「數位列寧」更以戲謔手法說明辦公室監視器如何成為數位圓形監獄的真實體現。至於甚麼是數位圓形監獄?這或許要從圓形監獄理論開始說起。


無孔不入的監視--不自知的全景監獄

圓形監獄,或稱全景監獄(panopticon),為1785年由英國著名思想家邊沁(Jeremy Bentham)提出。顧名思義,圓形監獄是一座環形建築,並被分割成許多小房間,每個房間都有兩扇窗戶分別朝向外界與監獄的圓心,而監獄圓心則是一座高塔,以便警衛監視各個房間。更重要的是,房間裡的人無法得知自己是否正被監視,久而久之便將受到監控的想像內化於已身,成為一種有意識的可見狀態,甚至轉化為自我約制的動力。
 


十八世紀時邊沁曾提出圓形監獄理論。圖片來源:資料照

而20世紀時,法國社會學家傅柯(Michel Foucault)則將邊沁的圓形監獄理論用來解釋當代的規訓社會及權力關係。傅柯在其著作《規訓與懲罰》中,將社會比喻為一個極為龐大的圓形監獄,人們都在這個無形的監獄中受到法律、道德等不同強度的制度規範所制約。在這樣的體制下,人們的外顯行為與內在思維早已被這個紀律的社會所規範,一方面保持著自身的順從性,一方面則需壓抑自己以符合社會期待。漸漸的,人們失去了主體性,並成為擅長自我壓制的個體。

時至今日,邊沁的圓形監獄建築形式並未受到廣泛使用,大多僅限於有隔離需求的收容機構(如醫院、監獄等)。但傅柯將其概念昇華為社會運作的常規或意識形態時,似乎成了現今資本主義社會的最佳寫照。


資本主義的渲染 數位列寧主義不是噱頭

當我們還是學生的時候,教官或科室組長就時常在走廊巡視,甚至直接貼在窗戶上觀察我們的上課情形。學校也會透過朝會、課堂及賞罰制度等來教導我們如何形塑一個學生應有的樣貌。

成為上班族之後,我們無法得知主管何時會從自己身邊經過,或是像「數位列寧」影片中,透過一些不直接了當的方式觀察職員的上班狀況。資本主義下努力工作便能獲得賞識與高升的思維,也讓公司企業在無形中成為另一種形式的圓形監獄。

到了21世紀,網際網路的便利為世界帶來嶄新的變革。也正因此,網路服務的供應者與政府單位似乎成為了「數位化圓形監獄」的監視者。換句話說,這些網際網路或資訊龍頭擁有數千萬甚至數億使用者的個人資料,卻沒有人能把握我們交給這些數位龍頭的個資將被如何保存及使用。而當我們在新聞上看到政府某機關或民間企業遭駭、遭開後門時,通常也不會見到這些有資安疑慮的部門對大眾有所賠償及澄清。

 

大數據可掌握許多個人資訊或從中分析可利用的資訊。圖片來源:資料照

政府有著不可輕易撼動的公權力,當國家權力未被有效監督及限制時,就可能有濫權行為,導致人民的隱私遭受侵犯。手機的定位裝置、電線桿上的CCTV、健保或戶政等資料庫,都可能成為政府非法監控的工具。不可置否的是,由國家發動的不當管理並不僅限於共產或極權政權,許多民主國家的非法監控或監聽也是時有所聞。這也驗證了該youtube頻道的影片標題,國家對人民的無形監控就是數位列寧主義(digital Leninism)的展現!

大數據下的現代監獄 我們都是安全的嗎?

邊沁提出的圓形監獄概念,如今真實的轉化為生活中的各種電子足跡。網際網路服務、行動通訊以及政府單位都一再記錄著我們的日常生活路徑,成為一個又一個的數位圓形監獄,無形中規制著我們。

就情境犯罪預防(Situational Crime Prevention)的觀點來看,適當的控制雖是社會穩定進步的關鍵之一,但控制手段的過度擴張可能已有違法的疑慮。傳播學者劉幼琍等人(2016)就指出,大數據時代下形成的圓形監獄,早已引發各界對於資料當事人對於「所有權」與「刪除權」行使的討論。要確保資料的合理使用,除了要有配套措施與法規依據之外,公私部門的通力合作才更能使這些巨量資料受到合理且妥善的保管運用。


參考資料
劉幼琍等人(2016)。大數據與未來傳播。五南:臺北。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中共突襲立法 再讓台灣投機政黨現形
【國防軍事】中共24小時拿下台灣?
【中印衝突】「2.5線」中印邊境恩仇錄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鄭元皓

目前任職於法務部司法官學院,並擔任助理研究員一職。以前的興趣是毒品犯罪,近來則樂於關注臺灣社群平台的網路生態,並著手進行相關研究。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