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從選手村到社會住宅,無殼蝸牛能順利承租嗎?

有話要說
2017-09-12 | 上圖為蔡英文總統出席桃園社會住宅興建案,非林口選手村。

隨著世大運完美的落幕,內政部表示,世大運選手村將轉型為社會住宅,將釋出3408戶住宅可供民眾出租。此消息一出,網路上皆為社會住宅之租金議題討論得沸沸揚揚,甚至有報導傳出將以市價的八成作為租金。

目前市政府尚未公佈租金與押金規範,唯一可以確定是在2018年中下旬開始招租,恰好是縣市長與議員選舉期間。不過網友們也表示,若租金高到讓人租不起,那社會住宅形同虛設,甚至淪為蚊子館,對於幫助無殼蝸牛族找到安居立命的目標也將淪為笑話。

談及於此不禁令人納悶,社會住宅租金及押金之規定難道真無法可管?無法可循?

社會住宅(social housing) 一詞,在歐洲亦稱之為「社會出租住宅」(Social Rented Housing),是指政府直接興建、補助興建或民間擁有之適合居住房屋,採取「只租不賣」模式,以低於市場租金或免費出租給所得較低的家戶或特殊的弱勢對象的住宅

實際上根據土地法第九十四條規定,「城市地方,應由政府建築相當數量之準備房屋,供人民承租自用使用。前項房屋之租金,不得超過土地及建築物價額年息百分之八。」由此可明顯看出,準備房屋即為社會住宅,同時也明確規定社會住宅未來一年之租金限制。

另外從關於租賃擔保金(俗稱的押金)之規範,依土地法第九十八條至九十九條規定,「以現金為租賃之擔保者,其現金利息視為租金之一部。前項利率之計算,應與租金所由算定之利率相等。又此擔保金額,不得超過二個月房屋租金之總額,已交付之擔保金,超過前項之限制者,承租人得以超過之部分,抵付房租。」

「欲解決中國的問題,必先解決土地問題,要解決土地問題,須解決地價問題。」此話源自當年孫文推翻滿清時所言。雖然時空背景不同,但時下房價高漲,貧富懸殊日增,社會住宅應成為弱勢族群或無殼蝸牛族的避風港,而不是淪為政客操弄選票的政治工具。期待政府能夠依據土地法之精神,讓租金更為透明及合理,並讓租屋族能盡快找到安身之地


*圖片來源:總統府

作者

林家豪

台中市民,金融從業員

我要留言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