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罷免投票日前後的政治假訊息變化

有話要說
2020-06-24 | 社群網路中散布之假消息(資料照)

文/陸泗

網路上有人說過,現在要打贏選戰就要先佔得風向。筆者長期觀察臉書上藍、綠雙方的側翼組織、粉絲團以及意見領袖,發現了目前臺灣兩大黨在輿論操縱上的差異,其中包含了政治動員與操作策略的不同。

輿論操作本來就是公開的秘密,2018年高雄市長選舉前,臉書上就開始冒出許多政治傾向偏藍(甚至是偏紅)的新興粉專,開始操縱著真假參半的政治訊息,似乎要以「量多取勝」的方式對抗經營已久的親綠大型粉專。

有趣的是,不少親藍粉專從新冠肺炎在臺灣出現首例個案之後,就一直朝著民進黨隱瞞疫情、哄抬口罩價格等多管齊下的攻擊策略前進。但事實勝於雄辯,臺灣在政府領頭、全民動員的情形下,對於疫情的控制可以說是可圈可點,臉書上關於新冠肺炎的種種假訊息始終無法蓋過臺灣持續零確診的事實。

 


許多親藍粉塼抨擊民進黨口罩政策,圖為示意圖。圖片來源:資料照

隨著日期越來越接近韓國瑜罷免投票日,加上長時間打疫情議題也不見成效。原先幾乎都在散播疫情假訊息的粉專帳號,也陸陸續續出現關於選票、罷免案的不實訊息。

五月開始,臉書上跟選票有關的假訊息可以說是有策略性的增加,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有一個新的議題出現,筆者便舉幾個常見的訊息做討論。


造謠國家機器動員 無視選罷法規定

第一種是謠傳罷免選票有兩倍或更多的數量,而開票所使用的票箱早就被中選會(或執政黨)動過手腳,並非民眾親自投入選票的票箱。

仔細想想,高雄市長選舉、罷免的投票人數都超過百萬,用這種方式作票可以說是天方夜譚,這麼多選票要調包被發現的機率相當大,其他方法或許還比較可行。

第二種就是指執政黨透過IT大臣(暗指政務委員唐鳳)優異的駭客能力,透過電腦進行作票。電腦程式將依照投票人數作固定比例的選票調整,因此呼籲反對罷免者切勿前往投票。

然而這種方法似乎也行不通,臺灣的開票是以人工逐步開票,而且開票過程全程公開,民眾也能自發性監票。反倒是這次韓粉們發起的「監票」行動,竟然不是在開票所幫忙監視開票過程,反而是配合韓國瑜團隊的蓋牌策略,把前往投票的人都視為支持罷免者,甚至無視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的規定,在投票所30公尺內使用手機等設備拍照、錄影,更有直播主在周遭開啟直播並接受斗內(donate,指開放觀眾贊助金錢),讓警察疲於奔命。

 

有民眾於投票所前直播。圖片來源:資料照

第三種則是聲稱投票用印泥已被經過特殊處理,到了開票前印泥便會自動消失。又或是選民將選票對摺投入票箱時,印泥就會沾染在其他地方,讓這張選票成為廢票。

如果依照這則假訊息的邏輯來看這次罷免案的投票結果,變成廢票的恐怕都是支持罷免的選票。況且印泥如果真的會變透明,那無效票也會大大增加,但看這次的票數統計無效票卻僅有5,000多張。


重整旗鼓再出征 假訊息製造仇恨對立

而在韓國瑜確定遭罷免後,這些粉專的反應也相當迅速,之後幾天便隨即發布不同於罷免前的假訊息以凝聚士氣、混淆視聽。

第一種也是最近流傳最廣泛的,是指本次罷免投票人數比起2018年高雄市長、2020年總統選舉還多了70幾萬票。

但仔細觀察這則假訊息的內容後發現,他們把有投票資格卻未投票的135萬人納入計算,因此有罷免投票權的共有230萬人。而高雄市長及總統選舉因為沒加上未投票人的數量所以只有160萬人。這種很簡單的數學邏輯,筆者已經不知道從何處吐槽起。

第二種則是說有70萬年輕人在2020年2月6日前便將戶籍遷往高雄,為的就是確保能將韓國瑜罷免。

根據臺灣事實查核中心的查核報告,統計到2020年1月底前,高雄市人口僅成長2,689人,而且罷免投票時20至29歲的選民數量甚至比總統選舉時還略微減少。

第三種的內容,提到了許多人在火車站外收到年輕人發放的傳單,宣傳要發起罷免柯文哲、侯友宜及盧秀燕三人的行動,傳單上更寫著要感謝民進黨及基進黨的全體動員。

但筆者在臉書上看到這則假訊息不下數次,用的都是同一張圖片,留言也沒有人提到自己曾收到該份傳單,全部的留言都是在罵執政黨跟圍剿膽敢反駁這則貼文的人。

另外,這張「傳單」未經美工也沒有署名,單純就是一張A4紙用著凌亂的排版與字體鼓吹要罷免三位市長。美其名說是傳單,其實比較像是電腦初學者在學習文書軟體後印出來的紙張。常為人詬病的華國美學都知道要用文字藝術師稍微做點美工了,不知現在的造謠者是否越來越後繼無力?


逆火效應延燒 裂解台灣的根源仍在發酵

當筆者在臉書上看到上述的不實訊息時不禁莞爾,這種用簡單的邏輯思考後便能判斷真偽的假訊息真的能起到效果嗎?直到看了貼文下方的留言後才發現,假訊息的目的或許不是為了騙人,而是要讓彼此更加仇恨對方。

除了假訊息以外,這些粉專帳號同樣也會散播真實訊息。在韓國瑜遭罷免後,高凝聚性的韓粉便發起了罷免其他民意代表的行動,但在正當性稍嫌不足的情況下,如果單純要以替韓國瑜報仇的心態進行政治動員,成功機率應該不大。

 

韓粉發起罷免議員黃捷的活動。圖片來源:資料照

這些真實帳號的留言反映出何謂「逆火效應」,也就是不願意接受真實訊息的更正,反而更強化了自己原先的錯誤信念,甚至樂於跟不同意識形態的人在網路上大動干戈,況且這種情況在藍綠支持者的身上都顯而易見。

回歸到學者沈伯洋所說的,當人們無時無刻都在歸類他人的時候,就是敵人想要裂解臺灣最好的方式,本文提到的假訊息與後續的罷免案恐怕都是如此。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美中對峙】如何看待波頓的著作?
【評論】韓國瑜和印太戰略的博弈回顧
【軍備採購】怎麼談魚叉飛彈軍購案?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陸泗

作者為網路及社會現象觀察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