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從佔領國會到兩岸論述 國民黨需要更充足的在野歷練

有話要說
2020-07-07 | 國民黨立委羅智強推短袖「我在野我光榮」(資料照)

文/吳瑟致

國民黨陷入理盲與反智的泥沼之中,縱然外界看得霧煞煞,但黨內權力結構紛亂複雜,掌握權力的人空有一嘴改革口號,若沒有十足的底氣,沒有勇氣回應民意潮流,退而不休的老鬼不斷對外放話,拼湊下的黨組團隊只能鄉愿以對,最後落得沒有人願意講真話,許多的議題攻防因為缺乏論述,猶如沒了靈魂的政治表演,自得其樂就成了百年政黨的晚年哀歌。

回顧近期諸多政治議題,都明顯看到國民黨進退失據的窘境,從快閃占領國會到黑衣助理阻擋監院人事拜訪各黨團的鬧劇,除了看到「為了反對而反對」的行動與標語,卻沒有完整的在野監督格局,更遑論提出足以讓人信服的論述,國民黨沒有對外說明的是:做一個最大的在野黨,該如何在國會議員的職權中進行有效的監督?這也是外界一直質疑國民黨缺乏在野的能力與準備。


陷入緊抱或拋棄「九二共識」的困境 行中國在台代理之實

「國會助理如紅衛兵般在國會揭竿起義」是何等諷刺的畫面,一來顯示國民黨沒有恪守國會運作應有的規範,助理都不應當站上前線,立委也不該慫恿、默許或暗助這樣的行為,這顯然有違憲法對於「立委代表人民行使立法權」的民主精神;其次,看穿國民黨荒誕行事的態度,深知席次寡不敵眾,卻又不願參與黨團協商、政黨合作等方式進行,放任國會助理越俎代庖以為政治前鋒,魯莽滅裂之舉實不可取。
 


國民黨助理抗議陳柏惟等立委汙衊。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另一方面,國民黨宮廷式的權力鬥爭一再凸顯「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侷限,就算黨主席身兼立委,但仍難以將國會作為在野時期的權力核心,無法撼動黨團的運作,諸多不分區立委不但各自行事,問政能力與專業知識難以善盡監督職責,風向議題一再秀下限,包括類比「港版國安法與國安五法」、「中共滲透與新聞自由」,除非是遮蓋良心且缺乏專業經驗,不然就是甘淪代理的墮落。

可悲的是,至今國民黨仍深陷「九二共識」的內部紛爭之中,表面上看似挑起黨內世代的衝突,但實際上也證明了國民黨「物質主義」的功利思維!馬英九一再提醒黨內的兩岸論述不該放棄九二共識,點破務實改革中循權宜得便宜之計,同時又自陳「沒有一中各表、沒有九二共識」的荒謬邏輯,當一個沒有共識的共識成了黨內權貴的定海神針,那改革也必然會淪為鬥爭的工具。


缺乏深刻反省的國民黨 在野行徑荒腔走板卻不自知

讓人搖頭的是,在野的落魄並沒有敲醒國民黨的迂腐保守,面對中國由上而下強力制定的《港版國安法》,僅提出不痛不癢的聲明,卻不敢點名批判中共對於香港民主自由的侵害,黨主席還自行切割香港泛民主派人士,不勝唏噓的政治正確;此外,對於中國東南衛視記者違反新聞節目製播的規定而遭遣返一事,藍營立委不但不正視中國利用在台中媒扭曲事實之事實,更自我閹割錯誤引喻批判我方箝制新聞自由,高舉「撐中不批習」的旗幟已深陷中國大外宣之泥淖而不自知。
 

東南衛視女記者遭遣返。圖片來源:資料照

持平而論,國民黨的歷史包袱與業障相當沉重,實在很難在一夕之間煥然一新。全黨上下一再錯認自己把在野當執政的幻想,尤以在兩岸議題上,口吻更是自以為仍在當家作主的意味,也無怪乎馬英九左手呼籲民進黨政府要「馬規蔡隨」,右手又對黨內大談回味「馬習會的美好時代」。或許有論者認為在野黨的監督將有利於民主政治的發展,國民黨身為國會最大的在野黨卻沒有深刻反省,荒腔走板的表現實在令人咋舌。

也可能是國民黨缺乏長期的在野歷練過程,難以在短時間內練就一身監督本領;不過,這倒也不必過於擔心,畢竟民主國家的最大資產,就是民眾擁有權力足以讓不知反省的政黨有更充足的磨練機會,甚至小黨化終致被取代、淘汰;台灣政治發展已進入民主深化的階段,罷韓成功就是人民展現收回權力的意義,掌握權力的一方必須謙卑,並擔起對人民負責的義務,而在野的一方也是如此,沒有好好扮演監督的角色,只會政治作秀卸責執政黨,看來要重回執政之路必定難上加難。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南海軍事】中國軍機騷擾臺灣的探討 
【評論】東沙群島的戰略位置
【評論】罷免投票日前後的政治假訊息變化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吳瑟致

國立政治大學法學博士,曾前往美國擔任交換學者,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自認為是四處遊走、逐漸不再年輕的學術冗員,長期觀察政經情勢、產業經濟議題,認為青年世代的觀點不但可以突破傳統的盲腸,也能凸顯台灣多元民主、年輕活力的價值。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