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超暖青年】困境的雙面性:金門、馬祖人如何看待離島困境?

有話要說
2020-10-23 | 作者所攝馬祖海岸。(作者提供)

文/林宗洧
 

〝我在今年八月下旬至九月上旬來回拜訪金門與馬祖,透過辦理工作坊、搭配深度採訪,了解金門及馬祖作為離島(或者偏鄉)的困境。在此,特別感謝教育部青年發展署「超暖青年」計畫,補助部分經費協助計畫執行。〞

 
 
「離島」在國語辭典中意指:「不與附近大陸塊相連的島嶼」。在台灣本島上的居民,會把金門、馬祖、澎湖,更小一點的島如小琉球、蘭嶼、綠島、龜山島歸類為「離島」。但是,這些島嶼面對的困境是相同的嗎?或者,有沒有什麼共通的困境是他們面對的呢?我帶著這些問題,到訪金門、馬祖兩座島嶼,試圖貼近當地人理解的困境。
 
雖然問題看似顯而易見,但是我認為,透過實際採訪了解在地夥伴的想法至關重要。現在我們對於「偏鄉」、「離島」的想像,都是由台灣本島的角度思考,並給予資源。透過把「詮釋權」重新交回當地人的手上,讓他們自己說出困境的複雜性,便是本文呈現的關鍵與重要性。
 
以下我寫作的方式,主要分成:重述在夥伴採訪時提出的觀點,或者在某些段落「直接引述」他們的想法。但是,這樣的做法產生的可能限制,使得本文仍然是經過我篩選後的結果。我並不想否認因此而出現的主觀性,因為,任何困境都是透過詮釋出現的。「離島」的出現也是放在「台灣」作為本島的視角,困境本身就是非常政治的事。
 

距離限制:交通與資訊流通
 
我兩次造訪金門、馬祖,透過飛機及船運等方式去返。飛機大約飛一個小時,就跟台北到台中的高鐵一樣快。船運則是要坐一整天。我從南竿8:00啟航,傍晚19:30才抵達基隆港。用這個例子作為開頭,只是想凸顯「交通」對於離島的重要性。台灣本島與金門、馬祖、澎湖跨了台灣海峽,這樣天然的阻隔成為了第一層的限制。
 
有個馬祖媳婦(或稱馬媳)告訴筆者,她覺得馬祖最大的限制就是交通,但是,她也認為不能加開太多飛機班次帶入觀光人潮。從她所述的觀點,我們可以看出離島的掙扎。服膺供需法則的市場規則下,增加飛機班次必須要有足夠的人會使用此項服務,而這些增加的人次不一定會直接回饋到本地人身上。

 

在馬祖的東莒島上,算是離島中的離島,我們訪問了在地青年、校長及家長,試圖理解當地的困境。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現有馬祖島間的船班數非常有限,且大多是配合公務員的上下班時間。住在東莒島上的孩子,因為島上沒有國中,且船班時間與下課時間無法配合,因此國中開始就得至西莒的國中住宿。而東引島距離南竿島需要兩至三個小時的船程,在就學及就業也造成了很大的溝通困難。
 
另外,也有金門當地的教師認為:「金門獲得教育資訊的速度比較慢,也因此錯過很多機會。」獲取資訊屬於交通上的間接影響,金門、馬祖島因為距離台灣較遠,人際關係上與台灣本島的人脈也較難有交集,因此產生了資訊落差。這樣的限制在台灣島上的其他地方也會出現,例如南投山上的學校、花蓮台東的原住民部落、彰化的傳統農業鄉鎮等等。這個第二層的限制,使得離島在獲取資源的管道上受到限制。
 
當然,因應現在疫情影響,非常多的課程及獲取知識的方式轉為線上收聽。遠距教學及線上課程成為趨勢。但是,這樣的互動不免缺乏溫度,如現今的遠端課輔等資源,雖然創建了一個提供照護、陪伴的平台,我認為仍無法與實際接觸到的文化資源相比擬。因此,如何改變島上的生活品質是相當重要的事。若把島嶼看作是一個有機體,設使它能自主永續運轉,那麼可能會提供金門、馬祖人多元的機會。
 

離島保送制度:交織著教養、職涯與島嶼發展的難題
 
我們這次到訪金門,採訪了幾個金門青年及在地教師,發現一直盤旋在離島的教育困境幽靈是「離島保送制度」。當然,我、金門及馬祖當地教師都認為該制度有其存在的必要,但是,有許多複雜的因素交織在此教育制度中,使得離島的學生一步步被編織進難以逃脫的「升學網絡」。
 
一個金門青年曾經這樣說:「我們已經⋯⋯不算是這麼沒有資源,所以,大家的眼光還是都擺在「離島外加」上面,我覺得這是體制下來的一個惰性⋯⋯」
 
離島保送制度原先設計,是希望能夠消弭文化上的差異所造成的升學不平等。例如:金門、馬祖的高中生,可能較難理解CBD、捷運、公路圈等概念。生活中難以接觸到的知識,使得這些學生在應試上可以出現差異與困難。因此,額外提供給離島學生以「外加」的方式申請大學。
 
如同其中一個馬祖的教師所言:「馬祖的學生學習動機較低,可能跟保送制度有關。」離島保送制度在長年的運行下,使得離島的學生更容易選擇「有外加的科系」。而這也跟父母的教養模式有關,許多金門及馬祖的父母皆特別強調孩子的「成績」,因為「這和他們的未來有密切相關」。這兩座島上也仍存在著「補習」文化,因為這樣,「他們才趕得上台灣的學業」。

 

筆者參與了金門高中與瀛海中學合辦的共備營隊。圖為夜間的反思時間,老師帶領兩校同學討論。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另一個與職業相關的便是簡稱「師保」、「醫保」等額外的保送制度。雖然此制度立意良善,希望這些「保送生」之後可以回到故鄉來服務,但是,就傳統對於職業的想像而言,在離島只要成績較高的孩子,就更容易被鼓勵(強迫)選擇醫保。師保也曾是一時之選,直到「增加了在校成績限制」才因而減少想申請的人數。筆者觀察到,無論是師保、醫保或是一般的離島保送,學生的選擇大多受制於父母的期待,以及學生自己認為對於就業來說較好的道路。(例如社工系在金門非常熱門。)
 
另一位馬祖的教師也提到,離島保送制度使得學生的「選擇相對固定」。金門的教師提供了一個有趣的觀點:「我覺得離島保送應該要以學校『推薦』為主軸,否則,有些學生高三就開始翹課不來學校,他只要在家裡準備考好成績,就能上好大學。但是,這樣影響了班上其他同學的學習。」
 
如何讓離島保送制度與「成績至上主義」脫鉤?如何讓離島的高中學生可以有更高的「自主性」選擇自己想要的科系?學校內如何協調出多元且不偏頗的外加科系?離島需要哪些離島保送的科系才能幫助島嶼永續發展?這些問題都仍待討論,且仍須深入研究。
 

文化多元性:人少反而成為優點?
 
一個馬祖當地服務的老師,跟我說了一個小故事:「在兩岸處於緊張關係的當下,一次在課堂上,孩子想要發表有關大陸的主題。但是,在他得知班上還有另一個孩子的媽媽來自大陸時,他馬上更換了主題⋯⋯在台灣,很容易有大文化壓制小文化的問題,但是馬祖因為相對人少,反而更能相互理解與尊重。」
 
在教育場域裡原先可能被視為問題的「人少」議題,其實能夠拉出另一個軸線去理解它。面對教育制度的改革,我們更強調對於孩子「個別化」的協助,而這樣的教育願景,反而在離島更加容易實現。
 
當我們討論困境時,我們很容易落入「偏見」的圈套。我仍然記得第一次到訪蘭嶼朗島國小時,看見教室內的設備嶄新不已,震懾當下高二的自己。自小以來,我想像的偏鄉便是缺乏硬體資源、缺乏設備的空間,自從該次實地感受,我體會到困境並非只有一個模樣。困境是會易地而變的,人的因素也會交織在困境裡。

 

筆者參與了金門高中與瀛海中學合辦的共備營隊。圖為老師帶著學生一同攻略金門的小山。
 
因此,我認為,從了解自己島嶼的文化開始,便是改善困境的第一步。當學生、教師與當地人都能夠體察自己島嶼的特殊性時,我們才能夠重新詮釋「離島」的困境。在台灣島上被大眾認為可能是困境的議題,可能因為不同人在不同崗位上的努力,而成為金門、馬祖的特長。如何與社區、政府合作,撐出社會的能動性,可能是改變困境的敲門磚。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國安情資】從軍情局爭議看我國情報機關首長的任用問題
【評論】蒙古不應該加入全球化體系
【南鐵東移】「南鐵東移」事件的啟發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作者

林宗洧

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學生,為兒童、學生、新住民二代的權利奔走的小大人,不敢太快長大,因為害怕自己沒辦法再和青少年對話。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