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超暖青年】108課綱來襲,金門與馬祖如何首當其衝?

有話要說
2020-10-24 | 馬祖的東莒島上,有一座屹立幾十年的白色燈塔,是當地人民的守望台。(作者提供)

 文/林宗洧
 

〝我於今年八月下旬至九月上旬來回拜訪金門與馬祖,透過辦理工作坊、搭配深度採訪,了解金門及馬祖作為離島(或者偏鄉)的困境。在此,特別感謝教育部青年發展署「超暖青年」計畫,補助部分經費協助計畫執行。〞

 
以往,社會大眾(或者教育工作者)想像金門及馬祖,很多人直接將其定位為「缺乏資源的偏鄉」。但是,我在近幾次到訪的觀察,看見了兩座島嶼的豐富脈動:他們不把自己視為「弱勢」,而是把握現有的資源及文化,更努力的向內挖掘。
 
順應教育環境的改變,許多教師與學校努力的嘗試改變自己校內的課程模式,作為領頭羊的角色,開發「鎔鑄在地文化」的教案(如下文將介紹之金門學),也有學校將語言視為重要的文化傳承工具,發展出多元的教育資源,並且提供系統化的教學工具(如介壽國中小發展的馬祖話教材)。
 
當然,我們也能看見侷限性。雖然金馬的學校透過自我賦能撐出了大困境下的能動性,但仍然有些結構面的問題仍須被改善。這些困境可能不僅發生在離島上,台灣本島上的偏鄉學校可能也蒙受同樣的困境。本文想要讓更多人看見的,不僅是困境本身,而是困境背後有多少人試圖在解決問題,以及這些解決方式是否築建了更好的教育未來。

 

筆者在金門帶領了一場偏鄉教育工作坊,邀集了當地的老師、學生、在地青年及團隊成員一起討論偏鄉的困境。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金門學:校定必修與在地文化
 
我在2019年時,因為參與了「拓凱全國青少年高峰論壇」,認識了一位金門高中的地理教師。一年後再訪金門,她與瀛海中學的另一位地理老師合作舉辦了四天三夜的「金門學、台江學」共備營隊,交流彼此在發展校定必修及課程成果的經驗。兩校的校長皆到場表達支持,展現了學校重視校定必修課程的程度。
 
我因為沒有全程參與籌備,因此無法在本文討論營隊課程內容與營隊結果。但是,我觀察此形式的共備營隊與一個學期來的兩校執行的校定必修課程狀況,看見了教學者(教師)面對普遍性資源不足,以及教學內容發展上的困境。
 
全台各校的校定必修課程發展,大多是由少數教師自籌團隊,並且耗費大量時間發展課程內容。尤其是針對在地文化的挖掘、與學科知識的連結、並且要考慮到全校學生是否有「能力」完成課程要求的情況下,校定必修課程可能成為熱血教師消耗熱情的戰場,更批判的說,只有對於「教育改革」有熱情的教師願意投入,而他們投入後,也無法獲得情感上的肯定——因為校園裡會有人認為「那是你們自己想做的事」。
 
有人會說,這可能只是少數個案。當然,每個學校的文化不同,學校的校長、行政人員願意提供的協助與資源當然也不一樣。但是,我觀察到某種幽微的結構正在產生。108課綱帶來的教育改變,未能真的影響到某群保守、動力低的教師,原先應該捲動全校各學科老師共同發想的「校定必修」,成為炙手山芋,接下的教師人人鼓勵,卻未能獲取必要的支持(如減授鐘點、課程發展所需預算)。扮演了影響學校內課程發展的「課發會」,在這個過程中扮演了什麼角色?應該扮演什麼角色?我認為,這是各校及教育部應該積極面對的問題。
 
因此,現在可以看見「亮眼而成功」的教案,都是有一群默默燒著肝的自願(或者被迫)教師撐起的。如何透過改變教師的教學結構、提供足夠的資源連結、並且納入更多保守或者資深的教師一同加入校定必修協作,可能都是未來必須面對的議題。至少,在熱血教師的熱情尚未磨滅之前。

 

筆者採訪了金門高中地理老師蔡慧瓊,從她的角度,了解在地教育可能出現的限制與困境。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甚至沒有共備:馬祖的師資困境
 
上一段金門的例子,其實對比而言還好了一些——他們組織了互助的課程共備團體,透過發展不同學科、不同教學方式的模組,協調出適合學生的教育方式。另一座島嶼連江縣,就沒有這麼幸運了。其中一個最大的原因,來自於師資的缺乏。
 
我到訪東莒島時,聽聞當地夥伴討論今年度馬祖一共開了十幾個正式教師缺。這麼大量的師資流動,卻仍然沒有太多人願意來到連江縣。
 
「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跟台灣的考試時間衝突了;第二、離島的生活還是沒那麼舒適。」東莒國小劉碧雲校長補充。
 
我也採訪了介壽國民中小學的吳健忠校長,他提到,雖然教育部提供了共聘及巡迴教師制度,但是某些科目還是聘不到教師。我觀察到,大多數學校教師利用「第二專長」的方式兼任相關課程,但仍略顯吃力。在這樣的情況下,發展校定必修課程、組成共備團體,聽起來更像天方夜譚。
 
在這樣的限制下,連江縣的學校校長們成為關鍵人物。因為教師員額缺乏,在爭取資源上,校長們必須扮演非常積極的角色才能突破限制。但是,校長們畢竟只有隻身一人,如何在各校內部,發展出多元且有趣的校定必修課程,還是得回到各校教師的數量、品質與授課鐘點數。
 
在共聘、巡迴教師的制度下,的確協助了學校解決課程開設需求。但是,這些教師們也因為交通、時間因素,難以投入共備與課程設計社群。雖然解決了燃眉之急,卻無法構築長期的課程規劃,並且無法發展「以校為單位」的課程。學校裡負責校定必修課程發展的教師,不是單打獨鬥(為了學校更好而燃燒自我)便是消極以對。我不認為有中間的路線。

 

筆者採訪馬祖青年發展協會的夥伴們,了解他們的「馬祖話」專案。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那麼,我們應該怎麼看待金馬的課程困境?
 
首先,本文並不是在否定現有金門、馬祖自己發展出的校定必修課程形式,筆者反而是讚嘆這些學校竟能夠在資源稀少的情況下,展現各校的特色與能動性。再者,我也認為金馬的困境並不能僅以我一個「外來者」的觀點一言以蔽之,有太多更細微的權力關係可能存在,例如:金門與連江兩縣的歷史文化如何和課程進行互動、兩縣家長的教養模式及傳統的建構是否影響了課程的發展。這些都是還沒有被討論的互動關係。
 
但是,我仍想指出,師資制度的確影響了各校發展校定必修課程,甚或是一般課程的課程設計與教學品質。現有的制度沒有提供「願意主動投入」校定必修課程共備的教師額外的協助,也沒辦法捲動更多「置身事外」的教師接近108課綱的可能。現實的困境是「沒有人願意挺身而出」,只有「仍具熱血」的教師隨和地幫忙。反面而言,現在負責校定必修課程的教師群們,大多都是在半推半就間產生。如何提供誘因,如何催生好的教案,這都是教育部可以思考的方向。
 
當然,上述提及的運作機制,有一部份來自於校內的「課程發展委員會」,在此委員會裡也有學生代表的參與。課發會如何在課程設計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而非僅是搶學分大戰的地方?無論是代課、代理及正式教師,如何成為校定必修課程中的一份子,都是可以透過這個機制更有效地被處理。否則,校長、行政人員及個別教師便要承擔過多的責任與負擔。
 
另外,我們也須改變自己(教育工作者)看待金門、馬祖的方式。尤其是我採訪的幾間學校,其課程設計都努力與在地的文化脈絡進行接軌。他們的困境是被制度所構建的、是被大環境所影響的。當社會都在追求全球化(學習英文)或者成績優良時,他們更親力親為的想帶給孩子不一樣的思維。而這樣的嘗試應該要被鼓勵,而非礙於現在的教學環境而處處碰壁。

 

筆者訪問馬祖在地的媳婦,了解成為「馬媳」也是需要一連串的努力過程。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為什麼金門要跟台灣接軌?我們也可以跟世界接軌啊!」一個金門的教師夥伴說。
 
教育制度不斷改變,我們面對教育的態度也應該不斷轉動,才不至於被甩出浪潮之外。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超暖青年】困境的雙面性:金門、馬祖人如何看待離島困境?
【國安情資】從軍情局爭議看我國情報機關首長的任用問題
【評論】蒙古不應該加入全球化體系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作者

林宗洧

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學生,為兒童、學生、新住民二代的權利奔走的小大人,不敢太快長大,因為害怕自己沒辦法再和青少年對話。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