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國安情報】安倍晉三跟菅義偉的「黑子」── 北村滋

有話要說
2020-10-29 | 日本相關報導對於北村滋的評價(資料照)

文/局外人
       
在菅義偉接替安倍晉三成為日本總理大臣之後, 台灣各界除了熱議菅義偉跟台灣的關係,焦點也集中在新任防衛大臣的安倍晉三胞弟岸信夫,不過除了在關注檯面上的內閣閣員的友台程度之外,同樣值得安全事務研究者注意的是在安倍晉三任內的國家安全保障局長(相當於我國國安會秘書長)北村滋也獲得留任,成為菅義偉內閣的國家安全系統的首席官僚。北村滋不同於他的公安警察前輩後藤田正晴、佐佐淳行那樣在政界或輿論界那樣引人注目或高調,而是作為政權的「黑子」在幕後為外交、國安及政界的事務穿針引線甚至從中干預。

在此先簡介北村滋的背景,北村滋是出身警察廳的菁英組官僚,他自1980年作為「菁英組」加入警察廳之後就有著相當顯赫的經歷,如被日本政府選派留學法國行政學院、日本駐法國大使館一等秘書(事實上擔任警察廳代表的聯絡官)、一路晉升至日本公安警察系統中樞的警備局,期間曾參與日本和北韓關於日本人被綁架事件的實務細節交涉。他和安倍的關係可追溯到1989年擔任警視廳本富士署長時,安倍晉三父親安倍晉太郎因病入住他管區內醫院而認識當時擔任其父秘書的安倍晉三,再加上他曾在2006年第一次安倍內閣期間擔任總理秘書官,和安倍的關係匪淺。但是也因為和安倍晉三的關係密切,北村滋在安倍晉三於2007年辭去總理職務由福田康夫繼任之後被改調刑事部門,被當時媒體視為福田康夫對於親近安倍晉三的官僚的刻意貶謫。

 


圖為日本
國家安全保障局長北村滋。圖片來源:資料照
       
北村滋在2011年民主黨執政時期,被時任總理大臣的野田佳彥任命為內閣情報官執掌內閣情報調查室,內閣情報調查室是直屬日本內閣府的情報機關,是以美國中情局為範本建立的中央直轄式情報機關,並且在名義上負責彙整各方情報給總理大臣跟內閣官房長官。 不過內閣情報調查室的性質更近似我國的國安局,只是尚不具備對外情報蒐集的正式法律權限,除了情報彙整及分析之外,也包含對日本國內的政情跟輿論為對象的調查。內閣情報調查室長期以來就為警察系統所壟斷,北村滋成為日本國家情報機構首長的原因不僅是警察廳方面的支持,也在於他在公安警察生涯和美國中情局、法國對外安全總局等國際情報界所結識的深厚人脈。

在2012年眾議院大選自民黨擊敗民主黨取得執政權之後,安倍晉三再次出任日本總理大臣,北村滋獲得留任繼續擔任內閣情報官,並作為外交安保戰略的「黑子」在檯面下為安倍政權進行不少次非正式的外交交涉和接觸。例如在朝鮮半島問題上,北村滋跟內閣情報調查室自2018年開始和北韓方面在越南、蒙古等地進行秘密交涉,商討日本人被綁架事件的解決方式。在2019年日本和南韓因為貿易戰而關係交惡期間也積極和南韓國家情報院長徐薰(現已升任南韓青瓦台國家安保室長)進行交涉與會面,在兩國關係不睦的時刻和徐薰建立互信的信賴關係,成為日韓雙方在檯面下最為有力的溝通管道。北村滋的活躍使佐佐淳行在他的著作《沒有情報的國家會滅亡 --設立國家中央情報局》(インテリジェンスのない国家は亡びる―国家中央情報局を設置せよ)稱讚北村滋是不可多得的情報人才。

在檯面下的情報對口接觸之外,北村滋也積極著力在日本情報事務,包括規劃具爭議性的《特定秘密保護法》相關法案的準備工作,以及和外務省、法務省、防衛省等幾個部門積極協調之下於2015年建立「國際恐怖組織情報蒐集組」(国際テロ情報収集ユニット)。該機構雖然隸屬外務省管轄,但是直屬內閣總理大臣指揮,實際上是內閣情報調查室指揮監督,換句話說,該機構仍然由警察系統所主導,如該機構第一任主管瀧澤裕昭就是警察系統出身的內閣情報調查室幹部。

北村滋在安全情報事務上獲得安倍晉三的信任和重用,因此擔任內閣情報官一職達八年之久,是內閣情報調查室在任期間最長的首長,日本《產經新聞》曾在2017年統計安倍在四年總理任期面會最多的人物當中,北村滋和安倍會面的次數多達六百五十九次成為榜首,顯見安倍倚重北村的程度。安倍的支持下,北村滋在2019年9月接替谷內正太郎成為日本國家安全保障局長。北村滋在出任國家安全保障局長之後積極出訪美國、俄國、中國等國,在「日美同盟」的基調之下和美國、澳洲等盟邦積極合作,也和俄中方面要人如俄國總統普丁、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等進行會談,促進安保對話。在北村滋接替谷內正太郎擔任國家安全保障局局長之後,和安倍的會面依然熱絡,根據《日本經濟新聞》的統計,安倍在2019年會見北村滋的時間多於外務、防衛次官,總計一年內多達一百三十次,是位居總理會見主要官員的榜首。顯見安倍對於北村滋的倚重更勝於他擔任內閣調查官時期。 隨著安倍晉三因為健康因素主動辭去首相職務並交棒給菅義偉,北村滋獲得留任繼續擔任國家安全保障局長。

 

北村滋與多位政界人物會面,圖為北村滋與普丁合影。圖片來源:資料照
       
在北村滋擔任國家安全保障局長成為日本國安系統的首席官僚之後,他除了面對日本既有的外交戰略議題如日美同盟深化、北方領土問題、中日關係、北韓綁架日本人問題及日韓關係修復之外,有著重要而敏感的課題,就是建立日本正式的對外情報機構,在若干日本媒體報導的情況看來,可能是從內閣情報調查室擴大改編為如同美國中情局(CIA)或德國聯邦情報局(BND)那樣直屬內閣府的中央情報機構,或者是將外務省轄下的「國際恐怖組織情報蒐集組」比照英國秘密情報局(MI6)那樣升格為的「對外情報廳」作為名義上隸屬外務省「外局」從事對外情報蒐集,而相關的法制準備跟國會、輿論的溝通問題是北村滋跟日本政府高層所必須面對的難題。北村滋的公安警察生涯,特別是在安倍內閣時期的作為並非是毫無爭議的,主要在於:(一)他和警察系統壟斷內閣府權力,並涉及打壓媒體新聞自由;(二)由於在國安系統上擴張太多,引發外務省的強烈反彈。

首先是他和同樣出身警察系統的官房副長官杉田和博(同樣在菅義偉內閣續任原職)透過警察系統的力量壟斷內閣府權力,並且透過權力為當局掩蓋醜聞,例如和安倍交好的記者山口敬之涉及性侵醜聞時向警方施壓輕縱山口敬之,而涉及安倍夫婦的「森友學園」、「加計學園」等弊案也不斷傳出北村滋和杉田和博透過內閣情報調查室的力量向媒體施壓的傳聞。這些負面消息使北村滋和杉田和博成為《官邸警察》跟《新聞記者》等政治影射小說批判的對象,也使得北村滋被左派、自由派小報嘲諷為「官邸艾希曼」(順帶暗諷安倍為獨裁者希特勒)的惡名。

不僅是影響新聞自由跟掩蓋政府醜聞的爭議,北村滋在國家安全體系擴張警察系統影響力也引發外務省的戒心跟不滿。當初安倍設立國家安全保障局作為國家安全的司令塔,外務省跟內閣情報調查室為首的警察系統是談妥國家安全保障局由外務省官員出任局長,而警察系統則繼續控制內閣情報調查室,但是當名義上為外務省掌管的「國際恐怖組織情報蒐集組」主管由警察系統出身的瀧澤裕昭出任之後讓外務省方面產生戒心,認為是北村滋將警察系統勢力延伸至外務省。如今北村滋更進一步成為理應為外務省官員出任的國家安全保障局局長,更加深外務省的不滿,前外交官佐藤優(伊藤潤二漫畫《憂國的拉斯普金》主角憂木衛的原型)即直言,在未來北村滋推動內閣情報調查室或「國際恐怖組織情報蒐集組」成為正式對外情報機構的構想,恐怕會遭到外務省的掣肘阻撓。

儘管毀譽參半,北村滋作為日本國家安全的首席官僚跟同時作為安倍和菅政權的黑子,未來在國際外交舞台跟情報戰所扮演的角色是更為活躍而吃重,也是關注日本對外政策跟安全體制的觀察者所持續關注的人物。
 

作者

局外人

情報體系觀察者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