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國安情報】國安局該擔心的問題不只是共諜滲透

有話要說
2020-11-12 | 國家安全局示意圖(資料照)

文/局外人

日前立委羅致政以美國知名政治資訊網站《SpyTalk》文章當中外交專家傅立民(Chas Freeman)的說法「臺灣國安局從上到下,都已經被中國國安部滲透」質詢國安局長邱國正是否如此,雖然此一說法被國安局長邱國正嚴正駁斥,並強調「不要錯估了國安局」。但是事實上國安局面對的問題不只是中國間諜的滲透,還有著不少跟中國間諜滲透一樣嚴重的內部問題。本文將從領導、體制、內部關係、人才招募、訓練等層面分別加以詳述。


缺乏帶領改革的領導人

首先是國安局局長長期以來多為空降,出身軍職者居多,而且多為陸軍將領,普遍對於情報工作生疏,對於未來情報體系的變革缺乏概念,只求得過且過的應付。在管理上只求以軍中的威壓作風讓局內不敢表達異議。更有甚者,甚至把國安局視為為自己安插軍中親信就近照顧的場所。而相關主事者對於國安局所面臨的問題,不是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苟且心態消極以對;就是捨本逐末的強調體能測驗和內務檢查,期望以軍中的那一套「操兵」作風解決複雜的體制問題,這種緣木求魚的解決方式結果不問可知。

即使是從年輕時就在國安局服務並位居中高階管理階層的資深軍職官員,對於改革國安局的意志也因為身為現有體制的既得利益者,而無心於此。

在國安局需要通盤檢討體制跟做出必要改革的關鍵時刻,缺乏對於改革情報事務有所認知的領導者及管理階層,是國安局沉痾的主因之一。


臃腫的組織跟任務

其二是國安局的組織和任務,國安局兼轄特勤中心並負責國家安全情報協調會報的協調工作,同時肩負要人維安、情報體系管理、國際情報蒐集及合作等諸多任務,國安局如何面面兼這些顧龐雜繁重的任務,是大有審視之餘地。之前已經有許多有識者指出這個問題,但是相關主事者一直未能真正對於這個癥結進行檢討和改革,即使是最明顯的問題如國安局特勤中心是否該分立出來成立特勤專責機關,迄今都處於「議而不決」的狀態。十餘年前有論者直言:「國安局的組織和功能都有改革的迫切性。國安局的業務應與特勤分開,國安局長如為元首的過境外交而疲於奔命,甚至把保護總統安全當作首要任務,則必定無法變成專業的情報機關。 」(〈情報生涯原是夢〉,蘋果日報,2007 年11月30日)這段評論仍然適用於今日的國安局。
 


國安局招考畫面。圖片來源:鏡周刊

軍文關係不平衡

其三是國安局內部軍文關係,國安局的內部軍文關係處於軍系獨大、不平等甚至差別待遇的現象是公開的秘密。在近年來一直有媒體或評論者指出此一問題,並提出大概數據論證此一現象「中高層幹部裡,軍職與文職人員的比例是七比三。」(施威全,<軍系壟斷國安局 政經判斷不及格>,《新新聞雜誌》,1745期)此一現狀讓不少能力較軍職幹部為佳的文職幹員感到氣餒跟沮喪,在國安局內部造成無形的裂痕。軍系獨大也讓國安局對於情報蒐集因為軍職幹部普遍只重視傳統的軍事情報而侷限了情報蒐集的視野,更被論者批評「財經科技能力集體弱智」。

閉塞的人才招募

其四是人才招募,在今日歐美情報機構積極對外招募更多元、更特立獨行、更具有跨國經驗的人才時,國安局仍然是保守以對,在大專院校招募年輕學子的動作少而被動,而許多在歐美、東南亞、中國等地有工作跟在地生活經驗的青壯年原本是能夠給國安局挖掘具有跨國經驗跟了解當地第一手情況的人才庫,不過國安局主事者對此顯然不感興趣,僅僅滿足於開放有限的國安特考名額為滿足。

在資安人才上也是如此,2016年國安局對外招募網路情資人才的公告上「設置資訊技師、電子、數理等不同組別,不過無論報考哪一組,都須通過 14 項體能與外貌測驗,只要有其中任何一種狀況皆算不及格。」在當時引起立委王定宇跟吳怡農《壯闊》網站等外界人士批評,認為這種僵化的資格限制不可能讓國安局招募到足夠而傑出的資訊人才,但是國安局主事者仍不為所動,迄今堅持那為人詬病的資格限制。僅僅是另外成立掩護公司聘用民間資訊人才作為資安工作的助力,可是這樣形同約聘式的作法是否能讓這些體制外民間資訊人才的能力跟經驗在國安局的資安工作產生影響,是值得懷疑的。在今年520總統就職前夕總統府遭駭致使多份機密公文流出甚至被操作為資訊戰的工具的事件,正是國安局的資安工作失利跟相關人才招募不足的證明。


國安特訓的爭議

其五是國安特訓的爭議,了解國安局招募民間人才的流程都知道,在經過筆試、基本體測、身家調查、口試等繁複流程之後,還得必須經過為期數個月的集中訓練、軍訓,盡管相關受訓人員都要簽下保密協議不對外公布受訓情況,但是仍然不時可見到有遭到退訓的學員在PTT國考版發文指責受到不當對待被迫退訓,而在激烈的高強度軍事訓練中因為受傷或不堪負荷而被迫含恨退訓者向考試院提起訴願的例子也在所多有。究其原因,恐怕不僅僅是被退訓者的責任,從網路上相關人士披露的受訓情況來看,這些負責訓練學員的國安局幹部是以所謂的「整兵」、「玩兵」的方式去施行訓練,同時也限制受訓學員的申訴管道。\
 

國安中心訓練示意圖。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這樣的訓練方式造成被退訓人員的怨懟,認為這些訓練是刻意刁難以維持國安局軍系的特權。

「國安考試訓練只有兩大目的:

第一目的,就是汰除文官以利軍職晉任,或侮辱虐待威脅欺騙逼受訓人員自己走,或是違法聯合軍隊接訓單位在訓練期間給予受訓人員不及格分數,或是國安藉他人名義偽造成績,以求廢止受訓資格。

第二目的,就是養成文官對軍職人員的敬畏懼怕,使文官不要妨礙軍職升遷。」

更不可思議的是根據看不過去的局內幹員匿名爆料,這些訓練中心的軍職幹部其實自己根本未受過這些訓練,卻使用這些他們自己沒有承受過的精神跟體能極限訓練施加在這些受訓學員身上,而這些訓練(包含高強度軍訓)跟實務工作其實無相關性,他直言:

「國安局新上任的高層,口口聲聲說在意人員有無受公平、正當待遇,結果最終看來只在意如何應對媒體以及這類八卦媒訊,想著如何息事寧人。業管主管,你們在聽著訓練中心單方面的會報時,有沒有想過去約談過去的退訓人員? 

訓練中心有機會第一時間向你們匯報消毒,而已被這個局關在門外的人有什麼機會?雙方早已處在資訊傳達不對等的情況。」(相關情事詳見<國安訓練 考試史上最黑暗>,https://www.ptt.cc/bbs/Examination/M.1570625072.A.E58.html)

前述的說法雖然是當事人的單方面說法,但是所披露的情況是值得深思的,那就是這樣的訓練方式跟退訓處理流程是否有需要檢視和修正調整的空間?在國安局需要民間新血加入機關服務的同時,卻因為訓練中心失當的訓練方式跟不適任的訓練幹部讓民間人士加入國安局的這道窄門變得更為狹窄而荊棘遍布。這樣的情況繼續下去只是影響國安局的形象跟人才招募。


緩慢而致命的體制弊病

綜合以上所述,今日的國安局在領導階層、體制及任務、內部軍文關係、人才招募及訓練上都面臨嚴重的問題,這些都是積弊已久的問題,並且已經影響到國安局未來發展的前景。中國間諜的滲透可以透過找出「鼴鼠」(通敵者)嚴懲、調整情報任務及組織的布署進行損害控制,但是缺乏改革意志、缺少適任領導者、體制的僵化、軍文關係的裂痕、人才招募及訓練的弊端等內部沉痾卻是在相關主事者諱疾忌醫的態度下緩慢而致命的侵蝕著國安局的活力、效能、形象跟未來。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把一個壯大的國家留給下一代:蔡總統與蔡主席
【台南命案】說謊又吃案的警政系統 台灣治安如何取信國際?
【性別平權】同婚未竟之業 台灣性平之路還有多長?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局外人

情報體系觀察者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