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國安情報】解決特勤問題的癥結:為何特勤業務應從國安局分立

有話要說
2020-12-29 | 第15任總統、副總統選舉候選人維安人員結訓編成典禮  (圖:截自youtube)

文/局外人
 

前言:日前有關特勤中心的媒體報導

日前負責政要維安的特勤中心、總統府侍衛室再次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首先是《蘋果日報》等媒體披露去年因為涉及總統府私菸案遭調職回軍處分的涉案軍職特勤人員,在北檢陸續偵結做出緩起訴處分之後,紛紛向總統府方面陳情要求回任,為此國安局長邱國正特地召集說明會邀請相關人員出席,他解釋由於目前的情況,相關人員回任的訴求必須「依緩起訴時間屆滿、單位職缺及各級主官考評協商,且應符合國安局對特勤人員的基本規定,再行個案處理。」並勉勵相關人員在工作崗位持續努力。不過報導也指出據在場人士引述,相關人員未能接受而不歡而散。(〈國安局長拒私菸案遭調職特勤回任 卻發6000元獎金摸頭〉,《蘋果日報》,2020年12月6日)
 


國安局長邱國正

 
緊接著是發生於2015年國安局特勤中心郭姓教官在參加「對向移動交錯實彈射擊訓練」演練遭學員誤擊致殘的事件,該名受害教官向法院訴請國家賠償,日前高院維持一審認定,判國安局須賠償受害當事人及家人共593萬6387元。

相關報導情事看似是這兩起事件的餘波,但是也讓大眾看到負責政要維安的特勤業務單位在許多方面仍然有需要檢討和改革之處。

 

我國特勤業務,發生了什麼問題?

特勤業務單位長期為人所詬病的問題有缺乏適任的管理層、權責不明確、內部缺乏監督成為循私枉法的溫床等等,下列將分別加以詳述這些問題。
 
其一是特勤業務單位缺乏適任的管理層,執掌特勤業務單位的高層官員是否具備相關的專業是值得非議的,如前述國安局特勤中心教官在參加「對向移動交錯實彈射擊訓練」演練遭學員誤擊致殘一事,正是在該中心許姓副指揮官為了配合高層視察而特意安排此一訓練供高層參觀,而輕忽訓練的風險性和安全措施,以至於釀成特勤中心教官在演練過程遭誤擊致殘的憾事。而過往也出現涉及國安局多益竄改分數弊案而升官的軍職官員,擢升為特勤中心副指揮官的情況,前述情事都顯示出執掌特勤業務單位管理層的專業能力是否適任的問題。

其二是權責不明確的問題,過往是由國安局長兼任特勤指揮官,但是卻造成國安局和總統府侍衛室的權責不清跟職務重疊的問題。造成如媒體所批評的「特勤中心和國安局長僅能指揮特勤任務,任務結束後各警衛室、憲兵、警官大隊的生活、人事管理又歸各單位自理」的奇特現象。而這種「各自為政、事權不一」也被輿論視為造成私菸案等諸多醜聞弊端的根源。

盡管國安局長邱國正上任後宣示要整頓特勤體系,並推動由國安局統一管理指揮總統府侍衛室和永和官邸警衛室等單位。但是也引起媒體質疑此一作法會造成未來國安局與總統府侍衛長在維安工作的分工問題,以及國安局如何管理這些體制上不屬於國安局的特勤業務單位的權限問題。

其三是內部缺乏監督成為循私枉法的溫床,特勤業務單位人員大多出身軍職,而軍中「期別倫理高於法規」的陋習,也隨之出現在特勤業務單位,並且因為利益的驅使,而彼此包庇形成長年積弊,之前的私菸案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所產生的。

 


《情報的藝術(下):新時代智慧之戰》書本外觀


國安局為何不願分出特勤業務?

除了上述的問題之外,更大的問題癥結是「國安局是否該分出特勤業務?」在今日國際情報界來看,情報單位兼轄國家領導人維安特勤單位的例子並不多見,主要是情報事務和國家領導人維安勤務是兩個不同性質的範疇,從需求、任務、訓練等各方面都少有交集。對於目前國安局兼轄特勤業務的情況,無論是外界觀察家或國安局內部有識者都不認同這樣的作法,正如前國安局官員蕭台福在《情報的藝術(下):新時代智慧之戰》所直言的:「情報與特勤的性質和需求不同,把兩種作業和訓練性質完全不同的單位放在一起,除了凸顯機關龐大外,實在沒有任何的必要,……,讓特勤歸特勤、情報歸情報,是社會各界尊重專業應有的基本態度。」

鑒於目前特勤業務的亂象,不斷有倡議比照美國的方式將所有負責國家領導人維安的特勤單位整合成如同秘勤局(United States Secret Service)那樣的單一機構,解決目前多頭馬車的亂象並達到事權統一的效果,對於國安局而言也是減少一個沉重負擔。

這樣合理、有效的解決方式,可是國安局對此卻躊躇不前,有媒體指出國安局捨不得放手的原因是因為「少了特勤中心,國安局就少了一筆預算,也失去了一個能跟總統直接聯繫的管道和窗口,國安局長未來就很難『上達天聽』。」說穿了,就是國安局的本位主義和私心作祟使得其不願放手,更不用提國安局將特勤業務視為安插資深軍職高層官員的人事調節閥,形成了特勤業務成為國安局燙手山芋的同時,也成為該機關利益延伸的奇特狀態。

 


國安局特勤人員

 
我國特勤業務,應該如何改革?

要解決目前特勤業務的問題,或許該從幾個方向著手:

首先是特勤業務應該從國安局分立出來,如之前許多有識者的建議那樣,也就是比照美國秘勤局的方式,成立單一而整合的特勤單位。國安局僅負責作為國家領導人維安工作的情報預警及蒐集的支援工作。

第二是成立的新特勤單位應該是以純文職單位為宜,軍界人士若要加入該部門可採行軍轉文模式;至於指揮官是否該由總統府侍衛長兼任?目前歷任總統府侍衛長基本上都不具備專業維安背景,特勤業務是講求專業和經驗,由總統府侍衛長兼任新特勤單位的指揮官未必能適才適所,或許讓總統府侍衛長專職國防事務襄贊,並由專業維安背景出身人士擔任為佳;不必侷限軍職,警職出身者也可以擔任,只要讓新特勤單位具備專業、中立、並持續精進的能力即可。

要進行特勤單位的改革,不僅是在於法令的修改和組織的調整,以及國安局是否願意壯士斷腕面對特勤業務的分立問題,更在於主政者和國安局主事者是否具有智慧和決心願意推動改革讓特勤業務步上正軌。

國安局擔心特勤業務的分立將使得國安局利益受損並失去「上達天聽」的管道和窗口。但是國安局的本務是管理國家情報體系,依靠的應該是對於內外安全情報網絡的掌握和經營,而不應該是依賴維安特勤單位和國家領導人的親近程度,正如多年前論者所批評的「國安局長如為元首的過境外交而疲於奔命,甚至把保護總統安全當作首要任務,則必定無法變成專業的情報機關。」而所謂的「上達天聽」在這次私菸案遭調職回軍處分的涉案軍職特勤人員不斷透過關係跟人脈要求回任的情況,顯示出國安局想透過特勤中心「上達天聽」的盤算也如同雙面刃般的成為國安局整飭內部紀律的顧慮。

 


國家安全局外觀

 
結語:面對癥結,解決問題

現在特勤業務在國安局長邱國正推動由國安局統一管理指揮各相關單位的作法,或許會因為目前在位的國安局主事者的鐵腕作風和一條鞭式管理而暫時恢復正常,可是也衍生出國安局主事者是否有多餘心力能同時兼顧情報業務的問題,而之後繼任的國安局主事者是否會持續這種作法?還是隨著國安局局長的更迭而陷入鬆懈廢弛?不面對將特勤業務從國安局分立的癥結,那麼特勤業務亂象和衍生的弊病還會不斷持續、重覆的困擾未來的主政者和國安局主事者。



=========================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作者

局外人

情報體系觀察者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