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韓劇《今生是第一次》創造的閱讀經濟(下)

有話要說
2018-03-01 | 韓劇《今生是第一次》劇照

*上篇:【評論】韓劇《今生是第一次》創造的閱讀經濟(上)

3. 奢望的愛情──多麗絲.萊辛(Doris Lessing),〈19號房間〉/도리스레싱 《19호실로 가다》

當女主角無意闖入男人緊閉的心房後,她一直為了解鎖而努力(當然同時間男人也用他自己的方式努力著),身為首爾大學高材生又擔任編劇助理數年的她飽讀詩書是很正常的,劇情走到最高潮時(第13集),男人第一次踏進女主角的房間,發現了放在桌上的《19號房間》,那是英國小說家萊辛(Doris Lessing)的短篇小說,講述一位主婦想要擁有完全不受干擾的個人空間的悲傷故事。沒有任何不滿與匱乏,只是想要擁有屬於自己的空間。

這本書的出現,來自於男人曾說過的一句話:「我的人生能負責的,只剩(貸款買的)房子與(撿來的)貓和自己了。」這樣的感觸其來有自,編劇意圖對應的當代青年愛情觀,不如說是十幾年來亞洲當代青年苦悶的形貌。

台灣有22K,韓國有「88萬元世代」(88만원세대, 折合台幣約兩萬五千元),韓國文化評論者陳慶德觀察到,韓國更在2011年出現「三拋世代」(삼포세대)流行語取代「88萬元世代」,意指放棄戀愛、結婚、生子的人生階段,2015年再延伸到放棄買房與人際關係的五拋世代、甚至放棄夢想與希望的七拋世代,以及萬物皆可拋的N拋/全拋世代。經濟低迷首要衝擊的便是年輕世代,無法輕易承擔各種形式上的責任與義務,自然也無法輕易許諾。生活如此艱難,談戀愛早已成一種奢侈。

而這樣的現象絕非韓國獨有,台灣也有「厭世代」這樣的說法,關鍵評論網曾以系列專題探討厭世代的生成,專題副總監吳承紘提出:「原本應該是發光發熱的年輕一代,因為低薪而失去夢想的力量,對未來充滿徬徨,隱隱的不滿無從抒發,只能在不友善的環境裡想辦法找到出口,擺脫這一切。這樣的年輕人,我稱他們為「厭世代」。」

即使19號房象徵的是幸福生活底下珍貴的個人自由,《今》卻借題發揮談及年輕世代只能隔絕外在人際與社會責任,躲進自己僅存的心房裡,享受那唯一僅存的自由。不論是韓國的全拋世代還是台灣的厭世代,全都落在此劇的觀眾群裡──自己能過得好就不容易了,根本無能為力承擔他人的幸福。


4. 傾聽的愛情──​朴俊《雖然哭也不會改變任何事》/박준 《운다고 달라지는 일은 아무것도 없겠지만》

 


 
曾以為自己將會平靜一人過完餘生的男人,漸漸的對女主角敞開了心房,男人拙於表達自己真正的感受,(14集)當他在公車上讀起此書某一段落時,觀眾才發現男人看進眼底的暗示是什麼:

話從人的口中而出,
消失在人的耳朵裡,
但是有的話並不會消失,
而駐留在人們的心中
存活下來。


語言的力量亦邪亦正,女主角的溫和鼓勵如和煦的陽光般,照拂了過去十二年來被前段感情惡毒語言所禁錮的男人,而男人從萌芽的愛情裡嘗試著將愛化做語言,他試著從自己的孤島走出來,把話說出來,別人才會明白,引述的獨白再次製造最後兩集劇情的迭起高潮。

值得提及的是,詩人​朴俊這本詩集2017年七月才剛出版,熱騰騰的新作因為此劇的加持效應,高居韓國暢銷十大排行榜單,討論度相當高。


推動閱讀也能商機無限

韓劇是韓國政府積極經營的軟實力,而政府對三大有線電視台及無線電視台的政策法規還有鼓勵投資節目製作等規範值得另起一文探討。這裡只想點出,《今》為我們做了一個很棒的文化整體輸出的示範。將閱讀置入戲劇的用法,不僅能減少叨叨絮絮的口白,還能凸顯角色人物的生命深度。除了把文學改編成戲劇、電影、漫畫等形式,台灣出版產業有沒有機會從戲劇置入性行銷,讓觀眾從談情說愛的劇情中,進一步認識台灣當代眾多優秀而打動人心的詩人、小說家、散文家等創作者呢?

影視與文學的互文生義,可以創造加乘的市場價值,一部戲劇的成功,帶動周邊文化觀光產業的商機,帶動觀眾購書閱讀的慾望,甚至帶動了海外市場的播映版權、翻譯出版、拍攝景點觀光等經濟效益,商機無窮。借鑑於韓劇與文學合力打造的閱讀經濟,產生更璀璨的火花,台灣的戲劇製作團隊,乃至於文化部影視輔導金政策的補助要點,或許需要的是更能全面行銷台灣文化創意的作品,而文化創意中最重要的內容──文學與創作──豈能缺席?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作者

邱月亭(瑪莉)

月讀.書咖MR Book Café店長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