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年改執行後,有沒有發現餓死人的悲慘世界?

陳昭南專欄
2018-07-28 |

老朽偶今日批註

近日有篇關於年改的文章在各群組裡頻繁轉傳分享。

仲夏夜的雜思~年改後的天空》署名的作者是黄奕禎,竹山國小輔導主任,曾得過106年師鐸獎。轉傳文字的起始都一律標示:

「這篇文章寫得真好,沒有惡言謾罵,但卻令人動容地道出,什麼叫『無語問蒼天』!」

對於「年改」,我很少發言,除了偶爾會針對李來希吳斯懷之流寫點調侃諷刺搞笑文。

但有許多「年改老人」多番要求我對該文提出評述。恭敬不如從命,只好破例借此跟大家簡單聊聊。

我先提出在該文中提到的「年改」的四點迷失:


Q:這是以前留下來的制度,執政者要概括承受,但是否符合公平正義?

A:威權政府在經過一段長時間統治之後,通常會出現特權階級第二代乃至第三代的恩庇繼承問題。也即是現在鄉民們所戲稱的「天龍人」問題。

他們長期在「恩庇侍從系統」體制下享受到分配優勢,而以為那些被特別照顧的利益原就屬於他們「天然」所享有的。現在有人要將之「奪取」拔除,他們必然就會憤憤不平,甚至起而反抗!

若要從人類社會「公平正義」的觀點切入,這些享受特權的「天龍人」根本就是「威權政府」役使的工具,也就是做為「加害者」的被利用價值而苟活的一種身分。借用他們自己常常講的「我為國家盡忠職守貢獻生命」,則那個國家其實指的就是「威權政府」,一個非經由民主而產生的「殖民政府」。當翻轉為全民直選為「現在的民主政府」後,他們所曾享受的「恩庇特權」當然應該被反省被檢視,然後基於社會「公平正義」和世代「公平正義」原則,以制定法律的手段,將所有特權進行清除,讓全民都回歸到「公平正義」的基準點上,徹底揚棄「恩庇」特權遺毒,廢除多數人豢養少數人的「侍從」體制,執行合法、合理且公正的重分配工程。

說白了,不就是徹地敲破「被保護的蛋殼」,把天龍人通通都從特權天壇上拉下來,讓天龍人回復本來普通人的面貌,讓你別再說只有你才高級的一種「轉型手段」。


Q:如果不改,那是國家財政破產、如希臘、挪威……台灣全民皆受害!

A:這涉及國家認同的問題。

如果天龍人所認同的國家跟台灣絕大多數人的認同國家是有區別差異的,那麼爭論「國家破產」永遠只會是「雞同鴨講」。

天龍人所要效忠(服從)的國家乃是威權殖民型態的「中華民國」,跟全民直選國家領導人的民主自由型態的「中華民國」乃是兩個平行的不交叉的國度。我們說會破產的「國家」跟他們想像中的國家(已經幻滅)既然是不同國度,他還會管你破不破產麼?

於是就很自然跑出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讓他們在想像的認同上自我孵化成「厲害了,我的國」。這正是台灣目前最大亂源之所在。

所以跟天龍人解釋「國家破產」這概念或現象,根本就是白費力氣。


Q:年改後的年金所得,真的活不下去嗎?那年輕人的22K怎麽辦?

A:在台灣基本上餓不死人,這是事實。但要活出天龍人所需求的高端優雅之生活,確實得有特殊條件。

台灣90%的人口長時期豢養著9.2%的天龍人,他們養尊處優式的生活模式,你現在要他們降低條件,他們必然會哭鬼神驚天地,呼天搶地,大大耍賴,高喊「活不下去了!」

至 於年輕人的收入,是另一個不屬於他的國家該管的,年輕人死活根本不關他的事。(多數天龍國的子弟都已領有綠卡或早就移民出去了!)


Q:一樣是為國家做事,工人、農人、漁民、吃頭路人,有受到像公教人員的保障嗎?

A:天龍人之所以必須享有特權,是因為他們都具備特殊資格,比如血緣關係、裙帶關係等等,高級外省人多數屬之;另一種則是李來希最常掛在嘴上的:「我會考試,你會嗎?」

所謂十年寒窗苦讀,然後榜上有名堂皇進入兩班殿堂,展開其「服侍主上」奴才生涯。這類人總認為自己是「貴族」或「士族」,受到恩庇保障乃天經地義,豈可跟庶民或賤民等同視之?

總歸一句話,日子都要過下去,大魚大肉是一餐,喝粥吃地瓜也是一餐,所以被年改的人慘叫一陣子後,等他們習慣當庶民或賤民了,日子自然就會回歸平靜。

只是,政務官的年改呢?怎都不見下文?

太無力感了:所以我真的很不願意談這問題。§

================================

續貂言:【阿公說幹話之386】

「欲練此功,必先自宮!」
所以《葵花寶典》雖然迷人,卻非常人所能練成。
年金改革很重要,非改不可,但只能改一半,
剩下的那一半就得要政務官們「揮刀自宮」了,
要政務官們揮刀自宮,未免太違反人性喔?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中岑 范姜

作者

陳昭南

《六都春秋》創辦人,曾任立法委員,現為網路媒體專欄作家。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