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追殺魔鬼而不惜變身魔鬼,算「正義」嗎?

陳昭南專欄
2018-09-15 |

▲行使「抗命權」是公民不服從運動者的基本權利

老朽偶今日批註:

➤今天我在風傳媒發表:吳佩蓉的桂冠─無畏權勢的異議者力挺吳佩蓉之勇氣,並讚美其為「異議者」。

果然的,一如所料,引來眾多對該文的議論。當然也必然引來很多對我的人身攻擊!

➤藉此我要再強調一次我撰寫該文的立場:

這個案件既不是「内部矛盾的問題」,也不是「敵我矛盾的問題」,而是「大是大非的問題!」轉型正義就是對威權時代的「總清算」,但一定要堅守「程序正義」,否則自身也成為不正義了。

追殺魔鬼而不惜讓自己變身魔鬼,這算是「正義」嗎?

➤還得再一次強調:

轉型正義本來就是对威權不義案件追殺到底,做一個總清算,在這過程中程序正義一定要堅守,否則我們也將淪為不義,這是我堅守的個人信念。

➤對於吳佩蓉質疑說何以不透過內部管道反映或溝通?

其實在吳佩蓉的自白PO文裡已經有所說明了。

我的理解是:有誰不想透過内部管道處理?

但為何在歷史上還是有那麽多「革命者」?

➤侯友宜、張天欽、黃煌雄、吳佩蓉、促轉會,都是全然不同的而需要探討的個別問題,攪在一起只會越談越混亂。

侯友宜有罪,因為奉行不義手段的命令致人於死;

張天欽有罪,手握拳柄而意圖以公權力操作選舉;

黃煌雄只想當好人,不適任此一「獨立機構」主官;

吳佩蓉在申訴無門後只好選擇爆料,值得有權者警惕;

促轉會應以「正義」的最高度展開不義歷史的「總清算」;

這五者都是單獨課題,而且不是互斥存在的。

➤公民不服從是一種反對權的政治權利。

而「抗命權」則是公民不服從運動者的基本權利,公民對於不正義政權應該行使不服從權利,公務員對於不正義命令也必然有權行使「抗命權」;

當然,在行使權利的同時,也要覺悟自己將因此而必須付出的代價,且甘之如飴。

➤再說一遍:

公民不服從的運動者,正是站在法律的立場上,來抵抗他們心目中不正義的法律或是政府行政,而他們從來也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是合法的,而且已經預期到要接受法律的處罰或制裁。

所以太陽花運動如果是正確的值得按讚的,吳佩蓉的異議者行使「抗命權」也必然值得按讚。

================================

續貂言:【阿公說幹話之434】

太陽花運動行使公民不服從的政治權利,
好棒棒喔!

吳佩蓉行使公民不服從權利中的「抗命權」,

好丟臉喔!

台灣是個不講道理的地方嗎?

台灣是個不具反省能力的社會嗎?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總統府

作者

陳昭南

《六都春秋》創辦人,曾任立法委員,現為網路媒體專欄作家。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