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轉載】一個陳師孟扺過百個邱太三,小英終於投出好球!

陳昭南專欄
2018-01-22 |

「三分打老虎,七分打恐龍」可謂是一語定乾坤。

台灣人民對司法改革的期盼之殷切,據民調顯示已高達80%以上。所以陳師孟一上任監委一職發出此豪語,即刻博得滿堂彩,可見得人民對現政府的「司改大秀」已幾近失去耐性了!陳師孟嫉惡如仇、懲奸除惡的性格完全展露無遺。而,這個久廢不掉的「監察院」裡的所謂「監察委員」,就其職掌的任務,不都應該各個是深具如此「明辦是非、永不低頭」的鮮明個性嗎?人民似乎也因為陳師孟的義無反顧的展現而終於能看到天賜的「青天大老爺」再度翩然降世。

陳師孟引來法界三大鯊魚群的血腥式圍剿
俗話說:榮譽既至,謗亦隨之。有多少喝采的掌聲就會換來多少咒罵之言。因此,當陳師孟在國會殿堂睥睨群狼而揚言:上任後要「會專辦政治性案件,專打用司法追殺綠營、縱放藍營的法官」的狂語之後,果然立即引來法界三大集團血腥式的圍剿。

最先發難的是「中華民國法官協會」,他們的聲明稿說:

陳先生作為卸任政務官,政治立場鮮明本不足為奇,但今日竟敢如此赤裸地對司法權公開施加恫嚇,仍屬前所未見。對此,本會深感痛心、遺憾,完全不能接受。......陳先生基於一己偏見,毫不掩飾其欲藉由監察權迫害司法獨立之態度,如果如願通過審查,不難想像日後將以個己的政治意識形態恣意褻瀆憲法賦予他的神聖監察權使命,必將是我國司法獨立之災難!


「對司法權公開施加恫嚇」?今天台灣的司法權都已到了無人可管、無人敢管的境地了,誰還敢公然恫嚇這些盤據雲端俯視疾民的司法恐龍們?

上圖為中華民國法官協會出版的電子報,圖片來源:該協會官網


試問,如果台灣人民已經有高達80%以上表達對司法的不信任與不滿意的現狀下,難道不是已經清楚說明了台灣早就已陷落在「司法獨立之災難」境地了嗎?多一個陳師孟當監委的斬妖除奸者,想要力挽當前「司法的巨大災難」的狂瀾危局,只怕是嫌其遠遠不足吧?或是說,司法恐龍何其之多,單靠一個陳師孟這位屠龍者,只怕是孤軍深入而落得個「出師未捷身先死」才對乎?

台灣司法到底有沒有獨立?或只不過是司法界自己認為的獨立而已?抑或是「有錢判生、無錢判死」?再或是「刑不上權貴」呢?太多司法誤判、錯判、冤判的笑話不絕於耳,在號稱言論自由的台灣輿論界,總也無法無緣無力被充分討論的絕望之境,何以致之?

是「皇后的貞操不容置疑」的傳統律定導致?也或是,「一旦捅破司法,就會同歸於盡」的自我作賤之鄉愿態度所使然?司法官僚們圈地自困的那道高牆總也難以跨越一窺究竟,遂成了傲慢與冷漠的司法天堂,又孰令致之?

「台灣司法獨立」焉非司法圍城內的意淫之語?
對陳師孟擊發第二砲的,則是一群自稱基層檢察官所組成的「劍青檢改」組織。他們也發出新聞稿,對陳師孟的言論表達強烈抗議,呼籲新任監委自我克制,切勿以特定政黨立場干預或恫嚇司法,否則將使「台灣難能可貴的政黨政治與司法獨立,隨著不同政黨的輪番上台而崩毀」。


劍青檢改會自稱為「一群熱血的檢察官自發地發起集會」,圖片來源:劍青檢改會社團


我不清楚這群「劍青檢改」的組織成員究竟都是何許人也,但其所宣稱「台灣難能可貴的政黨政治與司法獨立」根本就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藍綠持續惡鬥是殘酷的政治現實,即使政府已三番換黨執政,其實並沒有讓台灣圓滿建立起真正的「政黨政治」,其中最重要原因之一正是因為司法不獨立造成的,但這是另一個議題姑且不論。惟彼等宣稱說「司法獨立」則其實根本就是一群司法人關起門來相濡以沫乃至相忘於江湖的自我意淫罷了!

司法到底有沒有獨立,各家不同等級或顏色的機構,所做的N次民調都已經很清楚告訴我們:人民是怎樣看待台灣司法的。於是,這群遠離人民,自在的活在雲端上的司法人員即刻會跳出來厲聲指責說全是「民粹」!真正的危機也就在人民跟司法之間所形成的天地之別的那道鴻溝!這群「劍青檢改」的所謂基層檢察官們,難道都不必在乎人民對司法的觀感?也不必在乎對司法所已累積的龐大民怨嗎?非要逼到人民萬不得已時再祭起「公民不服從權」才肯卸下司法貴族的那股傲慢之氣,並認真面對俯首改革嗎?
司法人所捍衛的「皇后貞操」何處尋?

對陳師孟射出第三砲更奇妙,自稱「在野法曹」的「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也來湊熱鬧的,很配合的,同時間發出聲明稿。開宗明義即直指:

按保障人權、實現社會正義及促進民主法治同為律師法第一條所明訂賦予律師之使命。而若人民對於司法不能信任,必定會對我國之法治基礎造成傷害,故蔡英文總統上任後,為提升人民對於司法之信任,亦將司法改革列為主要政見。而律師身為在野法曹,故本會對於司法信任度之相關議題一向予以關切。......


這些律師們意圖拉著小英總統的司改政見當護身符,並且先舉出「護衛皇后貞操」之情理作為掩護,可見其迫於職業現實而不得不跟進的窘境!其聲明所強調的至理名言說:「若人民對於司法不能信任,必定會對我國之法治基礎造成傷害。」我仍然要借此嚴正質疑,作為台灣幾萬人律師代表的全國性團體,每天面對一大堆傲慢自大尚且還在「何不食肉糜」的法曹恐龍,難道真的不敢承認說「皇后的貞操」早就蕩然不存了?難道你們也不敢嚴正看待這80%的人民對司法嚴重不信任嗎?那麼身為律師又將如何為被迫害的小民百姓們捍衛公平正義的法律保護?

徒法不足以自行,不作為的邱太三早該下台了
然後順便檢視一下法務部長邱太三對此的態度。膽小怕事的邱大部長先是四兩撥千金的回答說:「台灣的政治人物在很多場合裡面都會有一些發言,我們法律人如果要跟他做政治的回應或口水,我想這是浪費我們的生命啊!」


法務部長邱太三,圖片來源:勤岸


身在官場言不由衷,這點我們尚可理解,但後面他再又補充說的一堆爛話,可就很值得撻伐了!

他說:「我們做為法律人要回答的就是告訴他們,台灣是一個民主法治的國家,我們有各項的機制,可以來處理相關的問題」。

有各項的法律機制是實,可是該問的問題在於,操弄這些機制的司法官僚們是何心態?是寧可「一路哭」也不會捨得讓某類族群「一戶哭」嗎?否則,何以會高達80%以上的人民都對台灣司法嚴重不信任?這難道不是法務部長最最最該重視而亟待解決的迫切大問題?請問邱太三,這兩年來,你到底為「司改大秀」盡了甚麼力?做過甚麼事?既然力有未逮何苦還戀棧如此權位?

綠營大老姚嘉文只剩說幹話的能耐
還有一位律師出身的綠營大老姚嘉文意在言外的表示,在監察院還沒廢除之前,陳師孟要進入監院行使監委職權,這是正當的,沒有什麼不對,只是陳師孟沒有把自己的想法說得很清楚。


民進黨前黨主席、考試院前院長姚嘉文。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很典型的說一套做一套的宮廷政治學,這點只要回顧他在考試院長期間的政績即可理解,不再贅述。只是要用這般「圓滑狡黠」的模型硬要去套在熱血男兒陳師孟身上,顯然就是個嚴重謬誤的期許。

設若是陳師孟先生本來就想藉勢取得話語權,並吸引媒體完全聚焦於他即將在監察院啟程的「屠龍之旅」並號召全民矚目以待,那麼當他只拋出一句「三分打老虎,七分打恐龍」即可震懾整個台灣司法界,也贏得任何一位已對司法絕望的人民突然看見那一抹「希望之光」並報以最熱烈掌聲,誰曰不宜?這當然是政治操作,當然是政治語言,所欲達到的政治效果即已大獲全勝。那,有何不可?有何不妥?監委本來就是政治任命,監察權本來就是鋤奸斬惡,針對信任危機的司法界揮舞大刀,就是政治任務。小英總統就職所承諾的司改支票,此刻全都轉移到陳師孟一人身上了,豈不大快人心?

本該打虎的青天大老爺們,現在連蒼蠅都拍不動了
監察院是個早就該廢掉了藍營養老院。目前遺留下來的18位監察委員,基本上大多數是藍營遺老。說難聽點,多數就是威權餘孽。可以說應該是目前藍營盤據下僅剩的國會級監察機構。

根據當前所奉行的這部蹩腳憲法,立法院所缺少的監察權及調查權都完全被轉移到監察院了。所以立委們在國會對行政官員的質詢根本就都是被閹割的半吊子。甚至說,連官員在國會上的隨意謊言,立委們除了口頭譴責再加預算卡關的手段之外,基本上立法院對行政部門的監督是很乏力而蒼白很太監的。職是,今天政府官員會嚴重失能和怠惰到這等地步,跟這樣的制度設計絕脫不了干係。

更糟糕的則在於,職司官箴紀律與真相調查大權的監察委員們卻基本採取姑息擺爛的態度。本來寄望他們都能扮演專打大老虎的青天大老爺角色,卻全淪落得連隻蒼蠅螞蟻都拍不動。


作者認為監察委員對於
官箴紀律與真相調查未能盡責。六都春秋「總編短評」曾說明監察權在台灣的問題,圖片來源:六都春秋臉書

所以自台灣民主化以來,要廢掉這閒閒美代子的監察院的呼聲從未間斷過。但要廢掉這等五院級機構就會涉及到最敏感的龐大修憲工程,可謂是茲事體大,絕非一蹴可及。因此,在追尋司法正義的政治策略上,在補實「轉型正義」的司法大缺口上,執政者就應該要考慮充分啟動這接近已被荒置的監察大權。也因此才亟需要將某些想要有所作為的追尋「正義人士」們,一批次全送進這漸廢中的深宅大院裡,並為他們擊鼓助威,讓他們都能盡快開始生火啟程。

果真能在歡樂春節之後即讓人民看見其屠龍斬獲的成績,縱使先斬的只是隻小恐龍,也必然會大振人心而額手稱慶吧!

人民集氣助陳師孟譜出精彩的「台灣屠龍記」
在蠻荒世界裡自然是弱肉強食的生態。同樣的,在佈滿威權餘孽的巨大城堡裡,也必然只有心智毅力最強最堅者,才足以對抗超級大壞蛋。所以,當有人要攻擊屠龍者陳師孟先生,並要糾眾抵制他再聯合逼他下台時,陳師孟則輕鬆笑道:「喔!那他們有得等了。」

既得利益者之大小恐龍們的反彈本可預期,則如何施作「吸星大法」將所有企圖復辟的力量均轉化為屠龍神力,都是可以早早設計好,然後一舉引之盡入吾彀矣!這屬戰術層級暫且不必多言了!

司法何以謂之「恐龍」?比如,世上本來就沒有「實質影響說」這回事,一切罪刑審定都必須要依據法律條文和証據,這是法律ABC,別再鬼扯說只有法律專家才能懂,即連只認識兩個字的小民百姓也都會知道這道理。

所謂罪刑法定主義,就是以証據及推理按法律判刑,豈容大小恐龍們濫用「自由心証」之說,任意跳脫法條,創造出「實質影響力」這名詞,則入罪脫罪就由恐龍們說了算數。這不就是黑道用語?只有老K那種黑道司法集團才會發明這種法律判案,再隨時高掛「司法獨立」大旗,閒人免進外加無人敢撼動。

這些檢察官與法官,只能說不學無術
按社會學大哲傅柯(Michel Foucault)說法,「權力不是一種確保奴役公民的機構或組織,也非征服手段所具有的統治形式」,可是,一旦台灣司法官僚已然自我演化為「奴役公民的機構或組織」時,人民還能奈他何?於是,屠龍者的出現當然要夾道歡呼了!

且看一則報導說,

對於有些法官批評說,陳師孟的態度會造成寒蟬效應?陳師孟則高分貝多次強調,這些批評者不學無術,「寒蟬」這句話的起源是《後漢書》,是指這些人遇到惡的不敢講話,遇到好的也不敢支持,自己變成一隻寒蟬,他高亢的回應道:「對這些檢察官與法官,只能說不學無術」。

陳師孟只用一句話即重重的敲擊著這些高座雲端不知人間疾苦不懂凡人真實生活的法曹們,更一舉拆穿他們只會寫些人民所看不懂得判決書的「不學無術」之虛偽真相。

至於還有人要反諷說,陳師孟就是未來監察院的「恐龍」。那麼,若果只有監察大恐龍才能清剿司法恐龍幫,相信人民也都會大呼過癮吧!

讓多數人民都來當作陳師孟先生的堅實後盾,為他一起來集氣,期許他盡快為我們徹底寫出一部精彩的「台灣屠龍記」!

更多好文請看〈陳昭南專欄〉。

 
 


作者每周發表於《風傳媒》的專欄系列,已收錄於作者新著《迷航的國度》一書。欲優惠購書者,請填寫申購單(請點擊進入),或電洽蔡先生(0912661869)。
 

*封面圖片來源:中央社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作者

陳昭南

《六都春秋》創辦人,曾任立法委員,現為網路媒體專欄作家。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