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中國有在貿易戰中擊敗美國的意志力和實力嗎?

余杰專欄
2018-04-20 | 今年,習近平在中美元手會晤中,強調「有一千個理由搞好中美關係」

BBC中文網越來越像中國正在打造的「中國之聲」了——雖然還不敢直接請《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擔任專欄作家,卻邀請表面上看起來有幾分異議色彩的作者鄧聿文發表若干為中共捧臭腳丫子的評論文章,而真正為共產黨不容的異議人士的文章是絕對不可能被採納的。此類奢望被中共「網開一面」的外媒(還有諸如德國之聲中文網、金融時報中文網、紐約時報中文網等),心照不宣地跟中共一起封殺其批判者,或許是獲得中宣部認可的條件之一——BBC請劉曉波寫專欄,已經是十多年前的陳年往事了。

鄧聿文此前曾是中央黨校下屬《學習時報》的副編審,據說因為「妄議」中國的北朝鮮政策而遭到免職——並未被開除公職,所以他還是體制中人。這樣,鄧氏具有了受迫害者之「榮光圈」,成為外媒爭先恐後地訪問的、炙手可熱的人物。但其發表的言論,基本上局限於「小罵大幫忙」的範疇,讓人不禁要反推其「受迫害」的經歷,是否是一次「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苦肉計」?

 

「鄧聿文」的圖片搜尋結果
鄧聿文曾是中央黨校下屬《學習時報》的副編審。

鄧氏在BBC中文網發表的一篇代表性的評論文章名為《中國對貿易戰的態度為何如此強硬?》。如果先不看作者是誰,通篇讀下來,我還真以為是胡錫進的大手筆呢。

鄧氏認為,中方在貿易戰中的應對態度稱得上「超強硬」。而中國不懼應戰的「超強」架勢,源於中國有意志力和實力打敗美國。

首先,鄧氏認為,中國官方認為已「退無可退」,再退下去,新一屆政權不但在民眾中會失去權威和「民望」,而且在國際上將會引起連鎖反應,歐日可能「落井下石」,其他國家也會把中國當做「紙老虎」,從而在中美角逐的選邊中紛紛選擇美國,致使中國國際環境更加惡劣,崛起更加艱難。「這不但關係『國運』,也直接關係到新政權自身的威信。何況,官方在貿易戰的第二回合已經把話說「死」了,已經激發其民眾的民族情緒,要後退已不可能,只能打下去。」

這個看法基本上就是中國民間的憤青和中國官方的五毛觀點,故意扭曲中國的現實情況,為中共的政策「保駕護航」——中共的應對是順應民意的,因此也是合理合法的。

然而,這個觀點根本站不住腳。第一,中共的獨裁統治從來就不會顧及民意,從來都是隨心所欲、為所欲為。中共不求人民之愛戴,它只需要讓人民恐懼,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鄧小平的名言,「殺二十萬人,換二十年穩定」。第二,中國從未形成過獨立於統治當局的「民意」或輿論,那種義和團式的、「愛國賊」式的「民意」,其實是當局洗腦教育和宣傳的必然結果,中共對其如臂使指、收放自如。第三,中共的進退、攻守,端視其自身利益。毛澤東時而反美,時而與美結盟;習近平時而策動民間反美聲浪,時而宣稱 「有一千個理由搞好中美關係」,他們根本不在乎民眾是否能跟得上官方政策的「大轉彎」,甚至都懶得向民眾解釋其外交政策為何要轉變。


此次貿易戰當中,中共的言行也是如此。就在中共似乎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對抗美國之際,習近平卻在博鰲大會上發表講話,承諾放寬對外資企業的限制、降低外國汽車之關稅、開放金融和保險等領域等,顯示中國願意作出一定的退讓。雖然中共向來是「說得比唱得還要好聽」、從來都不遵守任何承諾,但習近平此舉明顯是想為貿易戰熄火、向美國示弱。習近平這樣做時,哪裡會害怕「民族情緒」的反彈,而中國民間會有人上街遊行、抗議習近平的「賣國行徑」嗎?

鄧氏提出的第二個原因是,中共吸取日本和朝鮮分別同美國打經濟戰和打擁核戰的教訓與經驗,「認識到兩軍相遇勇者勝,有敢打貿易戰的決心和意志非常重要,用《環球時報》的話說,和美國打貿易戰,打的是實力,也是意志。」當年日本向美國屈服,結果陷入經濟困頓,失去了整整三十年;而「朝鮮則是一個好榜樣,成功地頂住了國際社會主要是美國(和中國)的壓力,發展出了核武器。」所以,「只有像朝鮮一樣,有敢於同美國打一場『史詩級』貿易戰的堅強意志,才能把美國逼退。」

諷刺意味十足的是:當初,鄧氏因為發表文章提出「中國應當從自己的國家利益出發,拋棄北朝鮮這個充滿負能量的小弟」的觀點,而受到中宣部的懲罰;如今,鄧氏又將北朝鮮視為具有堅強意志、敢於對抗中美兩大強國的「英雄國家」,甚至將朝鮮視為中國應當學習的榜樣。

這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是如何完成的呢?大概鄧氏看到習近平以超過川普的接待規格來迎接金正恩,就轉而對金正恩五體投地。然而,如果中國真的淪落到像北朝鮮學習的地步,那麽中國就真的是「西朝鮮」了。鄧氏對被朝鮮看法的劇變,或許是因為他終於發現,惟有走《環球時報》的道路才能得到當局賞賜的殘羹冷炙,他不再效仿屈原那樣「忠而被謗」的悲劇命運,轉而以風生水起的《環球時報》為師——他如此虔誠地引用《環球時報》的觀點,胡錫進會不會收他為徒呢?

 
金正恩、習近平曬友誼 這是哪招?

然而,國際貿易的對壘,所謂「意志」並非決定性因素,除非中國有重新回到閉關鎖國的毛澤東時代的「意志」,中國才有可能跟美國單打獨鬥幾個回合。對此,台灣資深媒體人鄒景文評論說:「這兩個大國競爭條件根本就不相當,試想,坦克車與腳踏車之間,需要以對撞來試驗誰會轉彎嗎?」毫無疑問,即便習近平是奧林匹克自行車項目冠軍,也不可能跟駕駛林肯轎車的川普正面對撞並全身而退。

鄧氏所提出的第三個原因是,中國官方認為自己也有資本和實力同美國打一場貿易戰。新一屆政權認為,如果能夠借貿易戰的壓力逼迫國內利益集團讓步,推進深層次改革和開放,貿易戰也未嘗不可以打。鄧氏甚至向當局提出錦囊妙計:「中國還有比關稅更厲害的反擊手段,即打擊美國在華企業。此外,服務貿易也是選項之一。如果貿易戰發展到極端,中國掌握的數萬億美元美國國債也是殺手鐧。」

這位評論人幼稚到連基本的經濟學常識都不具備的地步,真不知道他當初是如何混到副編審的職位的。不過,既然只有小學文化程度的習近平可以當上國家元首,鄧氏這樣對現代社會和國際大勢無知到極點的人物卻能成為中國開明派知識分子的代表,也就無足為奇了。鄧氏所提出的三個絕招,其實是三步臭棋。

首先,中共若打擊美國在華企業,損失最大的是自己。在華美資企業,近年來已覺察到中國的不友善以及勞動力等成本的上升,紛紛向東南亞、印度和南美國家轉移。如果中共再明目張膽地打壓,這一轉移會加速進行。美國企業只是搬家而已,不會因為離開中國就完蛋了。反之,外資撤離之後,中國大量的白領和藍領工人必然失業,必將造成社會動盪,中共敢於承擔此後果嗎?

作者認為,美中貿易戰的後果可能是中國工人大量失業。圖片來源:pxhere

其次,中美貿易中,服務貿易是美方少數的順差領域,似乎中國拒絕此類貿易,美方就會叫苦連天。然而,這些領域頗有技術含量,對中國來說是必須的——中國的服務業水準很低,短期內不可能自給自足。而且,中國已在服務業設置了很高的屏障,難道還要繼續將墻修高嗎?

第三,中國靠拋售美國國債能沉重打擊美國嗎?美國國債的價值在於美國政局的穩定、經濟的強勁和科技的領先,美國國債是在一個自由市場上流通,若中國大筆拋售,自會有其他人購買;而中國拋售美國國債之後,回籠的資金要投向哪裡呢?歐盟和日本國債的投資回報率都比美國國債低得多,規模也不如美國,其他國家更不足論。中共會好心到將這筆錢平分給國民嗎?所以,鄧氏的想法,全都是不切實際的紙上談兵,就好像當年林則徐在給朝廷的奏摺中所說,中國不買茶葉給洋人,洋人就死路一條了。

中國當然可以不買美國的大豆,但在全球市場上中國根本找不到能提供同樣多大豆的賣家。美國物美價廉的大豆照樣能以同樣的價格賣到南美和歐洲去,中國再用更高的價格去「二道販子」手中購買,並假裝那不是美國大豆。美國毫髮無損,中國人餐桌上的食物價格必定猛漲。中國當然也可以不買美國的波音飛機,但歐洲的空客產能有限,不可能替補這個巨大的市場空缺。那麽,中國自己產的大飛機能在中國的天空飛來飛去嗎?有多少愛惜性命的中國權貴敢坐國產的大飛機呢?而且,此前購買的波音飛機的保養及零件服務,全都一併拒絕嗎?我還要問幾個鄧氏不敢問的問題:習近平的女兒願意退回哈佛大學的畢業證書嗎?彭麗媛會將她拿在手上拍照的蘋果手機扔掉嗎?中國的權貴們會將他們在美國留學的數十萬子女召回來嗎?

中國既沒有打贏貿易戰的實力,也沒有打贏貿易戰的意志力。其實,這不是一場沒有是非善惡的貿易戰,它的本質是「要不要遵守規則、信守承諾的問題」——文明世界再也不能忍受一個謊言說盡、壞事幹絕的盜賊國家了。

 
 

*延伸閱讀

【評論】美中貿易戰之外,美國對中發動反人權戰爭!

【評論】避免國際圍堵,中國在貿易戰必須低頭!

【報導】東亞局勢下台灣如何定位? 何澄輝:絕不是棄子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中國外交部

作者

余杰

異議作家,現為無國籍人士,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