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小學文化程度的習近平能拯救中國晶片業嗎?

余杰專欄
2018-05-08 | 習近平考察湖北,在武漢參觀一家科技企業

毛澤東前秘書、百歲老人李銳在病床上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表示,習近平上臺以來,展現文化水準極其低劣,隨心所欲且敢於越矩的老人直言:「我那個時候不曉得他文化程度那麼低,他只有小學程度。」他同時暗批習近平剛愎自用、聽不進忠告。

在美國政府制裁中國排名第二的通訊企業中興國際、中國陷入無「芯」可用的窘境之際,習近平考察湖北,在武漢參觀一家科技企業時,再次提到研發核心技術要自立更生:「在這些核心技術、關鍵技術、國之重器必須立足於自己。過去我們不得不自立更生,但是那個時候我們勒緊褲腰帶,咬緊牙關,我們還創造了兩彈一星。因為我們發揮了另一個優勢,制度優勢,集中力量辦大事。社會主義一方有難、八方支援,下一步科技的攻關也要這樣,要摒棄幻想,靠我們自己。」

 


圖片取自於

同時,央視推出習近平曾就核心科技表態的講話合集。在多個場合,習近平說:「即便網路巨頭規模再大、市值再高,如果核心元器件嚴重依賴外國,供應鏈『命門』掌握在別人手裡,那麼就好比『在別人的牆基上砌房子』,經不起風雨,甚至不堪一擊。」習近平又說:「西方發達國家有一種『教會徒弟、餓死師傅』的心理,所以要自主創新。」對此,央視諂媚說,這些話語如今看來「非常具有針對性和前瞻性」。


晶片技術靠「集中力量辦大事」就能突破嗎?

習近平看到了問題所在,其解決方法卻是文革紅衛兵和清末義和團的思路。他不假思索地使用「勒緊褲腰帶,咬緊牙關」之類的文革語言,跟李敖「寧願沒有褲子穿,也要造核彈」的狂言有一拼。習近平沉湎於當年「兩彈一星」的輝煌,其實那根本不是中國本土科研人員自力更生,而是靠錢學森等人從美國竊取回來的技術。

如今,習近平仍然寄希望於「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毛時代「制度優勢」。殊不知,這種「制度優勢」今天早已變成「制度劣勢」。包括晶片在內的資訊時代的尖端科技,並不是靠「集中力量辦大事」就能獲得突破性進展,恰恰相反,它靠的是自由市場經濟的社會背景,尊重智慧產權的法治和契約精神,以及「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鼓勵個人獨創性的價值取向。

按照習近平的思路,大國,尤其是人多的大國、集體主義和極權主義的大國,必然能成為晶片大國,因為可以不計成本、以舉國之力來「攻堅」。然而,人多可以修長城,人多可以大閱兵和表演奧運會開幕式,卻無助於在晶片業創造奇跡。

現時全球生產尖端晶片設備的公司只有一家,就是位於荷蘭的ASML,每年只能製成十二部生產晶片的光刻機(EUV),供應予英特爾、三星、台積電等晶片商。每部機皆在幾年前就被預訂,而且由「熟客」壟斷,中國廠商最多只能買到幾代之前超舊款。

 
File:ASML headquarters Veldhoven.jpg
位於荷蘭的ASML生產全球尖端晶片設備。圖片取自A ansems

這些光刻機的技術、精細度和速度都令人難以想像,中國晶片科學家、上海微電子董事長賀榮明曾經形容:「相當於兩架大飛機從起飛到降落,始終齊頭並進。一架飛機上伸出一把刀,在另一架飛機的米粒上刻字,不可以出差錯。」正因如此精密,溫度、濕度和光線等都會影響成敗,賀榮明坦言:「就算對方給我們全部圖紙,我們也造不出來。」習近平若知道此一真相,會不會勃然大怒,命令將其「推出午門斬首」?

在習近平眼中,荷蘭是一個彈丸小國,其面積比臺灣稍大、人口比臺灣還少,根本沒有「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本錢和資源。那麽,荷蘭為什麼能在晶片領域具有全球領先的地位呢?原來,荷蘭是近代歐洲最早走向自由市場經濟的國家,也是自由主義、個人主義等現代理念深入人心的國家,荷蘭集合了美國的科研理論、歐洲的技術積累和日本的精密零件,故而能成為「小而美」的科技強國。


不是「一方有難」,而是自作自受

習近平在講話中雖然沒有提及中興事件,但用了「社會主義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說法。在他看來,中興不是違規犯法而被罰,不是罪有應得,而是「一方有難」,所以要「八方支援」,以體現「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他根本搞不清楚狀況,既無視中國現實,又眛於世界大勢,比清末的那些認為英國人的膝蓋不能彎曲的王公貴族還要愚蠢,難怪李銳說他只有小學文化程度。

當初,美國買晶片給中興,中興承諾遵守相關法律,沒有想到中興不守信用,把晶片轉賣給伊朗,嚴重危及美國的國家安全;當初,美國幫助中國加入世貿,中國承諾開放市場、保護智慧產權,沒想到中國在做出各種承諾的那一刻起就沒有打算兌現承諾,以致造成美中貿易逆差居高不下,川普總統甚至用「強姦」這個極端詞彙來形容中國對美國的傷害。法國國際廣播電臺評論說:這場貿易戰,對於美國來講,就是要消除美中巨額貿易逆差;對於中國來講,消除中美貿易順差,就等於經濟崩潰、大國衰落,就等於習近平的全球戰略遭受重挫。「打回原形」的中國,不但經濟奇跡不復存在,而且勢將陷入經濟危機甚至面臨經濟崩潰的局面。那麼習近平全球戰略的底氣就蕩然無存了,他的「中國夢」也到了夢醒時分了。

 
「中興通訊」的圖片搜尋結果
中興把晶片轉賣給伊朗,嚴重危及美國的國家安全。圖片取自柳鲲鹏

與習近平「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講話截然相反,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研究中心近日發表了一篇題為《中興通訊遭遇美國制裁事件的分析和反思》的研究報告,指中興的一系列應對「十分愚蠢和被動」,對公司本身以及其他央企都可能帶來高危影響。報告形容制裁「差不多等於扼住了中興的咽喉」,中國很多企業都為中興的「短視和無誠信經營付出慘痛代價」,中國外交佈局和國家形象,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響。報告又批評中興領導層「毫無法律意識和保密意識,並把國內的無誠信帶到了國外。」報告呼籲冷靜思考,正視中國目前處於的歷史階段,認清中國與發達國家的巨大差距,又指要「堅持韜光養晦,切忌浮誇虛榮、急功近利、自欺欺人」。

報告由新浪網公開發表,作者是研究中心的處長、高級經濟師王絳。清華大學前政治系講師吳強認為,這份報告反映出官方高層有路線鬥爭,國務院專業官僚對權力下降、話語權被壓制表示不滿,不想國策和外交關係被民族主義、義和團式的煽動所綁架。

而中國有不少比習近平聰明一百倍的網民,對中國的現狀有一針見血的觀察和評論:「造不出電腦晶片,卻能造出網絡長城;造不出手機螢幕,卻能造出幾十秒掃描十四億百姓的人臉識別監控系統。這種人類逆進化或者說是反人類的奇葩現象,只能在中共的黨文化裡找到答案,一切的發明、創造只圍繞著:監控、蒙騙、奴役天下蒼生,以確保其權力永遠騎在人民頭上!」


「大基金」打水漂,「漢芯」醜聞沒有句號

中國並不是沒有「集中力量辦大事」、砸下巨額金錢自主研發晶片,過去二十多年來,中國一直在做。中國早就設立了「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俗稱「大基金」,該基金的第一期資金有超過二十家上市公司的大筆投資,目前正與相關政府機構和企業會談,為該基金第二期募集近兩千億元人民幣,其投資範圍將囊括上游IC設計和製造到下游晶片測試和封裝,計劃十年內在設計和製造領域贏得領先地位。

然而,儘管投入的資金非常龐大,但全球領先願景並沒有那麼容易達成。首先,由於中國制度性的腐敗無孔不入,高科技研究領域亦非一方淨土。大筆資金被浪費和貪汙掉了,用於開會和出國考察(公費旅遊)的經費遠遠多於科研第一線的支出。其次,由於政府強勢主導科研和生產,跟市場的實際需求脫節,致使中國在低階半導體上供過於求,部分國外產業分析師認為中國已出現產能過剩。

在整個社會急功近利、好大喜功的氛圍之下,出現了比小說《欽差大臣》還要荒誕的「漢芯」醜聞。二零零三年,上海交大晶片與系統研究中心主任陳進宣佈,他以一己之力研製出「漢芯一號」處理晶片。經多位院士和863計畫專項小組負責人組成的專家組對「漢芯一號」進行鑒定後得出結論:「漢芯一號」屬於國內首創,達到國際先進水準,是中國晶片發展史上一個重要的里程碑。隨後,「漢芯二號」、「三號」、「四號」接踵而至,陳進隨之功成名就,甚至有望進入中國工程院成為院士。

 
「漢芯」的圖片搜尋結果

三年後,在清華大學的BBS上有人發帖揭露了漢芯黑幕,引發媒體介入。隨著調查的深入,事實才浮出水面。原來,陳進通過履歷造假進入上海交大,用通過關係下載的晶片源碼做出不能使用的「漢芯一號」。在「漢芯一號」的發佈會上,他偷樑換柱,用購買的國外晶片冒充「漢芯一號」完成演示。假冒的「漢芯一號」事先由一個給漢芯實驗室搞裝修的民工用砂紙磨掉原來摩托羅拉的標識,然後陳進再打上自己的LOGO。而這位不幸的民工被稱為「二十一世紀最具創新精神的民工」。

事發之後,當局爲了遮醜,「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是將陳進逐出上海交大就草草結案。數年後,陳進又註冊兩家科技公司,捲土重來,居然在業內做得風生水起。而那些拿了各種好處爲其鑒定、「保駕護航」的院士及國家級科研機構,更是毫髮無損,照樣醇酒美人、夜夜笙歌。反正「大基金」有花不完的錢,即便是公然造假也能安然過關,誰還願意「頭懸樑、錐刺股」地做研究呢?

這樣一個造假王國,靠一個文盲國王帶領,一夜之間就成為領先全球的「晶片之國」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如您有想法,歡迎投稿
 
 

*延伸閱讀

中國有在貿易戰中擊敗美國的意志力和實力嗎?

川普國師如何預見《美、中開戰的起點》

第一次獨裁就上手?從國際時事看強人集權的路徑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於

作者

余杰

異議作家,現為無國籍人士,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