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習近平能跟康熙皇帝相提並論嗎?

余杰專欄
2018-06-28 | 康熙大帝

習近平修憲數月之後,官方媒體看到反對聲音日漸稀落,便開始主動、高調地展開造神運動。
 
中國社會科學院旗下的「國家文化安全與意識形態建設研究中心」,近日刊載署名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展研究中心黨委副書記崔承浩的文章《領導人長期執政對國家保持長期穩定發展的重要意義》,宣稱「強大的領導人」必須有相當長的任期時間,才能保證其建立豐功偉業。
 
這篇馬屁文章中提到:「適當延長領導人任期,有利於一張藍圖繪到底,有利於確保發展規劃的長期性、政策執行的穩定性和幹部隊伍的純潔性。」這篇文章更是直接為習近平塗脂抹粉,認為中國是「按形勢發展延長任期」,「絕不是搞終身制」,修憲是「黨心所向,民心所向,是對歷史使命的勇敢擔當,也是最大的實事求是」。
 
習近平不及康熙之萬一
 
這篇文章最耐人尋味的地方在於,直接用康熙皇帝「長期執政功績卓著」的歷史經驗來為習近平修憲提供「前車之鑑」,比起袁世凱稱帝之前猶抱琵琶半遮面地營造君主立憲適合中國國情的輿論來,可謂是摘去遮羞布、祼身來登場。文章的作者表面上共產黨員,骨子裡卻以習近平的家奴自居。
 
那麽,習近平跟康熙皇帝之間真有可比性嗎?美國歷史學家羅威廉《中國最後的帝國:大清王朝》一書中指出,康熙皇帝普遍被認為是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皇帝之一。康熙在十六歲時,就設計剪除了權臣鰲拜,由此拿回大權。那麽,習近平剛剛掌權就對前朝「政法沙皇」周永康痛下殺手,是否也是同樣的戲碼呢?
 
羅威廉指出,康熙更是相當成功的軍事統帥,除了親率大軍平定三藩之亂、征服內亞,以及擊敗沙俄的侵略,與之簽署一份平等的《尼布楚條約》。
 
而喜歡炫燿武力的習近平從未領導過一場勝利的戰爭,對俄國的威權領袖普廷低眉順首,授予普廷金光閃閃的「友誼勛章」,不僅不敢追討被俄國侵佔的百萬平方公里領土,而且對受到俄國種族歧視政策迫害的僑民的悲慘處境不聞不問。
 
康熙擁有廣博好學之心及縝密心思,熱衷於聽講各思想學派(包括西方傳教士)的演說與辯論。他公開演證科學與數學原理,而且喜歡炫燿自己掌握要領、熟記細節的程度。藉由耶穌會傳教士,他涉獵西方藥學和解剖學。
 
康熙也贊助出版《全唐詩》和其他大部頭文選,並主導修纂《康熙字典》,作為中國語文學的權威辭書。習近平的學養卻無法望康熙之項背:與從小接受由第一流的學者主持的貴族教育的康熙截然相反,習近平的青年時代是無書可讀、一片荒蕪的毛澤東時代度過的。

後來,習近平擁有了清華大學的虛假博士頭銜,也喜歡每到一地就附庸風雅地「背書單」,卻時常唸白字、出洋相,無法掩飾其半文盲的本質。

 


美國之音中文網討論關於習近平的書單。圖片來源:美國之音youtube頻道
 
御用文人將習近平與康熙作對比,原因之一大概是康熙擊敗了佔據台灣數十年的鄭式集團,將台灣納入到清帝國的版圖之中。
 
習近平對征服台灣同樣是念茲在茲,甚至視之為其執政生涯中將要摘取的一枚最亮的明珠。然而,民主台灣與獨裁中國早已漸行漸遠,台灣年輕人走向「天然獨」的趨勢不可逆轉,美國與台灣的關係也明顯升溫,內外環境都讓習近平吞併台灣、統一天下的迷夢越來越渺茫。
 
習近平超越西方、稱霸世界的野心,或許勝出康熙一籌。康熙的自我期許是打造亞洲第一帝國,他對中華「朝貢體系」之外的世界不感興趣。一七一七年,康熙對旅外的清帝國子民可能參與顛覆活動疑心重重,下詔嚴令商人及其家人居留海外的時間不得超過三年,逾期不歸者此後禁止歸國。
 
換言之,康熙並不希望其子民播遷全球。而習近平雖然號稱不再「輸出革命」,卻將數千萬海外華人都視為如假包換的「中國人」,乃至被他如臂使指地利用來顛覆他國政府的「第五縱隊」。
 
他下令扣押多名到中國旅行和探親的、擁有他國公民身份的海外華人——他對「中國人」身份的認識,停留在靠膚色和人種來判斷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帝國時代,遠未有「進化」到「現代民族國家」的階段。
  
什麽是「非常時期,非常之舉,非常之功」?
 
更搞笑的是,這篇文章列舉出若干具備「非常時期,非常之舉,非常之功」特質的政治人物為習近平背書——如俄羅斯彼得大帝、俄羅斯總統普廷、美國前總統小羅斯福以及南韓前總統朴正熙等幾名長期連任的領袖。
 
文章強調,「在國家命運的重要轉折關頭,更能看出這些領導人長期執政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然而,將這些人物仔細與習近平相對照,立即顯得驢唇不對馬嘴,表明文章作者知識貧乏、思想僵化到了何等地步,以及為了媚上而不惜指鹿為馬、顛倒黑白。
 
以俄羅斯彼得大帝而論,彼得大帝意識到俄羅斯非得走向西化和現代化不可,開啓了俄羅斯融入歐洲文明的重大改革。為了實現這一改革,年輕的彼得一世喬裝打扮,到荷蘭的造船廠當普通工人,以「偷師學藝」。
 
然而,正如美國研究俄國問題的學者拉伊夫在《獨裁下的嬗變與危機:俄羅斯帝國兩百年的剖析》一書中說指出的那樣,彼得一世的改革成果有限,「全面看來,國家有關服役貴族和知識精英的目標是達到了,但就平民而言,則直至十八世紀中葉為止,可說是徹底失敗。」
 
他更指出,俄國公民社會始終未曾產生出一套本身但包括價值、原則與實踐經驗的完整意識形態,藉以引導它參加國家的政治生活和經濟發展。公民社會在有機社會發展自主的整體結構之前就已經分崩離析。
 
缺乏自治的代議組織,再加上獨裁政治和知識分子都不能擔起領導責任,這一切導致了俄國政治體制逐步癱瘓,出現真空,最後導致帝國統治的崩潰。
 
直到今天的普京時代,俄國仍然在此「現代化的陷阱」中不能自拔。彼得大帝和普廷提供的不是卓越的榜樣,而是失敗的教訓,習近平學習彼得大帝和普廷,最終必將走向窮途末路。
 
以二戰前後四度連任美國總統的小羅斯福而論,其四次當選在美國憲政史上並非值得稱道的例子。正是其四度當選並擁有過大的聲望和權力,才讓美國民眾警醒出現獨裁者的可能性,由此著手修訂憲法,明確規定總統任期限制為兩屆八年,任何人不能違背此條款。
 
其實,羅斯福的若干社會主義色彩強烈的「新政」政策,在當時已經受到民眾的質疑和抵制,美國最高法院判決《國家工業康復法案》和《農業調整法案》等違憲。羅斯福攻擊最高法院的「九個老傢夥」對憲法的解釋「只適合於騎馬生臭蟲的舊時代」。羅斯福企圖跨越三權分立之界限,連其支持者都不敢苟同。
 
而羅斯福在其第四個任期剛剛開始之際就驟然去世,由杜魯門接任總統,那是二戰尚未結束的時候。不過,美國雖然失去了羅斯福這位巨人,作為「新手」的杜魯門繼續領導美利堅作戰,因為有良好的制度保障,並沒有因最高領袖突然換人而對戰局產生負面影響。
 
因此,羅斯福的例子不能說明領導人無任期是好制度,反倒驗證了對權力嚴加約束乃是民主政治之真諦。
 
作者最後例舉的韓國獨裁者朴正熙,在此更顯得不倫不類。難道作者是詛咒習近平像朴正熙那樣被情報部門首腦刺殺嗎?朴正熙企圖成為比古代的韓國國王還要專權的「終身總統」,雖然他推行自由經濟政策帶來韓國經濟的騰飛,卻因為對反對派和民主運動的殘酷鎮壓,使得人民和統治階層中的很多實權派人物都與之離心離德。

本來是其政權忠心耿耿的捍衛者的情報部門,率先發難,朴正熙落得個死於非命的恐怖結局。這篇文章的作者是否在在使用曲筆告訴讀者:昨天朴正熙的下場,就是明天習近平的終局?
 

韓國第5至9屆總統朴正熙,亦為韓國第18任總統朴槿惠之父。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民主選舉是政治分贓嗎?
 
這篇文章在結尾處公然批評「西方國家所謂的選舉制、政黨定期輪換,實質是一種政治分贓」,進而不點名的嘲諷美國現任總統川普「對內無暇顧及國家發展長期規畫,對外「今日退群,明天毀約」,嚴重敗壞國家聲譽、擾亂國際秩序」。
 
文章作者認為民主選舉是「坐地分贓」,那麽一黨專制自然就是為「人民服務」了。此一見解,宛如坐井觀天的井底之蛙,一輩子都沒有跳出過深井,自然得出井底的世界比「小小的天空」更美麗的結論。
 
川普當選總統後,一改奧巴馬時代軟弱無力的對外政策,一切以美國價值和美國利益優先,像雷根總統那樣讓美國重振雄風。美國的經濟增長態勢喜人,國防軍事獲得更多資源,美國的國家聲譽也得以恢復。
 
就連左派的《紐約時報》也不得不承認川普傲人的政績以及一路升高的支持率。美國民眾對民選領導人和政府的實際感受,跟中共御用文人的隔洋遠眺如同冰火兩重天。
 
擾亂國際秩序的,不是美國,而是中國。戰後的國際秩序是美國締造和主導的,美國豈會自己破壞自己的成果?正是中國在過去的三十年裡,包藏禍心地加入聯合國、世貿組織等美國創設的國際機構,卻又苦心積慮地企圖顛覆之。
 
中共在南海無度擴張,對台灣武力恐嚇,在香港鎮壓本土運動,以及用「一帶一路」將「中國式病毒」散播全球,已成為讓民主國家側目的「害群之馬」。
 

中國遼寧號航空母艦通過台灣海峽進入南海。圖片來源:CCTV報導截圖
 
根據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發布的報告,以中國為首的獨裁政權正在使用「銳實力」影響其他國家的自由和社會,獨裁政權想要控制資訊並傷害民主,西方國家不可等閑視之。
 
僅以台灣而論,台灣的民主化成就讓中國尷尬且羞辱。台灣前總統李登輝向中國喊話說:「台灣不會是你的敵人,現在不是,以後也不是。你最大的敵人,是『真民主 』、『真自由』。台灣正是真民主,真自由的代名詞而已。」
 
而台灣現任總統蔡英文在「台灣民主基金會」成立十五週年的慶典上引用「自由的代價是恆久的警惕」之諺語,並指出:「現在尤其是如此,只有大家一起採取行動,才能確保民主能繼續形塑未來的世界,歷史的進程不總是確保民主的前進,不過在台灣,走回頭路不是一個選擇。」中共如何接招呢?
 
逆時代潮流的恰恰是中國。今天,中共的御用文人不再使用江澤民、胡錦濤時代的敘事策略:民主是個好東西,但中國民眾素質尚待提升,民主只好緩行;反之,為了迎合習近平粗魯蠻橫的個性,他們也開始赤裸裸地否定民主,並宣佈中國「永遠不搞西方的那一套」,因為那一套「不是好東西」。
 
可是,執政之前的中國共產黨,在上個世紀四十年代中期卻在黨報上譴責國民黨「一黨獨裁,遍地是災」,並熱情歌頌美國的民主制度。1945年8月日本戰敗投降,中共黨魁毛澤東8月底即赴重慶和蔣介石談判戰後和平和建國問題。路透社記者甘貝爾向毛提出問題:中共對「自由民主的中國」的概念及界說為何?
 
毛回答說:「自由民主的中國」將是這樣的一個國家,它的各級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無記名的選舉所產生,並向選舉它的人民負責。它將實現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則與羅斯福的四大自由(「言論和表達的自由」、「信仰上帝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它將保證國家的獨立、團結、統一及與各民主強國的合作。(中央文獻研究室編:《毛澤東文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第27、28頁)
  
對照毛澤東及當時聲稱中共要「以美為師」的《新華日報》言論,崔承浩及其幕後老闆習近平能不臉紅心跳嗎?他們恐怕連這點自知之明都沒有。
 
他們宛如笑話中的主人公:一位女士,看新聞說有個人在高速上逆向行駛,便電話給回家路上的老公,告訴他這個新聞。結果,老公說:「今天什麼日子?所有人都在逆向行駛。」原來,這位先生正是高速路上逆向行駛的那個人,只不過,他自己並未察覺。
 
 
*延伸閱讀:

【評論】反共是常識,反統是決斷--盧斯達《我迷失在這場殖民遊戲》

【評論】「北大三君子」假新聞背後中國民間的懦夫心態

【評論】小學文化程度的習近平能拯救中國晶片業嗎?

 


 
封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作者

余杰

 異議作家,現為無國籍人士,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

我要留言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