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從習近平讀莎士比亞,看中國的造神運動

余杰專欄
2018-07-13 | 紀實文學《梁家河》,描述習近平在梁家河的知青生活

中國官媒報導,為慶祝建黨97周年,官媒播出平臺推出12集大型廣播紀實文學《梁家河》。這部作品是在同名紀實文學和有關紀錄片基礎上改編製作的,講述習近平在梁家河的知青生活,以及那裡幾十年發生的變化。

該片每集25分鐘,新媒體版也將陸續播發。與此同時,5種少數民族語言版和40多個外語版也在籌畫中。

「梁家河的故事」不僅成了報告文學、紀錄片、廣播劇,而且也成為學者們申請國家級學術基金的研究課題——習近平在梁家河的經歷,被陝西省社科聯合會以「梁家河大學問」為主題進行研究,即將出版洋洋灑灑的專題報告。

 


習近平(前排中)上大學前與梁家河村民合影。

隨著習近平自我造神運動的愈演愈烈,梁家河這個小地方,短短數年間變得比井岡山、韶山沖、西柏坡等傳統的「紅色尋根之地」更光芒四射,儼然成了最新一處「革命聖地」。這個只有1000多人的小村莊剛剛在上海設立了聯絡處,出產的農副產品也作為「精準扶貧」的項目進入了上海的超市。同時,它還成了微博上的敏感詞,不少關於它的新聞都禁止評論。

香港大學新聞和傳媒中心中國媒體項目共同主任戴維• 班德斯基(David Bandurski)教授評論說,就「梁家河」這個案例,外界可進一步看到,「對習近平的膜拜氣氛如何在深刻影響中國的文宣與學術研究」。至少在文宣、教育和意識形態等領域,中國已經在重蹈「微觀文革」之覆轍。

習近平曾經說過:「我人生第一步所學到的都是在梁家河。不要小看梁家河,這是有大學問的地方。」在梁家河的那段賤民生活,讓習近平在走向暴君的路上昂首挺胸。是的,那裡確實有「大學問」,習近平曾經信誓旦旦地告訴英國女王,他在梁家河當知青的時候,早就熟讀了莎士比亞的劇作。

 
「習近平 莎士比亞」的圖片搜尋結果
習近平在英國演講時,說道他在梁家河時苦尋莎士比亞作品。

而梁家河的居民個個都食不果腹、衣不蔽體、家徒四壁,哪裡可能藏有莎士比亞的譯本呢?習近平必定是在一家秘密圖書館中找到包括莎士比亞著作在內的那些「封建主義、資本主義和修正主義」的「毒草」的。那一定是世界上最大的圖書館,比美國的國會圖書館和哈佛大學圖書館藏書還多。否則,習近平怎麽可能「讀書破萬卷、出國報書單」呢?

習近平的「小地方」與「大學問」的對比,倒是讓我想起了另外一本有趣的書——伊朗女作家阿颯兒•納菲西的《在德黑蘭讀羅莉塔》。該書的背景是伊朗原教旨主義革命的初期,何梅尼剛掌權,街頭抗議遊行不斷,而大學校園裡,宗教狂熱的學生為掌控課程內容,將唱反調的教授趕出校園。無法面對革命的激進與對女性的壓迫,作者離開校園後,邀請過去教過的七位女學生,到家裡開秘密的晨間讀書會,在長達兩年的時間,閱讀討論伊朗當局明令禁止閱讀的西方名著。

 
「Reading Lolita in Tehran」的圖片搜尋結果
伊朗女作家阿颯兒•納菲西的《在德黑蘭讀羅莉塔》,內容描述在政治封閉的德黑藍,師生閱讀名著、尋求心靈自由。

德黑蘭讀書會的場景宛如一場冒險遊戲:每個星期四早晨,八位女性褪去黑色罩袍,開起秘密讀書會。窗外的德黑蘭,政治氣氛肅殺;房間裡,私密的想像空間緩緩開展。師生藉由閱讀、討論被伊斯蘭政權視為禁書的西方文學經典,尋求心靈的自由和自我價值的確立。她們閱讀的書包括:納伯科夫的《羅莉塔》、費茲傑羅的《大亨小傳》、詹姆士的《黛西•米勒》、珍•奧斯汀的《傲慢與偏見》等。有如《一千○一夜》裡,雪赫拉莎德利用「故事中的故事」,令蘇丹王聽得入迷而忘了殺人。

多年以後,離開伊朗的阿颯兒•納菲西深情地回憶說:「今天我之所以會寫納伯科夫,是為了慶祝我們即使在德黑蘭的逆境中,依然讀了納伯科夫。我選擇他小說中我最後教授、也藏有許多回憶的一部。我想寫的是《羅莉塔》,但此時我必須重提德黑蘭的往事,才能寫出有關這小說的一切。這才是德黑蘭的《羅莉塔》,不僅《羅莉塔》給德黑蘭換上一種不同的色調,德黑蘭也讓我們重新定義納伯科夫的小說,將它轉化為我們的《羅莉塔》。」

假如習近平在梁家河讀的是《羅莉塔》呢?或者讀的是《古拉格群島》、《動物農莊》、《美麗新世界》呢?那麽,他會不會變成一個不一樣的人,一個熱愛自由的人,一個懂得寬容的人,一個浪漫且富有同情心的人?

 
File:Mural Canvi, Animal Farm.JPG
《動物農莊》是經典的政治諷刺小說。圖片取自Joanbanjo

我當然不會如此樂觀,在殘酷的現實面前,書籍的力量是有限的,中國是一個「成王敗寇」、「屁股決定腦袋」的鱷魚潭,比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伊朗更加幽暗。中共獨裁制度本身就是一台絞肉機,如果還存有尚未泯滅的人性,習近平根本不可能攀登上中國權力的最高峰。我已經看到太多曾經的同行者的轉身離去了——包括當年在大學宿舍裡「睡在我上鋪的兄弟」,如今都成了鐵面無情、謊話連篇的官僚。

習近平的書單中當然不會包括「少兒不宜」的《羅莉塔》,習近平的書單中的書籍,都是經過其文膽反復斟酌、中宣部仔細審查的健康的勵志作品。他是否真的讀過並不重要,顯示他有「大學問」才重要。

*延伸閱讀:
【評論】習近平能跟康熙皇帝相提並論嗎?
【評論】小學文化程度的習近平能拯救中國晶片業嗎?
【評論】升官的終南捷徑竟是為「習太祖」修墓?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新華網

作者

余杰

異議作家,現為無國籍人士,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