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到中國淘金的台大代理校長和台生們

余杰專欄
2018-08-15 | 台大代理校長郭大維傳出預計九月赴中國擔任大學校長。

據台灣媒體報道,台大代理校長郭大維因「拔管案」長期夾在教育部與台大師生的政治角力間,心力交瘁,鐵了心就此退出台大。「若請假不成,將不惜請辭」,預計九月赴中國擔任大學校長。

據瞭解,有意找郭大維擔任校長的包括復旦大學、浙江大學以及南京大學,其中以復旦大學可能性最大。若郭大維出任復旦大學校長,將是近年來第一個擔任中國一流名校校長的台灣人。此個案不是說明中國招攬人才更具全球視野、更尊重和重視人才,而是說明中國對台灣尤其是台灣知識界的統戰和收買更加細緻和綿密。

 

File:2018年國立臺灣大學校長遴選事件-反對教育部干預大學自治方-黃絲帶聲援.jpg
在拔管案後,台大代理校長郭大維傳出將在九月赴中擔任大學校長。圖片取自Tsuna Lu

在中國國內並非找不出一個學術和行政水準超過郭氏的人來當復旦大學的校長,在台灣之外的其他地方如歐美各國,即便限定以華裔為標凖,也未嘗找不出更有國際知名度、學術實力乃至管理專長的人來當復旦大學的校長。中共當局偏偏要給郭氏留一個看似顯赫的位置,無非是沿用當年的「林毅夫模式」和如今的「盧麗安模式」——只要是從台灣投誠過來的聰明人,連世界銀行副行長的高位,中共都可以幫助拱上去,何況中國國內完全在其掌控之下的大學校長職務呢?盧麗安甚至成為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中第一位中共十九大的黨代表,脫台者真是後繼有人。毫無疑問,只要有相當利用價值,只要對共產黨表忠心,就可以予取予求。共產黨還能由此獲得千金市馬、求賢若渴的連鎖效應。

差不多與此同時,香港媒體報道,北京大學兩名台灣籍博士研究生王裕慶與張立齊,日前證實因認同中共理念欲加入中共,經多年積極「靠攏」,已獲北大的黨組織安排黨課學習。兩人以中共黨員要求來規範自己,甚至一直堅持佩戴中共黨徽。

現年四十歲的王裕慶及三十二歲的張立齊,均為北大國際關係學院的博士研究生,兩人都曾多次向北大國際關係學院黨支部提交過多份思想匯報和入黨申請書。張立齊稱,自己在中學時曾接觸馬列主義相關書籍,這也使其最終從本科的工科轉向研究生的文科專業,並報考金門大學陸研所。再於2013年赴京入讀北大國際關係學院,促使其進一步接觸和瞭解中共。

 

在北大就讀的台生王裕慶多次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圖片取自中國台灣網。

不過,有中共資深黨員表示,在過去一段長時間,中共對於非內地戶籍的人士,審核相當慎重嚴格,由於兩名台生並沒領取中國身分證,因此獲准入黨的可能性並不高。

對此,兩人表示,把中共和馬列主義作為畢生的信仰,是否獲得中共黨員正式身分,不會有任何區別對待。兩人又指出,作為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已對民進黨及國民黨均充滿了失望,「希望以自己的經歷告訴台灣同胞,實際上決定台灣的未來不應只有藍色和綠色,還有紅色可選」。

吸引知名學者到中國當大學校長,宣揚台生願意加入共產黨,乃至提出讓「紅色」成為台灣未來的選項,可見中共在對台灣使用武力威脅的同時,對台灣內部的分化瓦解正在步步為營、層層推進。聲言捍衛台灣民主自由制度的蔡英文政府,以及所有認同民主自由價值的台灣民眾,不可對中共的狼子野心掉以輕心。民主自由的制度和價值被獨裁暴政顛覆,不是史無前例,而是有跡可循——希特勒和納粹顛覆了威瑪共和國,塔利班這個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恐怖組織也顛覆了阿富汗政府。與強橫的大中國為鄰,是小而美的台灣無法躲避的國安危局,是像好心的東郭先生那樣被狼吃掉,還是像大衛一樣挺身挑戰巨無霸的歌利亞,台灣必須作出決斷。

郭大維大約是不滿足於「代理台大校長」這一名不正言不順的職位,才決定要到中國的復旦大學去大展宏圖。復旦大學的規模、經費以及世界排名,都領先於台大這所台灣的第一學府。但是,難道郭大維對今日中國大學早已淪為監獄的現狀一無所知嗎?中國的大學與中國的政府一樣,都實行「黨委書記負責制」,校長只是對外交往時擺出來的、好看的花瓶,對大學的大小事務都沒有決策權。共產黨的黨委書記才是大學的實際統治者,而黨委書記往往都是由不學無術的黨棍擔任——每個大學的黨委書記,都是縮小版的、蠻橫粗暴的習近平。郭大維不能忍受「拔管案」的折磨,難道就能忍受高高在上、頤指氣使的黨委書記嗎?

 
File:Fudan-building4.jpg
中國大學的「黨委書記負責制」,使校長一直僅剩名份、沒有決策自由。圖片取自於

而兩名台生鍥而不捨地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顯然不是出自當初陳映真時代追求真理的左派理想主義。他們就讀的北大國際關係學院,是專門培養官僚和特務的地方。他們當初選擇學這個專業,顯然不是希望學成之後回到台灣、為台灣服務和打拼,而是鐵定了要留在中國,像林毅夫那樣「學得屠龍術,賣與帝王家」。他們中年長的那一位,已經四十歲了卻還在讀博士,必然是在台灣就業不順,而就業不順很可能是因為能力不足,因此只剩下到對岸當「老童生」這一條路了。

那麽,拿到博士學位之後,作為台灣人,有沒有可能進入中共體制之中,成為「高等華人」和「統治階級」中的一員呢?顯然,「投名狀」就是加入中國共產黨,或者至少強烈地表達加入共產黨的意願,並將其炒作成一個新聞事件,以此成為「紅色台灣人」的「代表」,先在中國歷練,未來甚至不排除受差遣回台灣參選——暮氣沉沉的國民黨扶不起來的,共產黨已著眼於培養一、二十年後的新秀了。

無論是郭代理校長還是王、張兩名博士候選人,他們對中國的學術自由、言論自由毫無興趣,他們也不關心寫在共產黨黨章中的馬列主義、共產主義信條與中國現實之間的深刻斷裂——他們當然知道北京驅趕數十萬「低端人口」的事實,更知道如何避免讓自己淪為「低端人口」。

作為到中國的淘金者,他們只關注中國「大國崛起」的肥皂泡,而背後的黑暗和野蠻,他們假裝看不到。日前,廈門大學嘉庚學院主講國際貿易和世界經濟學的71歲的尤盛東教授,被校方以言論「偏激」為由解聘。據尤盛東教授披露,他是因為在課堂上說了一些批評時政的話而被學生舉報了。他還表示,自己一輩子說真話,到老了也絕不說假話。此事引發反彈,數以百計的學生上網連署支持尤盛東,要求廈大校方收回解聘的決定。一名學生表示,尤盛東是「令人尊敬的學者,因為學生的惡劣誣陷不得不離職。這是學校的一個大損失」。

學生的聯署抗議當然不會有任何效果,每個簽名的學生都會受到壓力與懲罰,最後「沉默是金」。跟中國的所有大學一樣,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廈門大學便公開發文禁止教職員工發表被認為違反中國憲法或中共政策及「社會主義價值觀」的言論。中共喉舌《環球時報》力挺廈門大學的「執法」,譴責尤盛東「言論不當」、必須為之付出相應代價。《環球時報》援引中國教育部長陳寶生的話說,教育系統是中共「黨的意識形態」前沿陣地,一切「妄議中央」的教師都應當被趕下講臺、清除出大學。

郭代理校長及王、張兩名台生,大概不會犯尤盛東教授「妄議中央」的錯誤,中國對他們來說是遍地黃金的金山。他們是目標明確的淘金者,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又不能當飯吃。

「重賞之下,必有懦夫」,中共治下有不計其數的藏族叛徒、維族叛徒、蒙古族叛徒——此前,一群由藏族共產黨官員組成的代表團到加拿大國會暢談中共治下的藏人生活如何幸福快樂,西藏流亡政府的發言人譴責說,他們根本不能代表藏人。同樣,郭代理校長和王、張兩名台生,也不能代表多數台灣人。

*延伸閱讀
【評論】中國跟美國在同一條船上嗎?
【評論】已經稱帝的習近平會「緩稱王」嗎?
【評論】從「兵殺民」到「兵殺兵」  吳仁華《六四屠殺的內幕揭秘: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新聞截圖

作者

余杰

異議作家,現為無國籍人士,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

我要留言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