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川普敲響了伊朗獨裁政權的喪鐘

余杰專欄
2020-01-19 | 美國近日與伊朗衝突連連(影片畫面)

文/余杰
 
川普下令美軍用無人機發射導彈擊斃伊朗恐怖分子、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之後,美國左派媒體不改其一以貫之的反川普立場,發表了包括歐巴馬時代的國安顧問蘇珊·萊斯在內的多篇評論文章,攻擊川普的做法是引火自焚,反而讓伊朗朝野團結一致。


自我想像的神話崩塌 伊朗踩踏悲劇成政府死穴 
 
其中,言詞最尖銳的是二零零八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克魯曼(Paul Krugman)的評論文章《在伊朗,川普的恐嚇又一次失敗了》,他認為,蘇萊曼尼的遇刺改變了伊朗當局跟民眾離心離德的局勢,激起了一股愛國主義浪潮,極大地鼓舞了掌權者。「伊朗政權聲威大振,伊拉克轉向敵對,沒有人站出來支持我們。」換言之,他認為川普把一切都搞砸了,而對伊朗正確的做法是像歐巴馬那樣懷柔。
 
然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桂冠並不能保證克魯曼的觀察和評論的正確性。伊朗真的因為「英雄之死」而上下齊心嗎?這是克魯曼這樣的西方左派自我想像的神話。接下來幾天伊朗情勢的發展,與克魯曼的評論背道而馳,似乎給了克魯曼一記又一記響亮的耳光。
 
先是蘇萊曼尼在他家鄉克爾曼市(Kerman)下葬,由於當地政府缺乏應變措施,送葬的洶湧人潮發生踩踏悲劇。據伊朗官方消息,超過五十多人死,兩百多人受傷。這一事故讓伊朗政府利用蘇萊曼尼之死激發民族主義悲情的企圖落空,人們轉而質疑政府為何如此低效無能。此一時間如同沙皇政府晚期,末代沙皇尼古拉的加冕典禮上發生的民眾踐踏事故——獨裁政府弄巧成拙,沙皇迅速由民眾頂禮膜拜的偶像淪為仇恨的對象。

 


伊朗民主為蘇萊曼尼將軍送葬時發生踩踏事故。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軍方擊落客機 伊朗國民悼念抗議
 
禍不單行,伊朗革命衛隊又在驚慌失措中錯誤發射導彈,擊毀烏克蘭客機。伊朗當局先是百般抵賴,三天後在各種確鑿的證據面前,不得不承認這有自己的「失誤」造成的悲劇。在空難中的罹難者近半是伊朗人,其他主要是伊朗裔加拿大公民(約五十七人),其中有一部分是在加拿大的大學中任教的伊朗裔科學家——除了反映每年有成千上萬伊朗人離開祖國前往西方工作和學習外,也說明若干伊朗的菁英人才早已移居海外。
 
近年來多次遭到當局血腥鎮壓的學生和民眾的民主運動,藉此次空難事件再度興起。人們先是在社交媒體發洩怒火,一名推特用戶說:「你害怕打美國人,但打學生和普通人。在世界面前,你在一群獅子面前變得膽小如鼠,是個騙子。」
 
很快,成千上萬的學生和市民再次走上街頭。大批學生聚集在德黑蘭市中心的阿米爾·卡比爾大學外舉行燭光悼念活動,並高叫「獨裁者去死」、「辭職還不夠,需要審判!」等口號。抗議活動很快演變成反政府的示威,人們要求「最高領袖」哈米尼下臺。大批群眾齊喊;「哈米尼是殺人兇手,伊朗政權下臺。」這是近年來民眾抗議活動中最大膽的口號。更令人震驚的是,抗議者撕毀了「烈士」蘇萊曼尼的照片,一些人在德黑蘭市中心高呼:「蘇萊曼尼是個殺人犯,他的領袖是個叛徒!」甚至有人放火焚燒了街頭高高懸掛的哈米尼的巨幅肖像,也有人脫下鞋子狠狠地敲打肖像的臉頰——如同伊拉克海珊政權垮臺後,連伊拉克的孩子們也用鞋子敲打被推倒的海珊銅像的頭部。哈米尼的下場必然跟海珊近似,這位權力熏天的宗教領袖已然民心盡失。可見,伊朗民眾並未如克魯曼所設想的那樣,完全被伊朗政權洗腦,絲毫不敢反抗暴政。
 
在伊朗的社交媒體上還有一段傳播很廣的視頻:德黑蘭一所大學的許多學生刻意避免踩踏噴繪在地上的美國和以色列國旗。這兩面國旗被伊朗當局塗在地面上,以便沿著路線行走的人踐踏和侮辱——這兩個國家被伊朗政府認為這是最邪惡的敵人。然而,大學生們小心翼翼地從旁邊走過,這是對伊朗政府下流伎倆的蔑視。大學生們還高呼:「政府在撒謊,說我們的敵人是美國,而我們的敵人就在這裡。」伊朗學生比中國的五毛和憤青們聰明得多,他們知道獨裁政權是人民真正的敵人。這些抗議活動打破了伊朗當局精心打造的形象——試圖向全世界展示一個因蘇萊曼尼被殺而悲憤統一的國家。

 

伊朗革命衛隊誤射導彈擊毀烏克蘭客機。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媒體覺醒 政府布置的真相不保
 
短短幾天內,至少兩名伊朗國營伊斯蘭共和國廣播電視台(IRIB)主播公開請辭,另有一位前主播為過去替伊朗政府說了十三年的謊而道歉。IRIB現任主播劄哈拉·卡泰咪(Zahra Khatami)十一日在Instagram上說:「感謝大家接受我到今日。我將永遠不會回來。請原諒我。」另一位主播莎巴·瑞德(Saba Rad)也發文表示,「感謝大家在我職業生涯中的支持。在廣播和電視業待了二十一年後,我決定無法繼續在媒體圈工作。我不行」。IRIB前主播潔拉裡·賈巴里(Gelare Jabbari)也在IG上致歉並說:「我很難相信我們的人民已被殺害。原諒我這麼晚才知道。請諒解我說了十三年的謊。」
 
位在德黑蘭的伊朗記者協會發聲明指出,伊朗正目睹一場「公眾信任的葬禮」,政府行為正損害伊朗官媒原本就搖搖欲墜的聲譽。伊朗國營電視台的評論員納德里(Ghanbar Naderi)在BBC廣播節目中坦然地說,「人民幾乎不相信政府,人民希望有更多自由。政府有關擊落飛機的謊言已經失去公眾信任,伊朗革命衛隊很清楚這點」。伊朗新聞界似乎不願繼續充當謊言製造者活傳播者,他們要說真話了。在一九八九年中國天安門民主運動的高潮時期,曾經有過類似的、曇花一現的「新聞界覺醒」的時刻。
 
而伊朗唯一在奧運奪牌的女運動員阿里薩德(Kimia Alizadeh),更在十一日宣佈已永久離開伊朗,「因為這個國家的政權相當虛偽」。
 
現年二十一歲的阿里薩德,曾在二零一六年裡約奧運獲得跆拳銅牌。阿里薩德十一日出面表示,她已移民到尼德蘭,正在當地接受訓練準備參加二零二零年東京奧運,但她不會代表伊朗參賽。她指出,伊朗的政治體制充滿虛偽、謊言、不公正、阿諛奉承,政權會利用運動員以取得政治目的,但她只想要過上安全、幸福、健康、可以練習跆拳道的生活。
    
阿里薩德說,她是伊朗數百萬被壓迫婦女的其中一人,她必須被迫穿上伊斯蘭面紗,「他們告訴我該說什麼,然後我複述出來」,阿里薩德痛心地指出,「我們對他們而言都不重要」。

 

基米雅·阿里薩德(Kimia Alizadeh)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當各界人士都挺身而出說出真相,伊朗政府精心打造的謊言大廈就搖搖欲墜了。可以說,正是川普決斷的行動,敲響了對內恐怖統治、對外輸出恐怖主義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政權的喪鐘。
 
川普在推特上以英文和波斯文發表多份聲明,支持伊朗人民的反抗,並且呼籲伊朗政府允許人權團體觀察抗議情況。川普寫道:「致勇敢、長期遭受苦難的伊朗人民:自我擔任總統以來,就一直與你們併肩站在一起,我的政府將繼續這麼做。我們會密切關注你們的抗議,你們的勇氣鼓舞了我們。」、「伊朗政府必須允許,人權組織在實地監測並報告伊朗人民正在進行的抗議活動的事實。不能再發生對和平示威者的大屠殺事件,也不能關閉互聯網,全球都在盯著。」川普還警告伊朗統治者說:「致伊朗領導人:不要殺死你的抗議者。成千上萬的人已經被你殺死或監禁,世界正在看。更重要的是,美國正在看。重新開放互聯網,讓記者可以自由上網!停止謀殺偉大的伊朗人民!」
    
倒行逆施半個世紀的伊朗政府,其崩解已經步入倒計時。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川普宛如《皇帝的新裝》中說出真相的孩子:美國需要經貿正義

【評論】美國另起爐灶,普林斯頓版本的「新聯合國」隱然可見
【新書】香港革命與獨立呼聲 --為余杰《香港獨立》撰序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作者

余杰

蜀國人,蒙古族,基督徒,美國籍。  一九七三年生於成都,一九九二年入北京大學中國文學系,一九九八年出版處女作《火與冰》,暢銷百萬本,其文字和思想影響了中國一代年輕人。  二零一二年赴美,拋棄如同「動物農莊」般野蠻殘酷的中國,誓言「今生不做中國人」,並致力於在思想觀念上顛覆中國共產黨的唯物主義意識形態、解構大一統的中華帝國傳統,進而在華語文化圈推廣英美清教徒精神與保守主義價值,也就是其獨樹一幟的「右獨」理念。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