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翁山蘇姬為什麼與習近平翩翩起舞?

余杰專欄
2020-02-10 | 翁山蘇姬與習近平會面(資料照)

文/余杰

中國官方的新華社說,二〇二〇年一月十七日十八日習近平對緬甸進行「歷史性」的國事訪問,意義非同尋常。這是習近平二〇二〇年的首次出訪,也是十九年以來中國最高領導人的首次訪問緬甸,具有中國外交上的深意。


糞坑先生成國際笑話 緬甸與中國結命運共同體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訪問期間卻因為臉書的翻譯出錯而發生令人尷尬的事件。緬甸國務資政兼外長翁山蘇姬的官方臉書帳戶出現緬甸語自動英譯時的嚴重不雅錯誤,習近平被多次稱為「糞坑先生(Mr Shithole),緬甸當地的《伊洛瓦底》新聞網站的頭條也出現「招待糞坑主席的晚宴(Dinner honors president shithole)」。臉書為此致歉。實際上,這是習近平訪問期間唯一的一句真話,「糞坑先生」的冠名,他名副其實。
 


臉書將習近平譯為「糞坑先生」。圖片來源:資料照
    
習近平與翁山蘇姬舉行正式會談時表示,路遙知馬力,患難見真情。中國是值得緬方信任的好朋友。當前中緬都已進入國家發展的新階段,雙邊關係面臨新的發展契機;此次決定共同構建「中緬命運共同體」,開啟雙邊關係的新時代。
    
翁山蘇姬表示,「中國的支持不是出於私利,而是為了捍衛公平正義,對於像緬甸這樣的小國格外彌足珍貴」,「希望中國能夠更多同緬甸等發展中國家分享治國理政經驗」。緬甸方面也宣布與中國建立「命運共同體」——此前中國周邊國家中明確決定要和中國構建立「共同體」的只有老撾。這是緬甸打算與中國全面對接國家發展路線,是緬甸對中國的全面認可。
    
翁山蘇姬又暗批美國,稱「有的國家以人權、民族、宗教問題為藉口粗暴干涉別國內政,但緬甸決不接受這種施壓和干涉」。反之,她「希望中方繼續在國際場合為緬甸等中小國家主持公道」。


民主女神掌權後變臉 緬甸毀滅照單全收
    
習近平笑逐顏開地表示,中緬不僅互信互幫互助,樹立了國家間交往典範,也為推動建立新型國際關係作出歷史性貢獻。習近平指出,中方一貫堅持尊重各國人民自主選擇適合國情的發展道路,堅持不幹涉別國內政。中方將繼續在國際上為緬方仗義執言,支持緬方維護國家尊嚴和正當權益。
    
翁山蘇姬難道忘記了:不正是美國積極「干涉緬甸內政」,才讓她重獲自由,才讓緬甸軍政權開啟政治改革?尤其是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對翁山蘇姬的命運關懷備至,多次派遣特使到緬甸與之會面。彼時緬甸軍政府釋放被軟禁多年的翁山蘇姬、緬甸文職政府由選舉產生、翁山蘇姬最終掌權,無不得到美國鼎力支持。二〇一四年緬甸大選之前,歐巴馬訪問仰光,與昂山素姬行親吻禮的一幕,可見她和美國的親密程度。
    
然而,「人一闊,臉就變」,「民主女神」掌權之後,不僅默許軍政權對羅興亞人的種族屠殺,而且迅速向北京拋出媚眼。此前,翁山蘇姬受寵若驚地到北京出席「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在大會上發言表示,中國是緬甸的一個榜樣,證明了有決心、有了努力與勤奮最後能夠得到什麼,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在勤奮這點上超越中國。

 

圖為翁山蘇姬。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習近平當然願意聽到此種諂媚之語,兩人以相見歡的姿態出現在全球媒體面前。中國承諾給緬甸更多投資。中國在緬甸修築水電站,對緬甸的生態環境造成毀滅性破壞,緬甸民眾早已怒火中燒,偏偏翁山蘇姬照單全收。


太過仁慈的緬甸 成為中國藩屬的緬甸自取滅亡?
    
翁山蘇姬故意回避的一個真相是:與中共極權政府相比,緬甸軍政權太過仁慈了,過去她只是被軟禁在湖畔別墅中,有專門的廚師和僕人照顧生活。緬甸軍政權的軍頭們那時還沒有以中國為榜樣,否則她的下場就會跟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一樣——在監獄中「被肝癌死」。生龍活虎的劉曉波,坐牢十年就患上肝癌死去,骨灰被沉入大海,無法查證是否為中共下毒害死。但至少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若不是在獄中長期食用腐敗食物,劉曉波又怎麽可能患上肝癌呢?被中共關押的台灣人李明哲,也被迫食用各種腐敗食物。中國人分享這種治理經驗,翁山蘇姬會用到因為批評她和她的政府而被關押的記者身上嗎?
    
還有跟翁山蘇姬同樣信奉佛教的數百萬藏人,正面臨文化滅絕、種族滅絕。難道翁山蘇姬一無所知嗎?翁山蘇姬曾與達賴喇嘛共同出席國際人權論壇,他們是否惺惺相惜呢?緬甸羅興亞人的人道災難爆發以來,不少國際媒體質疑翁山蘇姬為何一直發聲,許多國際人權組織為此取消了昔日授予她的榮譽和獎項。達賴喇嘛曾呼籲翁山蘇姬站出來說話,並批評緬甸極端主義佛教徒説:「現在的人道標準出了問題,這反映了對他人缺乏關愛之心,不理他人死活。」這句話說的不正是變臉的翁山蘇姬嗎?對此,翁山蘇姬置若罔聞。
    
如翁山蘇姬所説,中國人確實很勤奮,中國人追求財富的野心超過世界上任何民族。然而,中國人安於「自願為奴」的命運,如法國思想家波埃西所説,自由是多麽偉大與美妙的財富,但人們卻沒有勇氣去追求,「自由一旦失去,一切災難接踵而至;沒有自由,一切其他財富也會因奴役而變質」。中國人迫切需要的品質,不是做牛做馬的勤勞,而是追求自由的勇氣。
    
親北京的大外宣媒體「香港〇一」如此評論翁山蘇姬的轉向:「西方誤判的是,民主和選舉並非一切問題的解藥,就像翁山蘇姬對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所說『我比你更了解我的國家』。昔日『民主女神』對美國的批評,給了西方莫大的諷刺。」此一評論言不及義,翁山蘇姬跟習近平翩翩起舞,不是西方的失敗,而是翁山蘇姬自願帶領緬甸成為「中國藩屬國」,這是自取滅亡。翁山蘇姬投靠習近平,是為了抗拒西方對緬甸人權問題的批評,是為了從中國得到更多投資。但是,自古以來,跟中國走得太近乃至成為中國的「命運共同體」的國家,從來都沒有好下場。成為中國附屬國的緬甸,人民的境遇會比遭到中國「劣質殖民」的西藏人、維吾爾人、蒙古人、香港人更好嗎?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武漢肺炎測試出習近平政權的無能與高效

【評論】川普敲響了伊朗獨裁政權的喪鐘
【評論】​川普宛如《皇帝的新裝》中說出真相的孩子:美國需要經貿正義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余杰

蜀國人,蒙古族,基督徒,美國籍。  一九七三年生於成都,一九九二年入北京大學中國文學系,一九九八年出版處女作《火與冰》,暢銷百萬本,其文字和思想影響了中國一代年輕人。  二零一二年赴美,拋棄如同「動物農莊」般野蠻殘酷的中國,誓言「今生不做中國人」,並致力於在思想觀念上顛覆中國共產黨的唯物主義意識形態、解構大一統的中華帝國傳統,進而在華語文化圈推廣英美清教徒精神與保守主義價值,也就是其獨樹一幟的「右獨」理念。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