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捍衛盜賊窩的,當然是盜賊

余杰專欄
2020-09-19 | 美國總統川普對微信及抖音下達禁令(資料照)

文/余杰

川普總統關於抖音和微信的禁令發佈之後,由五位華人律師發起「美國微信用戶聯合會」,發出《關於發起維護美國微信用戶權益行動的捐款倡議書》,宣稱要向法院起訴川普總統和商務部長羅斯。


發起訴訟阻止川普 禁用微信和抖音違憲?
    
「美國微信用戶聯合會」的發起人包括:紐約和新州執業律師曹英,加州和俄勒岡執業律師朱可亮、華盛頓和紐約執業律師倪非,加州、紐約和新澤西執業律師袁鋼以及紐約執業律師吳聖洋等人。他們計畫以此為平台結集力量和資源,以訴訟的方式讓法庭令在審理期間暫停執行總統行政令,並爭取在總統令生效之前獲得法院的臨時禁止令。第一階段訴訟和第二階段訴訟的籌款目標分別為十萬美金。
    
與此同時,一個名為「全美華人大會」的組織在美國很多中文媒體上發表了一封給川普的公開信,請求撤銷停止使用微信和抖音的兩個行政命令。這封信聲稱,川普的行政命令「可能會違反憲法對所有美國人的保護,侵蝕美國的法治」、「這些命令將玷污美國在世界上的道德地位,當然也會對許多美國人,包括數百萬華裔美國人的生活產生不利的、截然不同的影響,因為這會削弱他們與世界各地其他人自由交流的能力」。這封信還警告說:「根據美國政府的命令禁止這些受歡迎的平台,我們正危險地向獨裁社會中我們如此厭惡並經常譴責的審查制度靠近。」——這一指責是自相矛盾的:公開信的起草者難道忘記了,他們所捍衛的微信和抖音正是令人厭惡的審查制度的代表,他們使用和熱愛微信和抖音,不正表明他們對這一審查制度的接受、認同和擁戴嗎?

 


圖為抖音示意圖。圖片來源:資料照
    
極左的《紐約時報》對這樣的新聞當然如獲至寶。《紐約時報》採訪了訴訟發起人之一的朱可亮。朱可亮說,微信是他與在湖南的八十五歲高齡母親唯一、易上手的溝通管道。川普的行政命令侵犯了他個人及上億微信用戶的權益。他說:「國家安全的觀點有一定的道理,微信本身存在很多問題。但不只微信,那怕美國的臉書、LINE等其他軟體也有它們的資料安全和壟斷問題。但是,每個美國人有權力自己決定要不要使用微信,我覺得川普總統沒有權力為我們做這個選擇。」


微信是大外宣工具 川普是防衛還是出擊
    
朱氏的說法漏洞百出,堪稱法盲律師。其一,微信並不是在美國的華人與中國國內親友溝通的唯一管道。微信還未出現的時候,你是如何與中國國內的親友聯繫的呢?即便中國不能使用美國的臉書、推特等諸多社交媒體(朱氏為何不譴責墻國的封鎖政策呢?),傳統電話總可以用吧?只是要支付少許國際電話費——如今國際電話費已相當便宜,如果你真的愛你的母親,什麼要吝嗇一點電話費而非用免費的微信不可呢?
    
其二,微信是共產黨洗腦、監控、搜集海內外用戶資料的工具,它與中國國家安全部有戰略合作協議,中國的法律規定互聯網企業必須將用戶資料呈報安全部門。美國的互聯網企業並不需要這樣做。此前,美國司法部長巴爾在演講中抱怨蘋果公司不願幫助FBI解鎖恐怖分子使用的一台蘋果手機,騰訊公司敢拒絕中國政府的命令嗎?騰訊不是民營企業,而是黨營企業,跟臉書、推特等民主國家的網絡公司的性質完全不同。
    
其三,朱先生認為自己是普通民眾,沒有反對共產黨的言行和訴求,不必擔心被中共監控,這個理由或許勉強成立。但是,他是美國公民,美國公民對保護美國的國家安全負有一定的義務和責任。種種跡象顯示,微信危害了美國的國家安全。比如,微信上可從事隱秘的轉賬等活動,逃避美國政府的金融監管;微信上販賣各種假貨,也充斥著專門幫助中國留學生製作假成績單的公司。美國公民就不能為一己之私利、一時之方便,而成為微信及其後台老闆中共的幫兇。

 

微信示意圖。圖片來源:資料照
    
其四,川普總統當然沒有權力命令美國公民在超市中購買什麼品牌的產品,也沒有權力決定美國公民在臉書或推特等美國的社交媒體之間做出選擇,但他絕對有權力查禁侵入美國的中國社交媒體。這兩個行政命令的法律依據是《國際緊急經濟授權法》和《國家緊急法案》。其行政命令並不違反賦予美國公民言論自由權利的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美國憲法保障美國公民在美國的言論自由。而微信如同中國的《人民日報》或當年蘇聯的《真理報》,美國政府禁止敵國的媒體在本國傳播,怎麼是傷害美國公民的言論自由呢?
    
其五,川普政府並非主動出擊,而是採取一種自我保護的防禦性措施。此前,中國早就禁止了臉書、推特等美國社交媒體,作為美國公民,朱律師等人為何從來不曾抗議呢?一位匿名的美國政府官員告訴《美國之音》:「世界上的互聯網已經被中國分成兩部分,一個是自由的,另一個是被控制的;中國有八億網民,他們都在防火城之內。這兩個互聯網是不對等的。中國政府以國家之力可以自由地運用自由世界的工具,來破壞自由互聯網的基石。」


愛中國的中國人 微信是盜賊的保護傘
    
由此可見,捍衛微信的人,不是愛美國的美國人,而是愛中國的中國人。這群人呼籲華人捐款打官司的倡議遭到很多華裔民眾的冷嘲熱諷。有一位網友留言說:「幾個月前,就是你們這些傢伙號召將美國的口罩和防護用品買光,運到中國去幫助中國抗疫,造成美國疫情嚴重時,美國的醫生缺少基本的防護設備。你們今天又來做同樣的事情,你們還能繼續騙人嗎?一分錢也不會捐。」這群「美奸」的背景值得FBI好好調查,他們發起的捐款,表面上只接納美國境內捐款,但其中究竟有多少是中共的錢洗白之後再流入的呢?
    
微信是盜賊的保護傘。我從未使用過微信,到美國之前沒有,到美國之後更沒有。但微信卻沒有放過我,侵犯我的智慧產權從來不手軟。有微信公眾號通過竊取我的文章並改頭換面,獲得了不少「打賞」。我已經逃離中國多年並公開宣布「此生不做中國人」,卻仍然要遭受侵權,我怎能不痛恨微信呢?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譚德塞與世界衛生組織是殺人兇手
【評論】周庭在中國和日本遭遇冰火兩重天
【評論】書枱不屈膝,思想不受困--台北銅鑼灣書店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余杰

蜀國人,蒙古族,基督徒,美國籍。  一九七三年生於成都,一九九二年入北京大學中國文學系,一九九八年出版處女作《火與冰》,暢銷百萬本,其文字和思想影響了中國一代年輕人。  二零一二年赴美,拋棄如同「動物農莊」般野蠻殘酷的中國,誓言「今生不做中國人」,並致力於在思想觀念上顛覆中國共產黨的唯物主義意識形態、解構大一統的中華帝國傳統,進而在華語文化圈推廣英美清教徒精神與保守主義價值,也就是其獨樹一幟的「右獨」理念。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