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我怎樣幫兒子擺脫左派的洗腦教育?

余杰專欄
2020-11-02 | 示意圖(資料照)

文/余杰

美國總統大選前夕,兒子的學校(初中)也進行網上模擬投票,讓孩子們提前學習如何行使投票這個公民權利。老師說,在投票前夕向同學們提供一些背景材料,以便讓大家更多了解兩位總統候選人的政見,為了避免偏頗,專門挑選了一篇《華盛頓郵報》寫給中學生閱讀的、羅列雙方政見的文章。

兒子跟我一樣,從小就喜歡逆向思維,常常提出跟老師不同的意見。兒子在電腦上閱讀了那篇《華盛頓郵報》的文章之後,立即上網搜索《華盛頓郵報》的政治立場,發現在過去半個世紀以來,《華盛頓郵報》在每一次總統大選中都支持民主黨候選人,從來沒有支持過共和黨候選人。於是,兒子就反問老師說,《華盛頓郵報》是支持民主黨的,您提供的這篇文章並不是中立的立場。老師啞口無言。

我們居住在維吉尼亞一個深藍郡,我可以預料到真實投票和孩子們模擬投票的結果是怎樣的。但我告訴兒子說,不要管別人怎麼說,你一定堅持自己的理念,即便是少數派,也要堅持到底。盡信書,不如無書;全都相信老師,你就成了傻瓜。你要先盡可能多地搜集各種資料,再對這些資料做出對比和分析,最後再做出自己的判斷。

於是,就那篇老師提供的《華盛頓郵報》的文章,我跟兒子做了一場詳細的討論。我想,每一個家長都可以幫助孩子擺脫學校的左派洗腦教育。我看到在此次大選期間,若干在常春藤名校唸書的華人第二代,被左派洗腦教育培養成父母的「敵人」的情形,其中有不少孩子還是從小在教會長大的、受過洗的基督徒,但到了大學以後,他們很快就「以福音為恥」,徹底放棄了基督信仰,轉而擁抱左派意識形態。他們從孩童時代開始擁有的信仰,並未成為成為抵禦左派思想的中流砥柱。實際上,他們此前的信仰只是父母的信仰而已,而非他們本人真實的信仰,他們去教會只是被父母帶去、然後行禮如儀。另一方面,父母在信仰上也有嚴重缺陷——雖然不少作為第一代移民的父母一代處於本能和常識,選擇支持川普、支持共和黨,這種支持並非由一整套從基督信仰衍生出來的保守主義的觀念秩序所決定。所以,當子女由左派意識形態「全副武裝」之後,父母根本無法說服子女。經濟學家和政治哲學家米塞斯說過,人類一切的分歧都是觀念的分歧,只有觀念才能戰勝觀念。所以,第一代華人特別是華人基督徒,必須建構起基於清教徒傳統的保守主義政治哲學,並將此一觀念秩序傳承給下一代。

於是,我挑選出幾個議題來跟兒子逐一討論。 


畫餅充饑的免除大學學費承諾
    
《華盛頓郵報》的文章指出,近年來大學學費的猛漲讓很多學生及其家庭難以承受,很多大學生畢業之後多年都無法還清學貸。拜登提出,凡是家庭年收入在十二點五萬以下的學生均免除學費。而川普在這方面並未作出任何具體承諾。看到這樣的介紹,孩子們當然會認為拜登是苦民之所苦的好領導人。

 


《華盛頓郵報》相關文章指出美國大學學費猛漲。圖片來源:資料照

就我家的情形來說,我家的年收入在拜登提出的數字以下;就全美而言,幾乎八成美國家庭的年收入都在這個數字以下。看來大部分美國人都是該政策的受益者,我們因此就要投票給拜登嗎?

在兒子很小的時候,我就告訴他,天下從來沒有免費午餐,若有人說要給你免費午餐吃,在吃之前你一定要好好想想:要麼這份免費午餐中早就被下了蒙汗藥,要麼你吃了之後會收到一張天價賬單。我讓兒子從小就明白一個常識:除了上帝的恩典是白白賜給你的,其他你要得到的每一件東西,都必須靠勞動來獲取。所以,兒子一看拜登的這個似乎美不勝收的政見,並沒有照單全收、山呼萬歲,而是反問說:如果一戶人家收入是十二點五萬零一元呢?那麼,他們家就要繳納全額學費?這很不公平啊。看來,兒子比拜登更具生活常識,他知道政府的政策不能靠領導者在地下室中異想天開。左派最喜歡沉迷在烏托邦想像之中,如果說右派是用常識治國,那麼左派就是用想像來治國——後者只能帶來巨大的災難。

我接著向兒子解釋說:首先,這個全國一刀切的、免除學費的家庭收入數字毫無道理可言。美國各地的經濟發展水平相差很大:在紐約和加州硅谷,十二點五萬的收入只能算是窮人;但在中部和南部很多地方,這個收入是中產階級上層。其次,若是八成學生都免除學費,公立大學的一大項收入就沒有了,只能全部依靠政府資助,政府投入大學的預算要呈幾何數量增加。第三,拜登不是比爾·蓋茨那樣富可敵國的富豪,他當然不是拿出自己的錢來補貼學生,他所謂的免費,必然帶來巨大的財政窟窿,只能通過加稅來填補,而每次加稅,受害最深的都是中產階級。結果,學生免除的學費,政府又通過加稅從學生的家庭撈回去,甚至撈取更多,反過來,政府還要求學生對其感恩戴德,這就是「竊鉤者誅,竊國者侯」的道理。兒子聽到這裡,連連點頭稱是。
左派的教育改革是要毀掉下一代的國家認同
   
《華盛頓郵報》的文章說,拜登主張進行大幅教育改革,包括教授更多美國歷史的陰暗面,關於種族歧視、性別歧視的歷史,培養學生的批判性。而川普主張恢復美國歷史的偉大敘事,特別強調加強國父們建國歷史的教育。

我告訴兒子,表面上看,拜登似乎要學生「更全面」地認識美國歷史,其實背後隱藏著左派的邪惡用心:推行仇恨美國的教育,摧毀年輕一代的國家認同。我介紹兒子閱讀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四日《紐約郵報》專欄作家邁克·古德溫(Michael Goodwin)寫的一篇題為《二零二林年大選,支持川普的理由》的文章。該文章指出,左派策動的黑命貴運動,破壞哥倫布、喬治·華盛頓、亞伯拉罕·林肯以及黑人和白人廢奴主義先驅的雕塑,揭示了一種決心,即抹去美國的建國理想,用社會主義和身份政治取代個人自由。《紐約時報》錯誤百出的「一六一九計劃」,儘管遭到嚴肅的歷史學家的斥責,但仍被許多學校採用——它就是要顛覆美國是清教徒創建的偉大國家的鐵的事實。文章指出,拜登的公共生涯近五十年,與他的黨內激進派一致,堅持認為「系統性的種族主義」玷污了國家,尤其是執法部門。

我對兒子說,一個仇恨美國的政客居然投身美國總統大選,這是一件相當奇怪的事情。拜登的副手哈里斯在德州舉辦造勢集會時,現場連一面美國國旗都沒有,可見他們對美國國旗的厭惡和仇恨到了何種程度。比起美國來,他們似乎更熱愛中國,他們到中國可以向韓國瑜那樣「發大財」。

 

拜登副手
哈里斯在德州舉辦造勢集會。圖片來源:資料照

與之相反,川普是真誠的愛國者,他對美國的愛跟我們對美國的愛別無二致。十一月一日,川普總統在社交媒體上宣佈:「在未來四年中,我們將停止對我們的學生的激進灌輸,並恢復我們的學校的愛國教育。我們將教我們的孩子愛我們的國家,尊重我們的歷史,並永遠尊重我們偉大的美國國旗。」自從我們抵達美國之後,家門口永遠掛著一面美國國旗,這面國旗所代表的自由與秩序是我們所愛的。我告訴兒子,爸爸媽媽不是「生而為美國人」,而是「用腳投票」,移民到美國成為美國人,但是,我們卻比很多生而為美國人的美國人更加珍惜美國人的身份,這是我們僅次於基督徒的第二重要的身份。
拜登真的照顧少數族裔嗎?
    
《華盛頓郵報》的文章說,拜登承諾給予非裔美國人、拉丁裔美國人、亞裔美國人以及印第安原住民更多的照顧;川普則是白人至上主義者,常常發表歧視性言論。作為少數族裔,我們該相信拜登的承諾嗎?

我告訴兒子,拜登說他要關照少數族裔,這根本就是謊言——他做副總統的八年,美國的少數族裔的情形有何改善?我又說,我非常不喜歡「照顧」這個說法,少數族裔歧視並不需要更多的優惠政策,我們需要的是平等的競爭環境——這是美國的偉大之處,每一個新移民,無論其種族、性別及來自何方,他(她)都可以在這個國家通過努力奮鬥,實現其偉大或平凡的美國夢。我對兒子說,爸爸媽媽當初毅然離開中國,就是因為無法忍受中國的專制和不平等。如果美國變成中國那樣的充滿不平等的國家,我們來美國還有什麼意義呢?

拜登等民主黨激進派就是要將美國變成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乃至共產黨國家,如中國、古巴、委內瑞拉那樣。在教育領域,直接關係到亞裔孩子就學權的更變已經發生:由民主黨人控制的教育委員會決定,維吉尼亞最優秀的高中托馬斯·傑斐遜高中,從今年起改變通過兩輪考試招生的規則,改為抽籤,以此實現「族裔更加多元化」。因為此前考試招生的方式,成績優異的很多都是亞裔學生,使得該亞裔學生的比例在這所學校高達六成以上。但這是公平的考試,無論結果如何,參與者都應當接受。美國價值的核心,是規則的平等,而非結果的平等。然而,民主黨人不願接受結果的不平等,並未經過當地居民的公投,強行更改競爭規則,人為製造族群多元和諧之假相。由此,反而造成了對亞裔學生的逆向種族歧視。

那麼,川普真如文章所說,是種族主義者嗎?我讓兒子自己去查詢川普在該問題上的言行資料。川普在與拜登的最後一場辯論中說,他是最不種族歧視的人,在他的商業生涯中,錄用了很多少數族裔的僱員,其中有若干人出任公司高管。他對僱員唯才是用,而不在意他們的族裔身份。在他的總統任期內,被監禁的非裔美國人的人數下降到三十年來的最低水平。美國勞工部的數據顯示,在美國受疫情打擊之前,非裔美國人、拉丁裔美國人、亞裔美國人、女性、退伍軍人以及殘障人士的就業率都達到美國有記錄以來的最高點。一個領導人說他關心少數族裔和弱勢群體,不是給他們多少福利,而是為他們創造更多工作機會。
禁止開採石油就是重視環保嗎?
    
《華盛頓郵報》的文章說,拜登重視環保議題,致力於改變全球氣候變暖的趨勢,他將支持綠色能源,加強太陽能與風能,把頁岩油產業移除掉。拜登還計畫投入巨資,將大量建築改造成綠能建築。川普則支持傳統的石油產業,不相信全球變暖,輕視環保議題。這種對比之下,拜登何其高大全,川普則是為了賺錢不惜毀壞地球的壞人。

環保在當今世界是一個天然政治正確的議題,所以才會產生那個宛如文革中打死老師的女紅衛兵的瑞典環保少女那樣的怪胎。兒子上小學的時候,受課堂教育的影響,一度對地球變暖憂心忡忡,有一次課外活動還專門製作了如何防止氣候變暖的小論文,甚至特別製作點心出售,將掙到的幾十美元捐贈給綠色和平組織。後來,我教他上網搜索到綠色和平組織的諸多黑幕,包括跟中國的各種合作、幫助中國洗白全球第一污染大國的頭銜等等,兒子這才恍然大悟。

 

綠色和平組織是意圖。圖片來源:資料照

我將阿拉斯加州長對拜登的反駁找出來給兒子看:能源自足對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至關重要,而且美國在開採石油天然氣時採用了最高的環保標準。如果美國不開采自己的能源,改為購買其他國家的能源,首先不得不受制於人,乃至讓外交政策也受嚴重影響。其次,美國購買的俄羅斯、中東地區的能源,那些國家在開採時並不重視環保,這些能源還要耗費很大一部分能源來完成國際運輸。所以,就整個地球的全局觀點來看,購買別過能源造成的環境危害更大。

而所謂的「綠色新政」,是由持激進的共產主義和伊斯蘭主義觀點的新晉民主黨眾議員提出的,他們是民主黨內的極左派,卻成功綁架並改造了整個民主黨,讓民主黨的政策急劇左傾。原本是中間派的拜登,接納了桑德斯、華倫等人的左派觀念之後,也隨之左轉,開口閉口就是「綠色新政」那一套。後來,拜登發現異想天開的「綠色新政」將危害到數百萬美國人的生計,遂在最後一場辯論中改口說他並不支持「綠色新政」,他並不反對石油天然氣產業,他是新舊能源並重。誰知,川普立即打臉,揭露他的網站上有明確支持「綠色新政」的內容——連自己說過的話都完全不記得,這種人能當總統嗎?

反之,川普並非不重視環保議題,而是採取腳踏實地的方法來保護環境。在聯大的發言中,川普承諾致力保存「威嚴上帝的創造物和世界的自然美景」,並宣布美國將加入「植樹一兆棵」(One Trillion Trees)計畫。他還批評某些極端主義的環保人士的「地球滅亡論」,指出此刻不是悲觀的時刻,而是樂觀的時刻,恐懼和質疑不是好的思維過程,呼籲抵制「不時出現的末日預言家和他們的災厄預測」,直指這些人是「昨日愚蠢算命術士的繼承人」,這些「危言聳聽分子」曾預測世界將面臨人口爆炸危機、大糧荒和原油枯竭,目的是要掌握絕對權力,支配、改變和控制日常生活方方面面。川普強調,絕不讓「極端社會主義分子」摧毀經濟、破壞國家和剷除自由。


歐巴馬醫保讓所有人受益嗎?
    
《華盛頓郵報》的文章說,拜登承諾捍衛歐巴馬醫保,歐巴馬醫保讓數千萬原來沒有醫保的民眾終於獲得了政府提供的平價醫保。反之,川普則致力於推翻歐巴馬醫保,讓這些低收入的美國人重新陷入沒有錢看病的窘境。

真是如此嗎?我告訴兒子,我們家的真實情況可以作為一個例子來驗證歐巴馬醫保是否真有民主黨宣揚的那樣美好:我們二零一二年來到美國,那時歐巴馬的醫保已經大面積展開,對美國原有的醫保體制帶來巨大衝擊。短短數年間,我們家的醫保費用從一家三口每月四百元增加到每月一千元,而且我們購買的還是那種最便宜。我對兒子說,爸爸媽媽是自僱者,必須自己付費承受昂貴的醫保負擔,歐巴馬醫保沒有讓我們受益,而讓我們付出更多錢、得到的卻是越來越差的醫保,同時我們可以選擇的投保的公司卻越來越少。

歐巴馬醫保的致命問題是:它將本來應當由自由市場決定的保險業,改由政府控制,由此形成某種形式的壟斷,而政府強制全民必須購買醫療保險。在其看似天衣無縫的計畫中,卻處處漏洞百出:比如,保費的標準,只看收入,不看資產,我們身邊有一些新移民,他們將中國的財富轉移到美國,購買多棟房產,銀行也有大量存款,可謂坐擁金山銀山,偏偏就是「沒工作」,所以他們可以享受免費的歐巴馬醫保,從政府那裡得到大筆補助。他們一分錢都不花,享受到的醫保待遇甚至比我們花上千元的還要好。另外,還有一些特定人群根本不在意保費的猛漲,比如福利待遇良好的大公司僱員以及政府公務員。反之,像我們這樣辛勤工作的中產階級,卻不幸成為歐巴馬醫保政策的犧牲品。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為拜登站台
。圖片來源:資料照

兒子跟我一樣,相信市場,而不相信政府。凡是政府越俎代庖的事情,最後一定壞事。川普當然也相信自由市場經濟能達成最好的資源配置,所以他非常痛恨表面上看為了消滅社會不公卻造成更大的不公的歐巴馬醫保。但在其第一個任期,因爲共和黨內部出現叛徒(如麥凱恩等建制派),川普廢除歐巴馬醫保的努力,被國會攔阻而未能成功。但川普隨後採取了「切香腸」的策略,將歐巴馬醫保計畫中的若干關鍵條款加以廢除。

同時,川普用行政命令強迫大藥廠和中間商大幅降低藥價,有些重要藥品降價高達七成以上。那些大藥廠對川普恨之入骨,跟民主黨勾結起來,砸很多錢做廣告,在主流媒體和社交媒體上攻擊川普。但收益的病人和民眾根本不相信那些廣告。川普又通過行政命令,要求醫院必須明碼標價,將醫療費用清楚告訴病人,結束了醫院長期對病人的任意宰割。川普還簽署了保障病人嘗試新藥的權利的法案,比如癌末病患可自願參加新藥治療,以前藥廠不喜歡給重病患者試藥,怕記錄不好看。川普則認為,人都要死了,有權試一試新藥的效果。該法案卡了幾十年,在川普任內才得以順利通過。與華而不實的歐巴馬醫保相比,川普的這些努力才是真正造福民眾和病人。

經過對這些大小政策的細緻解說和討論,我們父子的意見最後達成了一致。我不是亞裔家庭中常見的那種威權主義色彩的父親,強迫孩子接受自己的某些觀念——在資訊自由的、網絡時代的美國,即便想這樣做也是行不通的;我願意跟孩子平等探討,啟發他主動查考資料進而展開獨立思考,讓他的信仰拓展成一整套廣闊而深刻的觀念秩序,並最終「因真理,得自由」。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人心剛硬,撒旦橫行--宋澤萊《血色蝙蝠降臨的城市》
【評論】支持公義戰爭的甘地給了龍應台一記響亮的耳光
【評論】美國重拳出擊 大脫鉤時代來臨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余杰

蜀國人,蒙古族,基督徒,美國籍。  一九七三年生於成都,一九九二年入北京大學中國文學系,一九九八年出版處女作《火與冰》,暢銷百萬本,其文字和思想影響了中國一代年輕人。  二零一二年赴美,拋棄如同「動物農莊」般野蠻殘酷的中國,誓言「今生不做中國人」,並致力於在思想觀念上顛覆中國共產黨的唯物主義意識形態、解構大一統的中華帝國傳統,進而在華語文化圈推廣英美清教徒精神與保守主義價值,也就是其獨樹一幟的「右獨」理念。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