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從清國奴到強國奴

謝建平專欄
2018-09-16 |

小時候,國民黨的老三台連續劇出現有關日治時期的劇情時,日本人總是輕蔑的稱本島人為「清國奴」、原住民則被稱為蕃人。那時,百姓口中的「內地」,是北方的日本本土。

年幼的我們總是不解,清國已亡,為何台灣人還要當它的奴才。長大後才知道,因為台灣被清國割讓出賣,成了日本明治維新掘起之後的第一批奴才。因為是清國出售,所以不稱華奴、唐奴、漢奴、支那奴、中奴(歹勢,那時中國還沒出生),所以就叫清國奴。

什麼時代都會有吹捧當朝的逐利者,日治時期的台灣五大家族也就各自擅場。1945年國民黨來了,原來的日資派立即嗅出金錢味,也紛紛投靠了三青團,一下子清國奴立即變身祖國魂。

以台制台的政策下,有中國背景的半山搖身一變成了新貴族,用間接統治者的身份,舉報匪諜、台獨謀利整肅,晉身樣板為虎作悵,身家也逐年攀升,終至富豪。

早年高級外省人懶得應付人數眾多的本島人,於是各自在使用閩、客語系中挑出代管人,施以微官薄祿,代為魚肉自家人。於是,地方派系忙著搶骨頭、爭表現,兩蔣及其統治鷹犬也樂得清閒。

當然,在原住民間也沿用此一模式,為方便管理,發明了史無前例的稱呼──平地山胞、山地山胞。好詭異的名詞,既住平地,何謂山胞?既住山林,複謂山地,就為美化,不然早就和日本人一樣,直接叫番仔。

 


原住民經過一番抗議,才從山地山胞正名為原住民。圖片取自於

隨著經濟的發展、時代的進步,鎖國已經不可能。為了舒解台灣人的不平情緒,蔣經國嚐試在台籍政客中,挑選一批比較聽話的搖尾人士進入政府。又因民選與民主的開放,台灣籍也大量進入國民黨,人數甚至超過1949年的移民及其後代,以致國民黨不得不本土化,台灣政治版圖進而形成外省國民黨(黃復興)、本土國民黨和黨外反對勢力(民進黨)三大板塊。

李登輝主政後期,隨著台商西進,中國改革開放,兩岸敵對氣氛逐漸下降。2000年陳水扁政黨輪替後,外省國民黨終於再也忍耐不住,除了義正辭嚴的將李登輝趕出國民黨外,更公開和對岸的中國唱和,退役高階將領也陸續去北京覲見朝拜,國民黨搖身一變成了中國共產黨台灣支部。反正寧予外人,不予家奴。

2008年因扁家身陷貪汚風暴,馬英九挾其高人氣,完成第二次政黨輪替,國民黨及其附屬份子更是公然唱衰台灣。更有甚者,2014年地方選舉國民黨大敗、2016年第三次政黨輪替後,國民黨的誇張行徑已達匪夷所思的地步,投降跪拜者,從臺北排到北京。

尤其特定外省移民動輒以皇民、民族叛徒來稱呼不同立場的台灣人,私下接受中國金援來製造動亂,囂張之舉毫不遮掩,甚至以當「強國奴」為榮。

中國以經濟為手段,透過台商掌握部分特定媒體,整日販售兩岸和平統一的毒品。而一大群失勢的國民黨徒,有的拼命演出,有的化身所謂公民團體或網軍,假借各種議題裂解台灣。終其目的,無非要把台灣人全部變成「強國奴」。在這隻困獸最後之鬥的時間點,台灣人是否該做些什麼?

*延伸閱讀

【評論】來!柯P我教你……北農市場改建案的積極建議
【評論】從小故事看柯P的剛愎特質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總統府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 1965年生於台南,世界新專三專編採科畢業,中華科技大學建築研究所碩士,19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為筆名撰稿。曾獲世新文學新詩首獎、散文第二名、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文學新詩獎、全國學生文學新詩獎。曾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1989年遭國防部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偵辦。後於馬祖西莒服役時遭設局以擅離職守,依「戰時軍律」敵前抗命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理副主任。國會辦公室主任八年,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