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誰是伸向水利會的黑手?

謝建平專欄
2018-10-12 |

針對農委會日前提出的農田水利法草案,前立委陳眧南提出八大異議與質問:

一、改制為公務機關不是改革,而是違憲!開民主倒車!
二、農業用水的水權必須保留在農民身上,主管機關不可「代持」!
三、水利會是農民財產,草率沒收必須提出救濟!
四、「農田水利事業作業基金」是一場騙局!
五、草案中的「灌溉管理組織」沒說清楚是什麼?
六、草案完全沒有解決人事問題的誠意與能力!
七、混淆水污染防治的權責、浪費政府的行政資源!
八、農田水利事業區域外的灌溉設備,到底屬於誰?

針對農委會所謂的農田水利會改革,全國水利會多數會長表示,「我們願意改革,但是拒絕被出賣」。

執政黨在去年底,與農水利會聯合會多次討論,双方一致認為水利會必須革新與再造。為了水利會的長久運作和永續經營,他們也期待中央能在現行營運順利的前提下,逐步將農田水利會改制升格,持續依法捍衛農業水權。所以,也期待一部進步完熟的農田水利法。

今年八月二十二日,農委會預告公佈「農田水利法」草案後,聯合會的多位會長表示相當驚訝,這個版本簡直是「没收式」的法律。除了農業用水水權的處理極為粗糙外,在制度上,根本没有任何水權的保障。主管機關的「代持」,直接剝奪農民對灌溉區域範圍、制度、計畫等等的發言權,取消原有的民主審議制度,大走回頭路。

另外,農田水利會原是自治團體公法人,其財產非屬公有財產、更非國有財產,這已是各級政府與法院長期以來採取的見解。農委會卻執意主張公法人之財產即屬公有財產,綜觀農田水利會之財產來源,大都來自民間,如要強制改為國家所有,必須透過依法徵收或價購的方式。

至於有關農田水利作業基金和灌溉管理組織的規定,僅以寥寥數語帶過,完全没有明確的辦法,這樣的空白授權著實令人心驚。

最重要人事問題也含糊不清,未來從業人員的法律關係、薪俸、獎懲、保障亦付之闕如,十足趕工式的立法。

所以,綜合上述,在上述問題尚未釐清之前,理應暫緩農田水利會的改制升格,並以更多的溝通、更明確的立法,來完成這個艱巨的改革。

套用前立委陳眧南的評論:「如果便宜行事,擅自没收民產、改變自治團體民主選舉方式,會不會有一天也把縣、市長的選舉也通通改成官派。」

當然,這種說法玩笑的成份頗大,但是仔細想,強搶民產、褫奪人民選舉權,這何嚐不是法西斯極權再現,台灣真的還要走回頭路。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 1965年生於台南,世界新專三專編採科畢業,中華科技大學建築研究所碩士,19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為筆名撰稿。曾獲世新文學新詩首獎、散文第二名、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文學新詩獎、全國學生文學新詩獎。曾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1989年遭國防部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偵辦。後於馬祖西莒服役時遭設局以擅離職守,依「戰時軍律」敵前抗命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理副主任。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