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口罩爭議】非色情笑話,口罩與保險套

謝建平專欄
2020-01-30 | 示意圖(新華網)

文/謝建平

多年前聽過一個台商的嫖妓老套路,不知真假、但是傳神。如今中國的武漢肺炎疫情,在内燎原正熾、對外風起雲湧,不知何時才可止歇。就此歪樓外加鬼扯講幹古,無涉輕薄戲謔,就是笑笑腦袋不通的某些傢伙。


進軍中國 不要命的冒險

話說上世紀80末、90初,台灣人剛剛進入中國大陸投資。從早期的躊躇觀望,幾年後開始大舉西進冒險攻掠。對比一片落後的中國二、三線城市,中國大學畢業生起薪折合台幣約在2000元不到,大概是台灣的十分之一左右。多金的台商大都隻身探險,下班後既是無聊也無處消磨,也就去混混卡拉OK、喝喝小酒、摸摸小手、談談小愛。

聰明的台灣商人當然也聞到商機,把台灣八大行業這一套全部整廠輸出。由於台幹薪水加上外派加給是台灣本俸的二至三倍,而中國剛剛新興的八大行業消費水位,約略僅僅是台灣的四分之一不到。所以錢很好用,小小一個台商基層幹部都能多金又臭屁,那時台灣人習慣被中國人叫做「呆胞」。那時有個順口溜……「到北京才知官小、到上海才知錢少、到珠海才知身體不好」。

 


武漢肺炎義爆發。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有錢就是大爺;給錢就能亂搞。什麼扮皇帝、一夜七次郎,反正價格出得起,只要我喜歡,沒有什麼不可以。有位性喜漁色的砲狂朋友,因為他老家有背景,透過遠房當芝麻官的親戚搞特權批文,在深圳搞了類似台灣X家牛排、貴X世家這類的簡易連鎖西餐廳。一瞬間在台灣做地下錢莊的三等流氓、矮騾子,變身成了人人尊敬的X大董。他老兄有個癖好,每喝必嫖、每嫖必双,而且花招又特別多。有次返台糾集大伙餐敍,席間他又在大談特談「打共匪」的英勇事跡。忽然他說:操!大陸的馬子真勇敢,什麼都没在怕的,竟然只要加錢就可以不用「戴套」,真是要錢不要命,也不怕得愛滋。有位捉狹的朋友笑笑的拆他的臺,「我覺得你比那個大陸妺勇敢,都敢不戴套」,大伙瞬間笑成一團。

疫情擴散 台灣防疫安全為首重

對比不戴套的不懼花柳病,對照之前面對SARS和現今武漢肺炎的不戴口罩,不知道這兩者誰比較愚蠢或勇敢。當然中天電視那個愛逛酒店又愛做假新聞的主播王又正,他和台北市議員鍾小平去酒店廝混時有戴口罩,我敢保證這絕對不是防疫,是怕被認出來。不過日前他在電視上修理執政當局,夸夸而言只要防疫做的好,出門根本不需要戴口罩,他應該不知道在特殊地方戴口罩,也是防疫作戰中非常重要的一環。

保險套和口罩都是防範未然的工具,不要自稱是義和團刀槍不入、百病不侵。走到2020年了,傳染病不會毫無理由就憑空消失,只想當官、粉飾太平、剜肉補瘡的中共官員們,以你們那套十八世紀大清帝國的封建思維,鬥爭傾軋、爭權奪利還可以,想要在現代社會管理眾人之事,一顆腦袋可能還換不到一顆高麗菜,可悲喔!

在台灣,口罩之亂甚於武漢肺炎,一大群紅統舔共的藝人和名嘴,把政府優先預備留存戰備貯量的決策,說成是十惡不赦、台獨仇中的滔天大罪。也不想想中國還是世界最大的口罩輸出國,台灣這點產量僅能勉強應付大災來襲。更何況中國截至目前為止,基於「大國面子」,也沒好開口要求世界支援。台灣如果把全部的家底都挪給中國使用,僅僅是為了滿足某些人被洗腦的故國情懷。這些莫名的大漢民族主義催化所產生的盲目熱情,只會破壞整體性思考,對防疫安全根本毫無作用。

 

作者認為盲目熱情對於防疫安全沒有幫助。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口罩和保險套這種小物,平常時期就只是衛生用品、消耗品。但是一旦疫情狂起,絕對就成了戰略物資。大小S、范瑋琪、黃智賢、蔡正元、馬英九、黃安、劉樂妍這些吸呐人,已經不是愚蠢或無知可以形容,簡直是精神錯亂、本末倒置。台灣之隱憂,從口罩這件小事可以看出,台灣的認同教育還有一段長路要走,這些靠中國蹭飯的,冷不防都會出來扯後腿。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新華網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1965年生於台南,世新編採、中華科大建築所碩士。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撰文。曾獲世新文學獎新詩首獎、散文獎、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新詩獎、全國學生新詩獎。88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89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即被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翌年初於馬祖服役時遭設局構陷,依戰時軍律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副主任、立院主任八年、高農公司總經理、台灣優蛋CAS協會創會理事長、建設公司副總經理。現職:都市更新講師、政治評論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