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疫情蔓延】中國滅亡之兆已現?

謝建平專欄
2020-02-10 | 武漢肺炎疫情嚴重中國民眾紛表不滿(資料照)

文/謝建平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失控,近日連首都北京城也有條件的封城了。這完全是肇因於極權政治、共黨統治下,上下交相賊,只會粉飾太平、剜肉補瘡,到最後就是全面敗壞,終於導致完全不可收拾的局面。中國歷史上亡國亡朝者,完全不缺天災來臨之後,又因人禍加劇而衍生的終極必然結果。


天災人禍交相集 中國的歷史一再重演

端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上個月底就承認,早在今年元月3日,中方就將疫情轉告美國,前後也通報了三十多次。但是各級官員為了升官發財、好官自為,所以先隱匿、再放任,以為只是流感之類的每年「慣性感染疫情」,終致疫情蔓延失控。最後武漢在23日決定封城,不過至少晚了18天,中國全境這兩個多月的感染和因病死亡人數,已經明顯呈現等比式級數的上揚,大瘟疫爆發確定是跑不掉了,這絕對是人禍的加工。有了天災(外界尚有質疑病毒為人工合成產製外洩),再加上人禍,中國的人民共和國這一「朝代」,有沒可能崩裂瓦解?

我們來看四百年前大明國的滅亡過程,明末鼠疫大起,史上泛稱明末華北鼠疫、京師大瘟疫,它是明朝最後一位皇帝崇禎在位時,中國北方發生的大鼠疫。這源於明代中期後,中國進入空前少雨的時代,大旱災在全國各地發生。從神宗到思宗這數十年,各地旱災發生的次數越來越頻繁,因而導致華北數省的大鼠疫爆發。

 


明朝北方爆發大規模鼠疫。圖片來源:資料照

明末華北大鼠疫始於崇禎六年(1633年)的山西,八年後傳到河北。因為饑民、流寇、軍隊四處流竄征伐,鼠疫傳到北京後,造成京師人口大批死亡。史書上形容這場大鼠疫「街坊間小兒為之絕影,有棺、無棺,九門計數已二十餘萬。」保守估計光崇禎十六年下半年,北京城的死亡人數高達全城的五分之一。

盲目逃竄的恐懼與憤怒 災寇相生的悲劇時代

北京如此,全國更慘。氣候異常引發水災、旱災、蝗災、鼠疫頻頻發生,這些天災輪流上場,官吏們手足無措,更使得天災燎原、人禍助燃,全國性的大瘟疫造成人口盲目逃命式的流動。水、旱災、飢荒、瘟疫的多重惡性循環,終於為明王朝的崩潰敲響喪鐘。

天災開了頭之後,加速明王期滅亡的還有流寇。事實上流寇就是有組織的武裝饑民,而為什麼流寇會越剿越多,範圍越大呢?明末流寇出現的原因主要是自然災害後,百姓吃不飽、穿不暖還要繳税納糧,最後受不了當然就造反當流寇。

出現土匪流寇,要就給飯吃的招撫,不然就殺光叛亂的剿滅。給飯吃要錢、調軍隊打仗也要錢。錢從哪裡來?徵税!徵稅百姓又要加重負擔。如此一來百姓又要開始逃,逃多了災民又變流寇,惡性循環、連鎖反應,於是日復一日,何時是個了局?

另外,流寇招安之後吃不飽,吃不飽又再反,反了又招安,官員和稀泥的結果,流寇打贏時就搶當山大王,打輸就假裝接受撫養,反反覆覆、賊勢日大。一旦規模大到撫養不了,變成有量體的武裝力量,地方官員無力解決,土豪劣紳或有政治意圖的人士摻雜其中,推倒朝代的力量於是形成。秦末的陳勝吳廣、六國故民、劉邦項羽;漢末的黃巾赤眉、五斗天師;唐末的黃巢和地方節度使;元末的農民革命,哪一個不是餓了肚子之後才造反?

 

唐朝黃巢之亂。圖片來源:資料照

恐怖平衡分裂成為現實? 地方自保漸成割據

時序來到大清國晚期,落第生洪秀全學了半套基督教的教義,就糾集一群好友開始裝神弄鬼、騙吃蹭飯,地方官吏原本也不以為意。反正有人混神鬼道法;有人搞耶穌阿拉,管他什麼宗教,只要不太過份,好官自我為之。

但是不安現狀又想在政治上有所作為的洪秀全們可不這麼想,有了死忠的信徒做後盾,老子造反不用本錢,於是餓肚子的百姓圍了過來,「搶糧、搶錢、搶女人」。大清國的綠營、八旗兵太久没打仗了,碰到餓得兩眼發紅的饑民當然能閃就閃。於是太平天國這群流寇竄遍廣西、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蘇、河南、山西、直隸、山東、福建、浙江、貴州、四川、雲南、陝西、甘肅諸省,打下的城市超過600座,勢力範圍遍佈十八個省份。不過太平天國真正擁有行政權的版圖大略在江蘇、浙江、江西、安徽這幾個江南繁華的省份。如果不是自己内亂,搞不好大清亡於太平天國,也没什麼國民黨的革命了,這裡面當然也是天災加上人禍。

有朋友說明朝末年的農民兵變,花了20年左右才幹掉極度自負,但一顆腦袋換不到一粒高麗菜的崇禎帝。清末太平天國亂起,也搞了十三、四年,死傷了7000萬人至1.6億人。動亂平歇後,清朝也還活了50年才掛點,其中還有個同冶中興(西化)和戊戌變法。

不過他可能没想到古代交通不便,步行一小時才4、5公里,所以革命的速度當然有點慢。自從有了機械工具之後,行動和影響數十倍於過去。在網路發達、訊息立即的現在,一但潰敗可能就在瞬間,幾年前阿拉伯的茉莉花革命就是拜網路之賜。

中國共產黨轄下的官吏,長期習慣欺上瞞下、說謊作偽,一旦中國的醫療系統全面崩壞,没有基本的防護網,就不只是武漢肺炎的問題。接連鼠疫、流感等傳染病再起,無力以醫療力量防禦,就是人間煉獄。官員如今已經為了救災防疫資源,相互攔截阻礙物資流通。如果地方軍頭和官吏為了自保而不聽中央號令,儼然像是漢末各地刺史州牧自立,唐末節度使化身五代十國,所謂的「中國七塊論」或恐怖平衡分裂也不無可能發生。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1965年生於台南,世新編採、中華科大建築所碩士。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撰文。曾獲世新文學獎新詩首獎、散文獎、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新詩獎、全國學生新詩獎。88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89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即被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翌年初於馬祖服役時遭設局構陷,依戰時軍律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副主任、立院主任八年、高農公司總經理、台灣優蛋CAS協會創會理事長、建設公司副總經理。現職:都市更新講師、政治評論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