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世界大寒冬】 中國「沒檢驗,沒確診!」成功

謝建平專欄
2020-03-13 | 示意圖(資料照)

文/謝建平

世人皆知武漢肺炎源於中國,而中國人卻要全世界感謝中國,只要是腦袋沒受過太大傷害的人都覺得好笑 。好像當年台灣解嚴時,還有一大批人好像罹患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一直對蔣經國感激涕零。時空穿梭、今夕何夕,爆笑劇如今還是如期上演。

坦白講,中國的方艙醫院根本就是另類的地獄,或許可以直接說是「等死」的生命賭場。搏得過、病情没加重就活下來;但是在没有醫藥的支持下,如果轉成重症,就是按下鬼門關的電鈴。在這樣的惡性循環下,中國民間已經把被收納進入方艙認定是「自殺行為」。「不去檢驗就不會增加病例」,染病的人民己經把求診視為畏途。中國這種駝鳥的防疫作為,帳面上確診和死亡當然瞬間減少。但是武漢病毒它根本不會放假,也不可能聽從共產黨的命令,在全面復工下,這場世紀新災難正在燎原。

 


圖為方艙醫院。圖片來源:資料照

做手腳做到日增確診近零,自己爽、沒人信

在這場防疫作戰中,中國使出「乾坤大挪移」、「移形換位大法」、「天蠶再變」、「嫁衣神功」,把原本無法或有限控制的災難,用報告和調整數字來自我催眠。短短十天左右就把武漢肺炎的疫情「鎖下來」,目前就留南韓、義大利、伊朗三強去拼席位。因為「偉大了我的國」使出絕招……沒有檢驗,就沒有確診!也因為中國防疫單位的手腳功夫超類拔萃,目前每天增加的確診人數已經降到百位以下,甚至三不五時會出現個位數的奇蹟。

網路上有個笑話:外國的英文老師無法體會中文的精髓,反問中國學生「山寨」的英文應該怎麼說?結果全部學生都不約而同的說:Made In  China。真的!在中國没什麼做不出來,也沒什麼可以相信。

2020/02/21中國才說為因應越來越險峻的疫情,決定要再增建19家方艙醫院來安置輕症確診病患。依潛伏期至少14天來計算,至少也要到03/06才可能推出需求走向。但是厲害的中國竟然可以在03/09就做出決定,除了增建的不需要了,還要把原來的方艙醫院關閉14家。理由是防疫有成,不需要了。也就是短短的20天内,在偉大的習主席領導下,硬是把武漢肺炎給收拾掉了。而到底原本方艙裡的那些人跑去哪裡了?


歐美疫情已經煞不住,老共還在紙上喬數字

隨著歐美各國疫情陸續破千破萬,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防疫力不佳的美、德、法、義等工業大國,確診人數必定超過中國。目前中國在有效的「特殊數字控制」下,每日增加確診數已降到百人以下,甚至偶爾有個位數的「佳作」出現,簡直把西方已高度開發國家海抛腦後。尤其在近日習大帝視察武漢後,病毒更是乖乖聽話、不敢作怪,雖然中國人口眾多,新增染病人數還不到法國、義大利、伊朗、南韓的十分之一,實力令人咋舌不已。
 

義大利疫情加劇,進入封城狀態。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為了怕大家在防疫期間太過無聊,世界衛生組織也不顧形象,犧牲自己的威信,大秀臉皮厚度和腦殘下限。WHO的官員讚揚武漢市民說:全世界都看到中國的付出、武漢的奉獻。中共新任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近日在記者會上聲稱,媒體使用「武漢疾病」或「中國病毒」的措詞,是「極不負責」的說法。企圖將中共製造疫情災害的黑鍋甩給其它國家。

指控病毒來自美國,中國是百分百受害者

沒錯,中國官方好不容易把每天確診數「做」在百位以下,本就是要凸顯歐美防疫無能,進而將日後武漢肺炎「再」輸入到中國,造成中國疫情的二次爆發的罪責往外推。如此一來,之前隱瞞的人數就可登錄成受到西方國家拖累所致。所以發明這招「沒檢驗,沒確診!」高招的日後一定會飛黃騰達。

中共黨媒更在03/05發表題為「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一文,下定決心要將武漢疫情的源頭推給其它國家。並聲稱中共已經為了抗擊肺炎疫情,付出巨大經濟成長的成本,想藉此掩蓋並移轉其隱瞞疫情帶給百姓的巨大傷痛。文章中還厚顏無恥的說,中共現在又不計前嫌的幫助美國,並宣稱「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世界也欠中國一聲感謝」。

中國長期以來「做賊喊抓賊」的功力果然沒有退步,面對疫情有如海嘯的大爆發,中國催眠式的自我吹噓,在國内成效頗佳,唯獨在外國「形勢不妙」。所以中國只好將病毒源頭指向美國,同時吹嘘是「中國拯救了世界」。目前他唯一可做的是「用人命換經濟」、「放疫情拼復工」,賭看看老天是否垂憐,入夏天氣高温能不能滅了這隻該死的病毒,穩住共產黨岌岌可危的江山。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1965年生於台南,世新編採、中華科大建築所碩士。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撰文。曾獲世新文學獎新詩首獎、散文獎、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新詩獎、全國學生新詩獎。88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89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即被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翌年初於馬祖服役時遭設局構陷,依戰時軍律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副主任、立院主任八年、高農公司總經理、台灣優蛋CAS協會創會理事長、建設公司副總經理。現職:都市更新講師、政治評論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