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舔共軍賊吳斯懷】不為台獨而戰,共機繞台非挑釁

謝建平專欄
2020-03-23 | 圖為國民黨立委吳斯懷(影片畫面)

文/謝建平

搶錢八百壯士大頭目吳斯懷,没了年金改革的舞台後,幸得國民黨白賊義主席憚於黃復興軍賊黨部的威力,以安全名單送他進立法院。上任還不滿兩個月,終於忍不住要演好演滿,改變成舔好舔滿,真叫我們這些只能當充員的小咖傻兵,見識到一輩子都没打過仗的大將軍,如何叛國賣台的真本事。

吳大將軍進入立法院才數十天,所做所為真的嚇壞了一大缸子以前的軍中同儕和左鄰右舍。他先是要求政府不要刺激中國,再來痛駡政府防疫禁止口罩輸出中國的政策不對。接下來又要求國防部提供新編制的聯合作戰營相關重要內容,然後又為了扯潛艦國造的後腿,大發厥詞要有關單位注意和平島造船廠的西班牙古蹟遺址。反正只要能搗蛋的他就一定不放手,不知道吳委員辦公室裡的研究助理是否來自中國?還是早就被他的「宗主國」完全滲透,不然怎麼會如此「逢台必反」,每回質問政府的言行好像是中共統戰部和國台辦的發言人。


中國軍機繞台是例行經過周邊空域,不算挑釁

最誇張的算是日前的驚天質詢,吳斯懷指出,中國軍機的繞台行為只是「例行經過周邊空域」,這和侵犯領空的差別極大,在法理上不算有顯著的挑釁意味,要國防部不要誤導,造成兩岸不必要的對立。眾所皆知,中國軍機自2月以來,至少己經4次襲擾台灣的外圍空域,其中一次甚至緊張到開戰鬥模式鎖定我方F-16戰機。這幾年來,中國習慣用軍機繞台模式來化解内部壓力,或是達到某種統戰上的特殊目的。吳斯懷認為他,不論美軍或共機經過台灣周邊空域,「法理上並不能算是對我國有顯著的挑釁意味」。這種幫中國擦脂抹粉的掩飾行為,與投敵叛變又有何異?
 


中國軍機近日頻頻繞台。圖片來源:資料照

中國軍機常常没事就來台灣亂上一回,這就好像有群流氓没事就扛著武士刀,整天在你家四週繞來繞去。不時還狂嘯大罵,不交出全部身家財物就不排除破門而入、拆屋抓人,搶糧、搶錢、搶女人。而家族内卻有没出息的爛咖出來打圓場,說這群黑道人士没有惡意,不要過度反應以免刺激他們,因而造成不必要的糾紛和衝突。甚至連自家人要先做好安全準備時,還有人故意扯後腿,說怕去惹怒外面的大流氓。吳斯懷所稱「中共軍機繞台不算挑釁」,根本就是這種劇情的國際版。如果有地痞小混混每天都到吳家去嗆聲,要抓吳的妻子、女兒去玩一玩,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挑釁?

同黨立委看不下去,要求離開立法院

雖然吳斯懷針對共機繞台恫嚇台灣一事表示,「中國的動作非常不聰明,也不恰當。」不過,他卻又向行政院提出書面質詢,指責國防部多次公布兩岸的軍機對峙,造成人民無端緊張,應避免「狼來了」效應。要知道這完全是中國單方的挑釁,台灣方面只是迫於自身防護,不得不派軍機升空伴飛監視。所以連向來與軍方熟稔的國民黨前立委謝國樑都忍不住開砲說,身為國民黨一員,真心覺得吳斯懷不適任不分區立委,他的行為只會打擊民眾對國民黨的信任跟信心,「我希望這樣的人可以盡早離開立法院!」

吳斯懷的誇張行為尚且不止如此,針對第二波武漢專機載回滯留台商和國人一事,因仍有不少台灣人留在武漢,吳斯懷竟要求疫情指揮中心「取消註記管制」,讓武漢台商可以自由進出國門,簡直就是放武漢肺炎全面反攻台灣。這種行為好像是在幫中國把台灣拖下水,中國受困於武漢肺炎的泥沼,台灣不淪為疫情大流行地區絕不罷手。


索討最新軍事機密,背後動機非常可疑

根據媒體報導,身處衛環委員會的吳斯懷,日前向國防部索取多項情資。他先以兩岸部隊防疫狀況做表面藉口掩護,進一步更索取最新的聯兵營整備進度,以及事涉敏感的資通電軍、人數、預算和作業內容。要知道台灣防衛已經進入立體作戰的新思維,並且在火力和反應速度上做全面調整。另外,為防範日益猖獗的中國水軍網路部隊,不時以引導輿論、假消息,配合台灣島内某些特定的媒體,打擊政府威信、破壞内部團結,這些新型超限戰的防範,已經成了傳統陸海空三軍之外的第四軍種。
 

屬衛環委員會的吳斯懷向國防部索取情資。圖片來源:中時電子報

搞不懂吳斯懷要這些資料做什麼,我們合理懷疑他的動機,因為吳斯懷當陸軍副司令退伍時,台灣還没有聯兵營的編制,網路反制部隊也還没有完全成熟。所以,他到底要幫誰搞懂台灣新的戰力佈署?這不是扣他帽子,他的行為和居心實在啟人疑竇。

當年反共急先鋒,如今舔共大龜公

坦白講,吳斯懷可以乖的像龜孫子一樣,在人民大會堂聽習近平大帝訓話,直叫三十幾年前坐在台下聽他破口大駡「共匪」的我們,完全不知今夕是何夕?倒底是他精神錯亂,還是我們跟不上他的軟骨時代?想必吳將軍當年也曾把對岸萬惡共匪、島内同路人、海外台獨野心份子,這些三合一敵人打成同一伙,並且在莒光日政戰教學時義正辭嚴的要反攻必勝、復國必成。

在台灣這種小孬孬、變色龍將領,真的比垃圾掩埋場裡乞食的流浪狗還多。如今看到心中祖國的軍機來犯,當然會自動切換成「跪舔模式」,直接認定中國軍機只是出來散步,絕對不是對台灣威脅的挑釁。軍賊之所以成為軍賊,自有其養成的環境和友儕。先行略述此軍賊的驚天言行,其餘後記就待「做忌」時,有空再幫他補述吧!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1965年生於台南,世新編採、中華科大建築所碩士。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撰文。曾獲世新文學獎新詩首獎、散文獎、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新詩獎、全國學生新詩獎。88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89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即被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翌年初於馬祖服役時遭設局構陷,依戰時軍律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副主任、立院主任八年、高農公司總經理、台灣優蛋CAS協會創會理事長、建設公司副總經理。現職:都市更新講師、政治評論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