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外島戰犯】「十月十日郝家軍攻佔總統府?」(下)--誘捕始末

謝建平專欄
2020-04-02 | 1990/05/20以後,李登輝不顧眾人反對,利用軍人組閣不妥的藉口,以行政院長名位誘使郝柏村放棄四星上將軍職,成功的逐步瓦解郝家軍的勢力。(作者提供)

文/謝建平

陳維都出事跑路後,我覺得自己該做些什麼。隔了幾天我就毛遂自薦,找上民進週刊的社長吳祥輝,希望到雜誌社幫忙,頂替阿都的位置,待風頭過後,反正我也還沒當兵,屆時我可以隨時走人,如此也幫阿都保留工作職位。吳社長稍事打聽後,知道我與阿都的交情,欣然答應我的請求。於是,我從內幕報導的主編,轉身一變成了當年台灣最大黨外雜誌的菜鳥黨政記者兼主編,開始一連串驚濤駭浪的生命旅程。


八大情治系統全面出擊,誰先抓到就是大功一件

因為陳維都是郝柏村的欽命要犯,全國八大情治系統(國安局、警備總部、總政戰部、國防部反情報總隊、軍情局、調查局、憲兵調查組、警察局)無不卯足全力、爭相邀功。尤其是警總的文化稽檢小組和調查局台北市調處,因業務上與黨外雜誌最為直接,更是透過各種關係,要策動陳維都出面投案,甚至開出只會用「毀謗罪」來辦的條件,要大家不用擔心,企圖引誘陳維都出面。

當時陳維都租屋住在吳興街,對門樓下是一間老銀樓,調查局台北市調處土法煉鋼,守株待兔24小時埋伏。殊不知銀樓老闆與警方關係非常好,連續幾天看到門口停著一台車,車內四個彪形大漢一直東張西望,以為是橫行北台灣的強盜集團,已經鎖定他的銀樓準備動手。於是直接向信義分局刑事組報案,霹靂小組兩台警車一衝過來,八個荷長槍的特警一下車,就把四個調查員押住。雖然調查員立即拿出證件表示身分,但是身上有配槍,又沒通報轄區,在那個行動電話尚未普及的時代,根本無法立即查證。於是,這四個大傻蛋就被押回警局,弄了好幾個小時,才破口大罵走出警察局。

 


郝語錄是澄社眾學者針對郝大將誇張言行的大匯整,兵仔就是兵仔,在民主社會的轉型期,正常人無法想像這些誇張的語錄。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吳樂天代表情治單位出面策反,答應只用毁謗罪偵辦

就在情治單位一籌莫展的時候,廣播名人吳樂天受台北市調處之託,透過全台灣的民進週刊發行商系統及民進黨籍各級公職,放出只要陳維都願意出面投案,絕對只用毀謗罪辦理的消息。並且強調到時只要登報向郝柏村道歉,這件事就抹一抹算了。

躲在高雄的阿都,從他的前老闆「新台政論」社長,也是高雄市議員吳昱暉處聽到這個消息,想說以當年吳樂天在朝野的份量,應該風頭已過,不會騙人。所以就在躲藏好一個多月後,雙方約在陳水扁位於南京東路、建國北路口的律師事務所投案。當天下午,我一聽到阿都已到阿扁的事務所準備投案,馬上跟著林純美大姐趕過去。五分鐘的車程一下子就到了,一到阿扁辦公室樓下就覺得情況不對。下午三點多,都是辦公大樓的南京東路三段,哪來一大堆攤販?有賣黑輪的、賣楊桃汁的、香腸攤還圍著幾個人在打香腸。最扯的是還有清潔人員在街道上掃地,根本時間、人物、地點都不對。而且每一個都心不在焉的東張西望、鬼鬼祟祟,一看就知道情治單位的人假扮的。直覺告訴我,事情應該不像吳樂天講的那麼樂觀。


偵訊地點一換再換,懲治叛亂條例收押禁見

我們上樓後,只見阿都坐在阿扁旁邊,整個人瘦了一大圈,吳樂天一直在那邊拍胸保證、大聲邀功……絕對只用毀謗罪移送。我心想,光是樓下那些特務的佈置,就算阿都此刻想跑也跑不掉了,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真正感受到甚麼是插翅難飛,甚至是我為魚肉、任人宰割。隨後吳樂天與台北市調處協調在哪裡偵訊,雙方約定到吳樂天公司附近的太原派出所。我們一行人分乘多部車,到了太原派出所門口,事情馬上有變卦,又說改在基隆路的台北市調處。我心想壞了!派出所作筆錄才是用毀謗罪移送,搞到市調處就沒那麼單純了。
 

民進週刋,1986~1991年台灣民主化激盪時代最大的反對運動雜誌,也是促進台灣意識崛起之後集結的刋物。當年反對國民黨、批判郝家軍,反倒幫了李登輝清洗李煥和郝柏村。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在前往市調處的途中,我馬上打電話找到阿都的未婚妻,要他趕到市調處門口跟我們會合。六點左右,阿都被押往偵訊室,隨後幾個鐘頭的長長偵訊等待。在這之前,我看阿都衣衫單薄,交代他未婚妻回去幫他拿件厚外套。九點多偵訊結束,披上冬衣的他立即移送台北地檢署。阿都與未婚妻遙遙相望,連說句話的機會都沒有。果然我沒猜錯,依懲治叛亂條例第六條收押禁見,此時吳樂天人已不見蹤影!

速審重判八年,用叛亂來亂判

這個案子審理很快,過没多久三兩下一審就判了八年,二審維持原判,很快的就駁回上訴定讞。雖然有陳水扁義務辯護,但是在那個政治高於一切的時代,司法也不過是極權統治者豢養的一條狗,尤其是碰到超級軍頭郝柏村。所以,我們也都習慣恥笑國民黨當局,一旦用「叛亂」處理反對人士,最後就一定會「亂判」。這件台灣政治史上最接近政變的事件,在陳維都太過「白目」、「雞婆」、「歪打正著」下,郝柏村憚於美國壓力,硬是隱忍吞下。

至於日後他當了李登輝的大棋子,先是老李利用野百合學運,向黨内傳統外省保守勢力發動攻勢,要以召開國是會議,進行國會全面改選,清洗中國大陸選出的老賊。此時郝柏村選擇押注李登輝,力拒蔣宋美齡的夫人派,終於使得蔣宋美鈴最後「余終不起」,永遠離開台灣。隨後又幫李登輝幹掉李煥,以便自己擔綱行政院長的大位。但也因如此,不得不註銷終身職的四星一級上將,取得文人身份。也讓自己在軍中的影響力逐漸式微,最後和李登輝從「肝膽相照」變成「肝膽俱裂」。權可傾天的台灣末代大軍閥,敗於深諳劍道、師崇德川家康忍耐之術的李登輝,日後惡言不斷、徒惹訕笑!

一輩子跟隨著蔣介石反共的郝柏村,臨老入花叢,臨死前没幾年才跑去中國大唱「義勇軍進行曲」,害台灣島上的三合一敵人(共匪、海外台獨份子、島内野心份子)不知今夕是何夕?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外島戰犯】「十月十日郝家軍攻佔總統府?」(中)--郝柏村政變急轉彎

 

【外島戰犯】十月十日郝家軍攻佔總統府(上)

【外島戰犯】兵變。小狗。男人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1965年生於台南,世新編採、中華科大建築所碩士。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撰文。曾獲世新文學獎新詩首獎、散文獎、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新詩獎、全國學生新詩獎。88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89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即被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翌年初於馬祖服役時遭設局構陷,依戰時軍律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副主任、立院主任八年、高農公司總經理、台灣優蛋CAS協會創會理事長、建設公司副總經理。現職:都市更新講師、政治評論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