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政治犯的政治詩】「痛苦的酒精」

謝建平專欄
2020-04-04 | 圖為1989年中服役前夕,好友楊荆蓀幫我拍的「從容」照,差點就變成「就義」的遺照,謹以此標誌夭折未竟的年少戀情。(作者提供)

引子:凌晨子時一到就是末代軍閥郝柏村的頭七,台灣的曙光逐漸浮現。革命的傷口雖然結痂留疤,但是總在午夜酒後隱隱作痛。母親紅腫的雙眼、女友被迫無奈離去的不歇啜泣、特務抄家滅族恐嚇親朋的夢魘……

加害者不知羞恥的要我們向前看,不是受害者也風涼的要我們放下,反倒惹來共犯結構子嗣後代的譏諷我們太過執念。
沒有真象,道歉無用。没有究責,正義擱淺。這是轉型正義的基本底線。


「痛苦的酒精」

舉杯的時候,夜色已披上二十三歲
1988那年台北肅殺空氣的黑紗
蔣經國的鬼魂還在介壽館踱步⋯⋯
憲兵和保安警察在暗巷痛毆記者
我們私下計劃刺殺郝柏村

乾杯的時候,天色穿上
月亮微醺醉步的光暈
黑名單陸陸續續游回台灣
蛇籠和拒馬直接分隔人民和政府
我們用文字掃射外來政權

擲杯的時候,清晨的曙光
從七星山的左側探頭來訪
坐完牢的叛亂犯回到體制
派系和家族早已綁架了堅持
我們只能枯坐、摇頭、嘆息

現今只能選擇酒精
才能醫治三十幾年來未竟的理想
或是勉強麻痺痛苦和絕望
而我們逐漸老花的眼睛
適合認真假裝,假裝看清這些失望

當年案發時的部分剪報,紙質雖已泛黃,極權時代的加害者卻仍逍遙法外。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新吸那寓言】--台灣有一群蟑螂

【外島戰犯】「十月十日郝家軍攻佔總統府?」(下)--誘捕始末

【外島戰犯】「十月十日郝家軍攻佔總統府?」(中)--郝柏村政變急轉彎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1965年生於台南,世新編採、中華科大建築所碩士。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撰文。曾獲世新文學獎新詩首獎、散文獎、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新詩獎、全國學生新詩獎。88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89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即被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翌年初於馬祖服役時遭設局構陷,依戰時軍律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副主任、立院主任八年、高農公司總經理、台灣優蛋CAS協會創會理事長、建設公司副總經理。現職:都市更新講師、政治評論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