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對就是你】中國學生與華國教授之戰……

謝建平專欄
2020-05-12 | 中原大學教授招明威與立委何志偉召開記者會(影片畫面)

文/謝建平

近日引發軒然大波的中原大學教授道歉事件,其中承載的因素又多又複雜。首先,這位教授的揶揄言詞,確實對長期被民族狂熱催眠的中國人,引發民族自信心的莫名創傷。

但是話說回來,在台灣這個自由民主的國度,不同立場的揶揄,不能硬要扣上歧視這頂大帽;更不能因為政冶立場的不同,就對相反意見者喊打喊殺。不然諸多公立大學中那些紅色統派學者,當年晉身教職也是源自黨國恩庇侍從關係,如今在課堂上也不乏常常做起「中國一定強」的統一大夢。依照其誤導的危害程度,何止要道歉,早就都該解聘開除、掃地出門了,但這就是台灣的可貴。殊不知兩蔣特務治國的極權時代,早就拖出去槍斃數百回!莫非中國人還留在上世紀一甲子前,不肯向前融入現代社會。

 


中原大學教授招名威。圖片來源:資料照

中國學生勇敢的表達他們與自由世界的落差

看了這個中國學生檢舉信的全文,大略知道這是中國那種意識型態下長大的年輕人必然的反應,同時也是這一代中國年輕人的普遍價值觀。這樣的認知是福是禍,中國要去自我承擔,但是華國派的招教授故意在道歉中挾持「中華民國」,這樣的刻意操作好像也是多餘。

有網友詳細分析整個事件的要點:

1.中國學生寫檢舉信,檢舉內容根本無關「中華民國台灣」,而是認為招名威上課時有歧視言論,而且歧視對象不只包含陸生,還有黑人、中南美洲的人。

2.校方要求招名威首次道歉時,招名威在課堂上扛著自己是「中華民國台灣」的教授,說如果造成某位同學不開心,他願意道歉,但自己沒有歧視。這是另外的故意,他沒有真的要道歉,他在做軟性的抗議。所以中原大學校方認為,招名威課堂上的發言根本不是真心道歉,口出「中華民國台灣」也是再次挑釁陸生。但是這又何妨,校方有必要持續一再這些作為嗎?

3.招名威於是就抓住校方這個誤失找立委開記者會,硬扣中原大學禁止他講「中華民國」、逼他為「中華民國」四個字向陸生道歉。這招夠狠,直接將軍!但是勝之不武,略有設局挖洞之嫌。


利用廉價的仇中情緒,催化台灣向國族主義

招教授這種乾坤大挪移的技巧,把兩岸微妙的隱性火信點燃,用台灣與中國、世界與中國多重的對立,帶起武漢肺炎肆虐後的風向,同時也把愚蠢的中原大學校方管理層拖下水,利用廉價的仇中情緒,編織成一張台灣人的危機大網。塑化劑、地溝油,那是中國的痛,是心虚的反撲,這些真的有打到強國人的玻璃心。

但是因為民主,所以容忍多元。這是中國還没懂或根本不想懂的世界,不過在台灣卻是一如呼吸吃飯,正常到不用特別提起。這件事經過媒體的擴大機,迅速燎原到幾近不可收拾。這不禁令人想到,國族、民族、民粹是最廉價的迷幻藥與精神安慰劑,尤其在網路精緻的包裝、催化下,連說出國王新衣的人,也會被打成同路人。

某位資深新聞前輩就因點出其中盲點,認為招教授的揶揄太過火,又無限上綱中華民國,這是不必要的蓄意操作,甚至難脱故意歧視之嫌。前輩大姐此舉除了引起諸多友儕的不諒解,更遭不相干的一大群人出草。如果我們不是深知她的背景,也没有深究本次事件的内容,還真的把她當成紅統助拳者。


中國何時才能從霸道中解放自己?

不過台灣普羅大眾這次被操控反彈,已經不是理盲可以解釋。中國人長期的不文明和對台灣打壓,導致台灣仇中情緒日益嚴重,雙方人民或明或隱的對立,正浩浩蕩蕩的往這個不可化解的方向走去,越來越難回頭。中國鷹派三不五時的嘴砲恐嚇,解放軍三天兩頭的繞台飛航挑釁,除了加深彼此對立,有起到任何正面作用嗎?
 

解放軍軍機繞台。圖片來源:資料照

口口聲聲高舉兩岸終極統一的中國,不能忽視這個即將無法回復的問題,因為政府帶頭欺凌和強勢介入,百姓自然也囂張跋扈的追隨。全世界的反中仇中正逐步積累,這絕對不是一句「看不得中國崛起、眼紅」可以自我安慰的。

而台灣,在與惡鄰互動的過程中,如果只是一昧的敵視,畢竟不是最好的方法。中國、台灣兩國關係錯綜複雜,中國想藉由打壓、凌虐來馴服台灣,就算短期内有所成效,絕對不會是由衷的長遠和平,一有機會或外力改變,就是天下大亂、重新洗盤的局勢。以力和槍桿得天下的共產黨,必需先學會如何不擴張、不蠻橫,否則就是一國挑戰全世界,和平崛起也是空談。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滅朱計畫】國民黨内的「滅朱計畫」啟動!

 

【評論】農委會的啦啦隊,不要吃人太夠

【林森大火】擴張勢力比救災重要的柯文哲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1965年生於台南,世新編採、中華科大建築所碩士。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撰文。曾獲世新文學獎新詩首獎、散文獎、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新詩獎、全國學生新詩獎。88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89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即被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翌年初於馬祖服役時遭設局構陷,依戰時軍律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副主任、立院主任八年、高農公司總經理、台灣優蛋CAS協會創會理事長、建設公司副總經理。現職:都市更新講師、政治評論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