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外島戰犯】 叛亂死刑犯出獄

謝建平專欄
2020-08-02 | 軍事看守所(作者提供)

文/謝建平

李登輝走了……我無意幫李登輝開脱,但是1988年以後台灣仍有陳維都案(1988)、鄭南榕自焚(1989)、謝建平案(1989、1990)、獨台會案(1990),這些蔣經國死亡之後的政治案件,帳面上是老李的,但是應該算國民黨特務共犯結構群的業績。老李當時羽翼未豐,賊婆宋美齡虎視眈眈、軍頭郝柏村囂張擅權、黨務的李煥處心積慮、庶出皇弟蔣緯國多有扞格。連林洋港、邱創煥這些第二代台灣奴才也充任拉拉隊,拼了老命在旁邊搖旗呐喊。深諳武士道忍耐等待出手時機的老李,只能放任特務們去迫害,犧牲台灣本土民主運動人士,以換取全面接收掌握國政大權的時間。


老李用手段換時間,陸續解決外省統治集團

這也不是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在那個當下,競逐大權一定要有人犧牲。所以,只能說我們這些砲灰比較衰,在那個時間點,當了李登輝的墊腳石之一。
 


軍事看守所,裡面陽春、陰暗、燠熱,還有不該死的寃魂。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春江水暖鴨先知,天氣轉壞關節懂。」每一次天氣變臉,大俠這副浩劫餘生的骨頭總是率先發出警報。很準!準得比天上聖母和三太子出的明牌還神奇。這一切不是阿共仔的陰謀,完全是拜當年軍方、國民黨特務聯手送禮的幾個月軍事看守所假期所賜。

在看守所的地窖牢房內待久了,又加上東北季風開始轉南風後,牢房天花板頂端會反潮出現凝結的水滴,而我每每總是在半夜被冰冷的水滴給凍醒。當然,隨我入獄的那條百劫薄被就更加可憐了,好像沒有多少時間是乾爽的。馬祖的二、三月天,寒流來時氣溫約略降到五度以下,曾經也有接近冰點的邊緣。這床濕棉被,不蓋會凍死;蓋了會風濕,二選一。據軍方嚴正表示,在部隊裡絕無凌虐情事。對喔,洪仲丘的禁閉室,還有輔訓隊、看守所和監獄等地方都算例外!
啊是不會拿去曬喔?真抱歉,我待的馬祖莒光軍事看守所,連曬棉被都需要大當家或二當家(指揮官和政戰主任)的批准。如果沒記錯,第一次曬棉被是我在所裡唯一的放風日。


天氣大晴放風曬棉被,好像江洋大盜逛大街

那是特見後的某一天,不知老天爺是吃了搖頭丸還是威而鋼,鎮日煙霧瀰漫的馬祖,是日忽然大晴無風。可能是台灣關切的力度增大,我終於有了第一次放風。那天約略九點半、十點左右,所外派來一個班手持M16的憲兵,團團把看守所的屋頂掩體高處佔滿。戒護士進來說,謝建平,你把棉被拿起來,出來!牢房的鎖頭打開了,我按例上手銬,捧著棉被往外走。心想,不會吧!連判決都還沒確定,就要拖出去就地正法了?軍方敢這麼蠻幹嗎?
 

坐幽靈馬車的「白頭摳仔」……戒嚴時期,戴白色頭盔的憲兵,俗稱白頭摳仔,也符合白色恐怖時期的印記,更代表壓迫與死亡。圖片來源:資料照

我望著看守所的屋頂掩體鐵絲網邊的憲兵,各個持槍對準我,心想是在哭爸喔!戒護士說,謝建平,把棉被鋪在廣場中央曬一曬,順便繞著廣場走一走,上面說要給你放風。

放風像要槍斃,憲兵比犯人還要緊張

害你爸嚇一跳!原來只是放風,不是拉去打靶。我跟笨蛋阿呆一樣,不是!是跟精神病院的瘋子一樣,沿著看守所不到二十坪所謂的『廣場』周邊,走了一圈又一圈。偶爾抬頭看看憲兵,帶隊掛士官階級跟二兵的特別緊張,好想要把步槍握出汁來一般,臉上神情也好像他家剛發生要包白包的事情一樣。其中有幾個曾經來支援看守過我的,我還跟他們擠眉弄眼,看守所長看到出來罵,放風就放風,不要搞怪開玩笑,不然就把你關回去。

因為我關的是獨居房,也不曉得編號001和002的獄友現在狀況如何?也沒看他們一起出來放風。黃昏吃晚飯前,戒護士把我的棉被從鐵欄杆的縫隙中塞進來,溫暖的陽光香味,真好!

馬祖春天的天氣跟女人一樣,說翻臉就翻臉。我的棉被沒有幾日好光景,又回復到可以種香菇的狀態。忍了又忍,終於又盼到一個好天氣。記得那天一早霧濃到跟奶油一樣化不開,等到吃完早餐、寫完讀書心得,我開口說報告學長,棉被實在太濕了,可不可以請示一下,我從鐵欄杆塞出去,幫我曬一下?憲兵戒護士說等一下我去請示,回來說:上面說不行。我很不爽,開始抓著鐵窗唱歌,一直唱一直唱,唱到整個看守所都快被我煩死了。快到中午時,看守所長來了,用台語說你是在吵三小!東西整理一下啦,吃完午飯你可以出去了,聽說是改編在指揮部上方的陸軍686高射砲連,待會兒你新連長會來帶你,記得出看守所時不要回頭,也不要跟任何人打招呼、說再見。

 

西莒204觀測所,又稱乳頭山。我在上面的四管50機槍陣地軟禁到退伍,旁邊都是雷區,佈雷圖早就不見了,想要溜下山鬼混,要用性命去搏,算了!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我咧陸軍高砲686連,莒光最操、最硬的部隊,專門出產喪心病狂、虐待阿兵、毫無人性士官的地方。這擺明就是關不死你,就用另外的方式操死你、弄死你。不過比起這個鬼地方,勉強也算天堂!林北終於出獄了。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Jack(賊柯),這真是太神奇了

 

【評論】慈濟的搜括,必須扼制!

【評論】歷史上為何要「滅佛」?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1965年生於台南,世新編採、中華科大建築所碩士。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撰文。曾獲世新文學獎新詩首獎、散文獎、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新詩獎、全國學生新詩獎。88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89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即被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翌年初於馬祖服役時遭設局構陷,依戰時軍律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副主任、立院主任八年、高農公司總經理、台灣優蛋CAS協會創會理事長、建設公司副總經理。現職:都市更新講師、政治評論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