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外島戰犯】 馬祖慈航輪,擱淺在當年夢裡

謝建平專欄
2020-11-05 | 全身鐵銹斑駁的慈航輪,擱淺在南竿福澳港外後,預估現今早已熔成鐵汁,在別的地方以另一個形式重新使用。(資料照)

文/謝建平

每個馬祖外島兵都有個坐船的惡夢,尤其是農曆中秋節過後,東北季風一扯起風旗,整個東海、花彩列島中段、宮古海峽、台灣海峽,坐船真的比坐牢還辛苦。

日前有所謂的日本防衛專家、亞洲戰略學者跳出來大放厥詞,說中國可能在11月初美國大選後的一個月內,趁美國政局不隱,無暇關注台灣問題的空檔,出兵渡海攻台。我看了之後不禁訝然大笑,這些蛋頭專家學者平常出入都搭飛機,不知多久没搭船出海了?還是都搭超大噸位的高級郵輪,也可能一輩子從來不曾在冬季坐船。姑且不談親潮、黑潮交錯混亂對台灣海域的影響,光是秋末換季之後的東北季風,就可把搭船的人巔到膽汁吐乾;暈到連爸媽是誰都忘得一乾二淨。常年往來台灣~馬祖的台馬之星,從十月初因東北季風的肆虐,停航已經超過二十天了。如果十月初就有這種海象,十一月以後共軍想來渡海攻台,光在黑水溝碰上這麼強的東北季風,而且是一直吹、不斷吹的夭壽風,共軍還沒登陸被台灣軍隊打死,一定會先想自殺算了!

我八月底去馬祖大坵看梅花鹿,和島上唯一的住户閒聊時,他表示十月中旬他就要酸回台灣。因為東北季風來了、遊客也少了,冬霧濕重冷冽、島際交通補給時有時無,根本不是正常人類能過的日子。而且沒生意、没錢賺,死守大坵島和梅花鹿相看兩厭,一看就是半年多,想想還是回温暖的台灣才是正途。

 



大坵島上的梅花鹿,因無意間的野放,如今已經成為旅遊一景。又因長期由遊客餵食,已經完全不怕人,還會主動索食。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看到軍友們在網路上聊馬祖的島際交通,提到共同的記憶慈航輪……三十幾年前馬祖列島的交通船,據不可靠消息來源指出,這艘船原本是航行日本瀨户内海的交通船,後來被買來和馬祖汹湧的海域輸贏,所以常常打敗仗、罷工、棄權、停航。最後聽說約在1995年前後(煩請軍友指正)擱淺在福沃港外,也是不幸中的大幸,没有釀禍!

1989年10月底,我從馬祖南竿初試慈航輪兩小時的昏天暗地,柴油加上白頭海浪,把讀書時代的修養全部送給他娘。第二次坐慈航輪變成此生最恐怖的經驗,1990年2月底,我因被設局構陷關押在莒光軍事看守所。經過各方面一個多月的營救奔走,再被押送到南竿的馬防部軍事看守所,準備給台灣來的家人會客看看,確認還沒被軍方「處理掉」。夭壽的戒護士把我銬在船艙最下層的貨艙鐵柱上,他們卻爽爽的躲上甲板去吹風抽煙,放我在下面聞臭油煙兩個多小時。軍方保防資料上記載,大俠小時候學過幾招三腳貓功夫、生性凶殘(哈哈!)。但是這一路晃到福澳碼頭,已經全身癱軟、只是很想死,軟腳到根本站不起來,還能跳船逃亡咧?我看就算義賊廖添丁、甲、乙、丙再世也都不可能,好嗎?

 

台灣海峽黑水溝的東北季風,千百年來浪濤翻滚,阻絕了來往、思念,同時也抵擋了兩岸戰火……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那時心裡想,萬一這艘老爺船要沉了,幹!這些人一定把我丢在艙底自顧逃命去了。而我被銬死在鐵柱上無法掙脱,最後也一定成為東海龍王女婿候選人登記第一號。至於身上扛的唯一死刑「敵前抗命」罪,早就無關重要……

慈航輪雖是外島阿兵的夢魘,但也普渡了所有淒苦的思念。浮著渡人、沉了懷念。船笛聲已經二十幾年未曾響起,預計都留在年少的風雨浪濤裡,作不作夢都無妨。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性、錢、政治的黑幕
【評論】短命的習末帝王朝即將崩解!

【評論】中國眼中的乞丐國民黨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1965年生於台南,世新編採、中華科大建築所碩士。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撰文。曾獲世新文學獎新詩首獎、散文獎、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新詩獎、全國學生新詩獎。88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89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即被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翌年初於馬祖服役時遭設局構陷,依戰時軍律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副主任、立院主任八年、高農公司總經理、台灣優蛋CAS協會創會理事長、建設公司副總經理。現職:都市更新講師、政治評論員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