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叛亂犯寫詩】躺在觀測所的屋頂摘星星

謝建平專欄
2020-11-22 | 30年後老兵重返馬祖,馬祖多了媽祖,觀測所早已裁撤,所有的故事都留在當年。(作者提供)

文/謝建平

躺在觀測所的屋頂摘星星
銀河大軍集結,指引閩江口的海浪
把島嶼上戰士們的青春統統圍困
青春正擱淺著兵勇的青春
憂傷也緊抱著軍丁的憂傷
只有藍眼淚,一面哭泣一面跳舞
把亮麗的憂鬱閃給想家的人

躺在觀測所的屋頂摘星星
黃魚和鱸魚在岩石縫裡交頭接耳
熱戰的砲火歇停在半甲子以前
冷冽的對峙早已躲藏在寒霜裡
牆上來不及帶走的征衣退色破損
陣地的砲位龜裂,射口崩塌
有意外的軍魂仍在站哨執勤

躺在觀測所的屋頂摘星星
打開心中的窗戶,從壁山飛向雲臺
媽祖戴上億萬盞寶石燈光
千年來照引著億萬舟船平安返家
沉睡靈穴的聖母今夜要失眠了
有人在馬港街上找尋二十歲的自己
海浪仍是萬年前的鹹苦眼淚

 


30年後老兵重返馬祖,馬祖多了媽祖,觀測所早已裁撤,所有的故事都留在當年。(作者提供)

躺在觀測所的屋頂摘星星
史記的即墨城轉化成莒光
田單用火牛趕走樂毅之後
從來不曾出現在坤坵和福正沙灘
即墨習慣寂寞,莒城搶走榮光
一大串閩江口的珍珠何止這對白犬
網羅了血源,有長年安樂,更連著江海

躺在觀測所的屋頂摘星星
跨越時空,沈有容和蔡牽從芹壁吵到橋仔
大明正朔和武裝航商糾纏著民族大義
數百年後,林義和縱身沉入西尾海域
結束了這場無解的血腥
也不管和平救國軍仍否和平
所有的不甘心,只能交由海盜和將軍去判定

躺在觀測所的屋頂摘星星
三十六個島嶼,神話鳥戴上鳳冠準備出嫁
高呼登島、蛇山無蛇、亮島有人
八千多年的睡眠,一覺醒來
原來南島民族和構樹早就登陸
觀測所可觀星,要摘取請到屋頂
限量三顆,分贈情人、自己和仇人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外島戰犯】 馬祖慈航輪,擱淺在當年夢裡
【評論】性、錢、政治的黑幕
【評論】短命的習末帝王朝即將崩解!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1965年生於台南,世新編採、中華科大建築所碩士。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撰文。曾獲世新文學獎新詩首獎、散文獎、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新詩獎、全國學生新詩獎。88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89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即被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翌年初於馬祖服役時遭設局構陷,依戰時軍律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副主任、立院主任八年、高農公司總經理、台灣優蛋CAS協會創會理事長、建設公司副總經理。現職:都市更新講師、政治評論員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