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肺炎疫情】曇花一現?百花齊放?新冠肺炎肆虐下中國言論自由發展契機與困境

柳金財專欄
2020-02-20 | 中國民眾祭奠李文亮醫生(資料照)

文/柳金財

新冠病毒肺炎擴散肆虐,已成為國內外批判中國政府處理公共衛生危機不當利器,或有論者以為此波肺炎疫情擴散,最關鍵因素源自習近平主政下國家治理體系所造成,此一治理體系欠缺透明化及新聞言論自由,最終導致疫情隱瞞、緩報,拖延黃金防控疫情期間。CNN國際事務記者葛里菲斯(James Griffiths)表示,此次疫情管控荒腔走板,暴露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集權統治的弊端。《洛杉磯時報》指出疫情暴露中國政治體制的漏洞,充滿的腐敗無能、效能低下、缺乏透明與問責。因此,2月14日中共召開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中,習近平倡議15個體系、9種機制及4項制度,藉此強化國家對疫情防控能力以緊急應變公共危機事件,從而提高公眾對政府公信力及合法性基礎。

值得關注的是,此波新冠病毒防控凸顯中國處置疫情透明性問題,諸多海內外媒體批判中國地方政府隱瞞、緩報疫情致疫情延宕黃金救援時期,最終擴散肆虐,感染確診病例及死亡一再攀升。而中國疫情擴散遭遇諸多輿論批判,但官方對於媒體與輿論自主性顯然加以限制,尤其是武漢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病逝後,中國公眾憤怒之火在網絡爆發,引發公眾對言論自由的渴望;社群網路輿情沸騰,掀起一波「我要言論自由」呼聲。

自中共十八大習近平主政以來,中共中央藉由設置「領導小組」或「委員會」及機構改革,限縮國務院職權,相關領導小組組長、委員會主任由習近平所擔任,藉此削弱國務院政務決策權及政治局的領導權。此次因應新冠肺炎防治工作領導小組雖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所領導,而實際決策及部署仍是由習近平所操持。換言之,習近平才是最後擁有最高決策權及拍版定案的人。且從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的成員組成分析,主管文宣系統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擔任副組長,中宣部部長、政治局委員黃坤明任小組成員,顯示在防疫工作期間仍要加強輿論維穩,疫情能否完全「公開透明」有其政治理性計算。

 


習近平才是最後擁有最高決策權及拍版定案的人。圖片來源:資料照

一、公安維穩、媒體傳聲筒角色限縮言論自由空間

首先,公安維穩壓制疫情傳播。武漢當局對2019年12月底的疫情爆發,採取噤聲八位知情人的方式,其中一位是搶救醫生李文亮,卻因散布「不實消息」被警方訓誡。李文亮曾被武漢市衛健委、醫院的監察科約談,1月3日遭武漢警方指為「在互聯網發布不實言論」,被派出所「訓誡」簽下「訓誡書」,若再從事違法活動將受法律制裁。然被當地警方告誡後的第11天,也染上新冠肺炎住進重症室。李文亮因看診病人被感染,2月1日確診患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於7日凌晨被通報去世消息。

李文亮醫生英勇之舉被中國網民視為「英雄」,其逝世立即引發網民哀悼和憤怒 ,不少網民在微博發帖要求中國政府應向李醫生及其家人道歉,並批判湖北地方官員,據媒體報導「我想要言論自由」成為中國微博最熱門的話題之一;輿情沸騰強烈批判地方領導與官員行為充斥著官僚主義、形式主義,形同對地方黨國政府權威挑戰及降低公信力。 武漢當局曾指控李文亮醫生為「造謠者」,其個人曾因發布所謂「假消息」而被拘留,當其接受財新網訪問時直陳「真相比平反更重要」、「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不同意利用公權力過分干預」。李文亮醫生之病逝,短期間在中國網絡引發輿論風暴,無論是稱為文革再起或將其逝世日訂言論自由日。若干學者呼籲「惟有改變,才可望終結人禍;惟有改變,才是對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紀念。否則,所有的悲憤,所有的淚水,終不免淪為泡沫。」換言之,李文亮之逝世不僅激起中國社會網路輿論千層浪,也出現社會精英集體要求言論自由的呼聲,但此能否成為擴大中國社會言論自由空間,雖是契機但卻未必會成功。

為此,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出告示「經中央批准,國家監察委員會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若非中國社會輿論沸騰,國監委恐不會立即介入調查,而國監委介入調查只會向下層官員問責,透過為李文亮醫生所謂「討公道」,也給公眾「討說法」而「有交代」,其目的是平息民憤和管控輿情,提高對中共黨國體制及習核心之擁護,這是管控平息輿情,而非釋放自由言論空間;是社會控制一環而非涉及政治領域改革。值得關注是,許多公眾因對公安體制維穩具有恐懼感,在疫情衝擊下感到無力感,因而以紀念李文亮醫生的方式表達憤怒、不滿和反抗情緒。中國當局或許未來在公共衛生領域、流行病防控方面可能會放鬆信息管控,但未必會在其他政治社會領域的言論管控會放開。

其次,媒體自主性欠缺淪為黨國傳聲筒。針對新冠狀肺炎事件處置,有關政府部門應對遲緩。1月24日上午中國媒體記者張歐亞發表言論批判,宣稱武漢應立即換帥;當日中共湖北日報傳媒集團委員會即下令張刪除微博,並致函武漢市委市政府道歉、檢討,表示張歐亞的言論給各級領導「添了堵」。值得關注的是,中國政府並沒有等到疫情局勢遏制後,始啟動問責湖北省和武漢市主要黨政負責人程序,此次問責與抗疫情同時推進,藉以平息沸騰民怨挽救政府公信力。

 

中國媒體記者張歐亞發表言論批判遭當局下令刪除。圖片來源:資料照

為盡速平息疫情民怨,中國政府立即啟動問責制,宣佈由上海市長應勇接替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山東省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替換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湖北省與武漢市防疫的核心領導,於24小時內同遭撤換。這表明地方領導因未能採取及時嚴厲管制措施,未能防範未然有其政治責任。從一角度來說,記者與網民在網路上呼籲要求湖北及武漢領導下台,最終與中共中央處置是一致。然先前要求撤換地方領導的記者卻被打壓,甚至其所屬媒體集團竟向湖北與武漢黨政領導機關致歉,顯示媒體作為第四權其獨立性與自主性皆有所不足。

二、言論自由已觸及高度敏感政治改革議題

最後,社會精英發表公開信要求言論自由而被壓制。數十位學者、律師實名聯署發表公開信,一封題為《唯有改變,才是對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紀念:致全國人大、國務院並全國同胞書》的公開信受到普遍關注。簽署者包括中山大學退休教授艾曉明、北京大學教授張千帆、清華大學教授郭於華、獨立學者笑蜀、郭飛雄等。公開信指出「堵住李文亮的嘴,放開病毒肆虐的路,中國乃至世界為中國人喪失言論自由買單」。唯有改變始能終結人禍,公開信的簽署者提出六項訴求,包括:厚葬李文亮;每年2月6日定為言論自由日;釋放因思想、信仰、言論、政見遭受刑罰的公民並予國家賠償;開放媒體自由報導和網路自由言論;開放民間自主救援;及全面反思近年國家內外政策。

這樣公開信其實已經涉及諸多政治改革議題,即放鬆黨國對公民社會宰制,釋放公共領域及論壇空間,這將衝擊中國既有維穩體制運作,也會消融「穩定壓倒一切思維」。無論是訂定言論自由日、釋放思想犯、政治異議人士、放鬆言論及網路管制等,皆是挑戰習近平集權化的治國理政思路。習近平主政以來,對於壓制媒體及記者的報導自主性不遺餘力,導致中國成為自由化及言論自主空間不足國家,相關國際指標下降正凸顯此一趨勢。

面對此波冠狀病毒肺炎延燒,榮獲第四屆全國「十大傑出青年法學家」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發表〈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一文,嚴厲批判習近平主政下的中國社會越來越傾向極權 ,集權的黨國體制無能專斷、失序與虛弱,終使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其根本原因在於「人禍大於天災」。許章潤並以「微信恐怖主義」一詞,大力抨擊網路言論控管與審查。據媒體報導許章潤的微信帳號遭「封號」停權、被軟禁而無法與外界聯繫。

回顧許章潤教授的政治評論,實已涉及更敏感的政治改革議題。他曾指出「一個超大規模極權國家,不思政改,無意建設立憲民主政體,不禁令人恐懼。一旦坐大,難防不測,而有紅色帝國崛起的預設和預期。」2018年7月發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系統性地批評中國現行政治與社會體制,及領導人集權政治倒退趨勢,引發中國政府的極度不滿。同年又撰寫紀念「改革開放」歷史的《低頭致意,天地無邊》、《自由主義的五場戰役》、《中國不是紅色帝國》等文。2019年3月又因批判憲法修改國家主席連選連任限制,而遭清華大學暫停一切教學職務和學術工作、禁止上課招生,並啟動調查程序。

此外,近日因冠狀病毒肺炎擴散有二位深入武漢疫情現場的公民記者陳秋實、方斌,也接連「被消失」;據報載曾揭露SARS疫情的「抗煞英雄」蔣彥永醫生也遭軟禁。此證明黨國體制對公民社會自主性力量的控制力道,實無放鬆管制現象。換言之,此波冠狀肺炎之防控,仍主要是以公安主導維穩、視掩飾疫情為「顧全大局」的傳統治理模式。此恰恰暴露中國地方治理困境,欠缺政務資訊透明化及公開化,地方政府在中央政府集權管制下,也往往欠缺危機處理能力。 

 

SARS疫情的「抗煞英雄」蔣彥永醫生。圖片來源:資料照

三、黨國維穩思維限縮公民社會自主性發展

武漢地方治理因瞞報、拖延疫情爆發而陷入危機,最終需由中央政府在1月20日緊急介入,調派軍隊衛生力量介入,甚至國務院派出副總理領導防疫督導小組。一場原屬地方危機處理能力不足的防疫公共治理危機,卻因集權下地方回應性及處理能力不足,逐漸演變為超過2003年「非典」規模的全國性治理危機。而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下的中國言論自由 ,看似突破許多框架限制,給予外界中國政治民主化改革及發展契機,然而卻在黨國體制制約及輿情管控下恐淪為「曇花一現」。

歸結而論,新冠病毒傳播並無緩解中國黨國國家機器對於公民維權之壓制,各種打壓言論的現象並未消減,無論是對維權者給予口頭警告、解除聘用或強制隔離等方式,試圖產生「寒蟬效應」,並無創造更寬廣公共論壇空間。若干樂觀者以為因應新冠病毒肺炎擴散,中國當局將釋放言論空間凸顯百花齊放百花爭鳴,藉以緩解民怨。然從上述分析來看 ,這種樂觀想法恐過於一廂情願,其言論自由空間恐猶如「曇花一現」般。無庸置疑,在疫情防控期間,黨國體制更是在輿論工作上展開新一輪的言論打壓行動,國家機器並無放鬆對公民社會自主性力量宰制。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中央廣播電台

作者

柳金財

畢業於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博士班。現任職於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並兼任學生事務長一職。在研究領域方面,主要為政治學、國際關係;跨及中國研究與兩岸關係領域。目前研究焦點主要集中於中國民營企業家政治參與、政商關係、土地財政與地方治理、基層選舉與治理,及全球化與兩岸政經關係、民進黨台獨論述與兩岸政策轉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