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派系之爭】言論自主?派系權爭?新冠病毒疫情中任志強事件之分析 

柳金財專欄
2020-03-26 | 任志強四年前被封殺言論權利,四年後被剝奪人身權利(資料照)

文/柳金財

當中國疫情看似轉趨緩和,黨國正對內營造公眾感恩及慶功、歌頌黨領導的社會氣氛;對外也透過防疫經驗及物資輸出,加強對外輿論澄清及國際形象塑造。然而,此時卻冒出一篇署名任志強的文章,揭露中國對言論自由的嚴格管制,實為加劇新冠狀病毒疫情之制度根源。而在中國社會具有綽號「任大炮」的房地產大亨任志強最近失聯,前述最新評論文章頗具爆炸性,直言不諱措辭嚴厲批判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渴望權力,暗指習為「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醜」,利用疫情強化獨裁;同時指責中國共產黨對言論自由的嚴格管制,加劇冠狀病毒的疫情肆虐。


一、中國企業家在集權體制中欠缺政治自主性

中國在新冠病毒散播防控疫情期間,不僅動用國家機器集中資源大力展開一場人民戰爭戰疫,而對公民社會中輿論監控、網路管制也形同是一場戰役。中國政府在這場新冠肺炎戰疫中,儘管發揮處置公共危機及緊急動員能力,令外界見識國家在公共危機疫情管理中急速動員各種資源,甚至封城、封閉式管理、快速建立防疫醫院;但也見到疫情初期因為集權體制掩蔽信息、隱瞞、延緩,導致疫情擴散肆虐。與此同時,國家動員強制性合法暴力壓制公民言論空間,包括有「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坦言疫情發展,但卻被認為「造謠者」而受訓誡處分;學術界精英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公開批判疫情源自集權體制而「被消失」。 而在公民社會言論受箝制之同時,黨國卻推動「感恩領導人、黨中央」教育試圖沖消反政府言論。
 


圖為中國
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圖片來源:資料照

黨國全力塑造習近平的防疫戰略成功及國家領導人睿智領導形象,強調習是「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塑造召開17萬人視頻大會治理疫情的國家領導人形象,形成「領袖領導全國人民」齊心共同抗疫壯舉。然而中國政府在加強公共危機治理過程中,黨國體制並未放鬆對公共領域言論自由管制、塑造及引導。 誠如前述中共黨國有意形塑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為領導抗擊病毒的「人民戰爭」的英雄,推動感恩黨中央與黨領導人教育活動,這不僅利於維護黨國統治政權穩定性,也利於展現習近平主政下國家治理體系及治理能力現代化,從而鋪平第三任國家主席連任之路。然此恐與公眾憤怒怨懟氛圍格格不入。中國企業家批判國家最高領導人的政治意涵,引發諸多政治聯想,究竟這是一場關聯高層權力鬥爭引爆線呢?或是企業家追求政治自主性而表達言論自由呢?其觀點頗為南轅北轍及仁智互見。

首先,任志強四年前被封殺言論權利,四年後被剝奪人身權利,顯示中國企業家欠缺公民權保障及政治自主性。從2016年任志強在網上評論譴責最高領導人,受到留黨察看一年的處分來看,任志強對習近平之批判並非只是在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期間而已。2016年時習近平與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已是緊密政治聯盟夥伴關係,故任志強踰越言論尺度所凸顯意涵應是企業家政治自主性不足問題。這與黨內權力鬥爭關聯性較低,更非涉及習王政治聯盟瓦解。作為房地產大亨的任志強擁有近3800萬名微博粉絲 ,其微博賬戶曾被關閉,起因於對國家主席習近平持批評態度。中國官方曾聲明宣稱,任志強在其微博賬號上「持續公開發布違法信息」,影響「惡劣」。 任志強在微博質疑習近平對新聞媒體管控,宣稱新聞媒體應服務於人民而非黨,然其網路帖子發出後往往盡速被刪除。中國網信辦發言人姜軍曾宣稱「據網民舉報,任志強微博賬號持續公開發布違法信息,影響惡劣。」並言「國家網信辦將加大網上信息內容監督管理執法力度。各類網絡傳播平台要切實履行主體責任,不為違法違規言論提供傳播渠道。」這顯示中國企業家已有反黨、反習近平的聲音,儘管這種政治自主性的強度仍非常薄弱。


二、企業家批判國家領導人未必代表涉及派系權力競逐

其次,企業家批判中國政府領導人言論,未必與高層內部權力鬥爭有關,企業家若視政治關係背景雄厚而公開批判最高領導人,反而易被切割。一種觀點認為這涉及中國高層派系鬥爭及習近平政治聯盟內鬥。由於任志強與國家副主席王歧山的關係,若任志強被捕或遭軟禁,牽扯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關係轉變,則與副主席關係比較密切的人將受波及。任志強的失聯對中國企業家而言,將會感受到人身自由岌岌可危;也會讓原本對政府唯唯諾諾的企業家群體變得噤若寒蟬,而企業家與政府領導階層過於緊密戰略關係,因其政治失言或批判,不僅使自身遭到破迫害;也可能被視為政治領導間權力衝突。換言之,若任志強與王岐山具有政商關係,則其發言一旦被視為「有的放矢」或為特定派系領導階層放話,那就不是個人「無的放矢」而已。
 

圖為
任志強。圖片來源:資料照

復次,以習近平與王岐山如此緊密政治聯盟關係,且王岐山按照傳統中共黨內政治領導職位與年齡「七上八下」理應退休,短期內習王政治聯盟不太可能頻臨瓦解。王岐山在中紀委書記卸任後,原本外界以為王將接任國家監察委員會主委,但最後卻擔任更高國家副主席職位且以非政治局委員可列席參與政治局會議,足見習王間縝密戰略合作同盟關係,尤其既往王岐山在中紀委書記任內打擊腐敗不遺餘力,舉凡前後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孫政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及郭伯雄、政協副主席令計劃,上述權力鬥爭皆涉及貪腐案,皆有王岐山影子。換言之,在嚴厲反腐敗過程能夠取得重大成效,明顯是因習王聯手。因此,王岐山不太可能在已退休又復出之際卻與習近平關係破裂,習近平也沒有處置這位反腐敗的功臣而自斷左右手之必要,導致政治聯盟合作瓦解而陷自身於險境。

故任志強事件其政治意涵,在解讀上不應是凸顯中國內部派系權力鬥爭,而是企業家並無法真正擁有政治自主性及言論自由權。若任志強依恃與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密切關係,從而詆毀國家最高領導人,即使任何政治領導人也無法力保,甚至擔心因而被波及或被誤解為指導、教唆。據媒體報導任志强案是中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大案要案,任何人不得打聽、插手、干擾辦案。且網管連續多次封群封號,禁提任志强三字。有論者或以為「如果單純只是1名企業家的話,那更是不能亂講話了,因為就連任志強那麼有後台的人都接連被整。」,此涉及對最高領導人攻擊,恐波及背後政商政治關係,甚至也會導致相關政治領導被整肅,從而為自保而與之切割關係。


三、黨國體制壓制國內與國際新聞媒體報導自由,企業家欠缺言論自由空間

最後,中國限制公民社會言論批判,已從國內網路輿論至國外媒體新聞報導自由。中國政府驅逐《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等所有駐中記者,發動外交戰指責美國挑起事端,同時報復川普政府先前對中國駐美官媒限制。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批判美國這三家報紙對中國報導存在「意識型態偏見」,假藉新聞自由之名實施「炮制假新聞」。人民日報底下《環球時報》更批評西方媒體對中國疫情的偏頗報導,意指外國媒體是「項莊武劍、意在沛公」,「有的放矢」攻擊中國政治制度,及污名化中國政府遏制病毒的努力與重大成效。這顯示中國政府不僅對國內輿論加強控制,也同時採取外交戰、全球輿論戰及進行形塑負責任大國形象戰。 可以說,中國對此波新冠肺炎防控是以犧牲經濟增長和个人自由為代價嚴格控制出行。無論學術界、醫學界、法律界及新聞傳播界、企業界,皆有不滿公共疫情爆發欠缺透明化及突破言論自由之呼聲。

中國政府所建構平安武漢官方微博因民怨氾濫幾乎淪陷,並非心向黨就能保平安;而自李文亮醫生事件之後,平安武漢疫情相關微博全部淪陷。儘管已有許多官員被問責發布處置結果,但網民似乎並不滿意,繼續在微博討伐之。就此而論,任志強之言論及「被消失」,應從黨國控制言論自由角度加以檢視,而非涉及習王之權力鬥爭;而恰恰相反的是,習王仍屬政治聯盟,即使王岐山與任志強擁有師生關係、政商關係,習王關係不因任志強批判而有所改變,甚至王岐山基於維護習近平領導也會選擇疏離及懲治任志強。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柳金財

畢業於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博士班。現任職於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並兼任學生事務長一職。在研究領域方面,主要為政治學、國際關係;跨及中國研究與兩岸關係領域。目前研究焦點主要集中於中國民營企業家政治參與、政商關係、土地財政與地方治理、基層選舉與治理,及全球化與兩岸政經關係、民進黨台獨論述與兩岸政策轉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