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抗中下台灣主體意識揚升?台灣人認同變遷之歷史過程

柳金財專欄
2020-07-20 | 示意圖(資料照)

文/柳金財

2020年7月台灣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發布「台灣民眾台灣人/中國人認同趨勢分布」等三份民調顯示,台灣人認同感增高至67%,政黨偏好民進黨獲36.8%,偏向支持台灣獨立為27.5%,皆創下歷年新高。整體而論,台灣民眾的「台灣人」認同感自1992年起持續攀升,2007年與「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雙重認同出現交叉後,「台灣人」的認同感繼續攀升,2020年7月達到67%最高峰;支持雙重身分認同者為27.5%,也是為歷年新低。同時 ,政黨支持度,民進黨領先國民黨,支持維持現狀比例高於支持台灣獨立、兩岸統一。

與此同時,台灣民意基金會公布2020年2月份全國民調,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肆虐背景下,台灣人民族認同飆升到83.2%,為1991年以來的歷史新高點;同時中國認同和雙重認同比例較2019年9月時雙雙砍半,達到30年最新低,5.3%認為自己是中國人,6.7%具「雙重認同」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儘管兩項民意調查數據比例存在相當大差異性,但總體上呈現台灣人認同變化特徵,即是台灣人認同比例創新高,雙重認同下降,中國人認同也逐漸下降。這些刺激因素源自台灣社會反中路線高漲。

 


圖為台灣人的民族認同趨勢圖。圖片來源:台灣民意基金會

一、台灣人認同創新高與台灣社會反中政治氛圍有關

首先,兩次台灣人認同創新高,與台灣社會反中路線飆漲有關,而反中意識提高則源自中國當局對台政策採取壓制作為,台灣當局採取反制措施,兩岸關係陷入惡性循環有關。從2019年1月初中國領導人提出「習五點」,倡議「兩制台灣方案」要求台灣社會各界別、階層參與民主協商。蔡英文總統提出反對「一國兩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將「九二共識」等同「一國兩制」。再歷經6月後香港反逃犯條例修正運動風波、8月暫停限制陸客自由行、與9月南太平洋兩個島國與台斷交、12月台灣當局通過《反滲透法》,2020年1月台灣大選台灣社會內部反中路線飆漲、拒絕「九二共識」聲浪高漲。

即至2020年初新冠病毒擴散,兩岸當局因為口罩風波、兩岸班機直航運送台胞回台、陸配及陸生返台爭論波折,及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被打壓受挫,導致兩岸關係急轉直下 ,增加兩岸緊張、對立及敵對。台灣社會反中路線揚升,大陸武統聲浪高漲,這些負面衝突因素強化兩岸當局敵對態度,從而增加民眾的台灣人認同、降低雙重認同及中國人認同。

其次,根據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調查,1992年調查結果顯示25.5%台灣民眾認同自己是中國人、17.6%認為自己是台灣人、46.4%認為「雙重認同」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將近71.9%台灣民眾具有中國認同;1995年認同自己為台灣人的比例25%,首度超越自認為中國人的比例20.7%。,20世紀90年代期間,1990年台灣與沙烏地阿拉伯斷交、1992年與南韓斷交及1997年與南非斷交,皆是民眾對中國政府展現最敵對的時間點。1995年李登輝訪美及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更強化台灣人民對中國政府反感與敵意,從而增加台灣人認同。

李登輝主政時期影響台灣民眾認同最大的事件,應屬中國政府在1995、1996年對台灣實施飛彈試射,醞釀台海危機兩岸處於戰爭邊緣,這與中國政府宣稱「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政治言說背道而馳。1995年5月底6月初李登輝總統訪美,緊接6月副總統連戰訪問捷克,中國政府因擔憂台灣推動「務實外交」產生「骨牌效應」,不僅推遲兩岸協商,也運用軍事力量威嚇;1996年公民直接選舉總統,對台灣民眾的台灣人認同塑造產生巨大改變,體現直接民主與主權在民的政治理念與精神。直言之,台灣社會的民主化、本土化發展,強化台灣民眾的台灣人認同,模糊化中國人認同。

 

前總統李登輝訪美行。圖片來源:資料照

此外李登輝主政期間,在「一個中國」政策及兩岸關係定位不斷嬗變,也造成台灣認同變化。從堅持「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走向「一個分治的中國」定位兩岸是「一國、兩區、對等政治實體」;提出「一個中國取向階段性兩個中國政策」,最終提出「特殊國與國關係」;不斷強化中小學以台灣主體的歷史、地理、公民教育,增進台灣本土意識及主體性,此段期間儘管為國民黨主政,但台灣本土化、主體性路線及兩岸論述,促進台灣人認同提升,而中國人認同下降及雙重認同也呈下降趨勢。

二、民進黨與國民黨輪流執政,難以轉變台灣人認同趨勢

再者,2000-2008年陳水扁主政期間台灣人認同增長幅度反而較為緩慢,但仍持續增長。儘管民進黨籍陳水扁總統推動「一邊一國論」,倡議公投制憲、台灣正名、以台灣名義參與聯合國;同時推展所謂「漸進式台獨」、「文化台獨」及「去中國化」教育,這樣一系列重大的台灣認同工程逐漸改變台灣民眾的國族認同。例如依據「同心圓史觀」研定的高中歷史「九五課綱」,以每一個人作為中心與統獨無關,如江蘇、福建、東北、新疆皆應有一個「同心圓史觀」,此同心圓是「台獨史觀」也被質疑是「分裂中國」史觀。2005年調查結果顯示認同自己是台灣人比例提升到45%,首度超越認同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雙重認同比例43.4%。換言之,陳水扁執政時期認同台灣人比例首次高於雙重認同。

最後,2008-2016年台灣再度出現政黨輪替,主張「九二共識」、「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及主張「不統、不獨、不武」的國民黨籍馬英九重新取得執政權,然而在歷史、地理及公民教育課綱一直無法扭轉民進黨政府以來所設定主軸,2008年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已達48.4%,並且逐年上升,認為自己具雙重認同者占43.1%,並呈逐年下降趨勢。2014年太陽花學生運動時,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達到最高點60.6%,認為雙重認同皆是占32.5%。馬英九執政後期由於兩岸交流日益熱絡,被質疑產生兩岸權貴資本主義,導致「反中」聲浪居高不下,且支持台獨比例高於支持統一。

值得關注是,2015-2019年期間台灣民眾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開始下降,分別是59.5%、58.2%、55.5%、54.5%及56.9%。2016年民進黨籍蔡英文總統執政後,提出主張維持現狀,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處理兩岸事務,否定「九二共識」存在、反對「一國兩制」,導致兩岸停止外交休兵台灣斷送七個邦交國、中國對台軍事演習頻率增加,中國對台政策採取外交壓制、軍事武嚇及限縮交流、暫停協商對話,對台政策採取壓制及單邊行動,激化台灣人民的敵對及反中意識。

 

蔡英文總統執政後主張維持現狀。圖片來源:資料照

三、一國兩制恐激化台灣人認同增長

基本上,蔡英文總統執政初期台灣人認同發展趨勢規律特性,大致符合「藍統獨長」、「綠統統長」趨勢。也就是說,國民黨統治時期台灣人認同高升、台獨主張比例上漲的趨勢;民進黨執政反而台灣人認同下降、雙重認同及中國人認同升高趨勢,但從長期觀察,台灣人認同逐漸增長,超過半數,期間增長幅度跳動不大。故即使馬英九主政期間,也無法扭轉自李登輝到陳水扁執政時期台灣人認同轉變趨勢。蔡英文執政期間,2018年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下降至54.5%,認同雙重認同比例增加至占38.2%;直到2019年6月香港爆發反逃犯條例修正風波運動,中國政府對香港的「全面管治」被質疑沒有信守「一國兩制」的「高度自治」承諾,導致台灣民眾更加反對「一國兩制」;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止跌回升又上升到56.9%。

顯而易見是,2019年中國政府倡議「兩制台灣方案」,導致台灣反中路線揚升、持續發燒,再到2020年台灣總統選舉操作「反中」策略獲得選票極大化目標,即至新冠病毒疫情感染惡化兩岸關係,這些因素強化台灣人認同凝聚。是故,在中國政府對台政策採取壓制及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下,給予民進黨操作「反中」路線政治社會環境,最終成為台灣人認同增新高下的「政治受益者」。然而,兩岸關係惡性循環,台灣社會逐漸欠缺中國人認同及雙重認同,可能也會進一步激化中國政府對台政策壓制力度,成為台灣社會不可承受之「重」。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資料照

 

作者

柳金財

畢業於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博士班。現任職於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並兼任學生事務長一職。在研究領域方面,主要為政治學、國際關係;跨及中國研究與兩岸關係領域。目前研究焦點主要集中於中國民營企業家政治參與、政商關係、土地財政與地方治理、基層選舉與治理,及全球化與兩岸政經關係、民進黨台獨論述與兩岸政策轉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