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吳瑟致觀點】柯文哲危機處理的能力不及格!防疫為先還是歡樂跨年晚會?

吳瑟致(柯學家)專欄
2020-12-31 | 台北101跨年煙火(翻攝自TAIPEI 101 MALL 台北 101 購物中心臉書)

文/吳瑟致

全球COVID-19疫情風暴沒有減緩,反而病毒有變種趨勢與疫苗仍難全面施打,各國政府都不得不再次提高警戒進行防疫管制,無法掉以輕心深怕確診人數再度攀高,影響的不只是民眾生活與社會經濟的穩定,更可能對人類健康安全帶來無止境的侵害。在台灣縱然「口罩」已成了民眾生活的必備品,但是也因為過去防疫有成的信心,國內旅遊與社交場合幾乎也已恢復正常;然而,正進入疫情可能出現破口的冬季,恐怕新一波的病毒傳染會再度重返,確實近期陸續出現零星的確診案例。正是因為如此,部分大型的活動與會展是否要停辦,例如一年一度各縣市會舉辦的跨年晚會,已是社會輿論討論的重點。

 

防疫為先還是為了表面歡樂?跨年晚會辦不辦?

 

台北市的跨年晚會是否要取消,市長柯文哲仍舉棋不定,他僅表示「軍機瞬息萬變」、「觀察24小時內疫情變化」,不過仍朝向舉辦方向來籌備;有趣的是,柯文哲與台中市長盧秀燕則同聲呼籲「民眾不一定要去跨年現場群聚」,顯然,柯市長看到了跨年晚會可能造成民眾群聚感染病毒的風險,但又礙於對2020年最後一場大型活動的期待,深怕因而失去這一年一度可以展現聲量的基會,柯文哲確實左右為難。不過,柯文哲內心裡還是希望能順利舉辦,希冀以「台北通APP」的QRcode作為晚會進出的實名管制,或許可以進行事後追查的依據,但是對於可能造成群聚感染的防範似乎完全沒有意義。

 

柯文哲過去一段時間針對中央政策大肆批評,為的就是能拉高自己「砲打中央」的聲量,以及親帶風向來維持自己在輿論的能見度,正面、負面都無所謂,就算數次民調的表現不佳,都要避免落入不被關注的邊緣下場。猶記著今年三月時,柯文哲針對中央流行疫情指揮官陳時中部長的表現進行評價,他曾表示「陳建仁下來不會比陳時中更厲害」、「我去指揮也是可以啊,應該也不會太差」,在柯文哲的眼中,看待別人的努力與成果總是一副高傲不羈的態度,就連市長夫人嗣後也搭腔表示「人有機會坐上神位,不想跌落,自然小心翼翼,才能坐穩坐滿」、「換她這種沒專業的來都行」,夫妻倆暗酸台灣防疫成效實在居心叵測,這樣的默契更是證明對於自己「跌下神壇」的擔憂。
 

 
柯文哲(擷取自中時新聞網)


防疫當作政治操作工具,疫情破口誰來承擔

 

確實,防疫工作本來就需要更多專業的投入,以及嚴謹又完善的配套措施,台灣之所以在之前能獲得國際的肯定,除了來自SARS的經驗之外,更是因為政府宣導與民眾的配合使然。然而,事實上,疫情的缺口不單只是因為病毒本身及傳染的管道,更多的還是來自為政者的判斷與認知,這或許可以解釋過去台灣防疫成效的成果;只是,政治人物動不動把專業防疫當作自己政治操作的工具,若出現疫情破口後的社會成本卻是由民眾自行承擔,這顯然是不負責任的表現。柯文哲身為醫師或許可以用專業來提供相關建議,但是以市長的位階來提出觀點,就必須有「公共政策」的高度與可操作性。

 

當然,台北市要不要舉辦跨年晚會可能要等到活動當天的早上方能揭曉,但是,與此同時,基隆市、台南市、桃園市及高雄市等地方政府皆已宣布當地舉辦的跨年晚會將會不開放民眾入場,而改採線上轉播的方式讓晚會得以繼續舉辦,同時也能避免群聚感染的風險,想必這些地方首長也相當糾結,畢竟籌辦大型晚會需要花費相當多的人力、經費與時間,但是在疫情不明的當下,以防疫為先的思維,斷然取消現場開放的作法已是不得已但又是必要性的判斷,這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該有的謹慎防範態度;然而,相較於我們國家首都的大家長柯文哲而言,一再猶豫下遲遲無法做決定,「以拖待變」的判斷能力,此時已高下立判。
 

 

=========================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作者

吳瑟致

國立政治大學法學博士,曾前往美國擔任交換學者,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自認為是四處遊走、逐漸不再年輕的學術冗員,長期觀察政經情勢、產業經濟議題,認為青年世代的觀點不但可以突破傳統的盲腸,也能凸顯台灣多元民主、年輕活力的價值。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