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新聞焦點

【分析】反同婚公投成案,無須過度驚慌

熱門議題
2018-04-18 | 上圖為2009年舉辦的同志大遊行。

四月十七日,中選會在網站上宣布有四項公民投票案通過提案審議,其中三項的內容是關於反對同性婚姻及性平教育,消息一出,立刻引發網路世界熱議。有不少人憂心忡忡地對於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前景保持疑慮,也有不少人對於中選會審議通過已經被大法官認證為違憲的「婚姻只限一男一女結合」公投案,感到相當氣憤。然而,此事無論是就程序或結果而言,都無須如此驚慌;更可以坦白地說,這是一場對支持同婚者而言,未戰先勝的局面。
 
本文將針對當前網路上熱議的幾個焦點,做出概念上與制度上的解釋,希望能有效化解疑慮,並且將有限的資源與人力,投注在真正關鍵的社會說服上。由於刊出後中選會有提出最新說明,因此本文基於中選會的最新新聞稿內容,略作修正。
 
一、婚姻只限一男一女已經被大法官宣佈違憲,中選會還可以通過這種有違憲嫌疑的公投案嗎?
 
答案是,可以的。根據《公民投票法》第二條第二項,全國性公民投票可以適用的事項為「法律複決」(意指:我對現行法律不爽,要搞它)、「立法原則之創制」(意指:政府沒有制定我想要的法律,我要自己搞),以及「重大政策之創制或複決」(例如:我對核能/廢核很不爽,我要搞它);另一方面,根據同一條的第四項「預算、租稅、薪俸及人事事項不得作為公民投票之提案」。
 
法律一般原則中有個概念,「法律沒規定不行的,就是可以;法律沒規定可以的,就是不行」。雖然聽起來好像怎麼解釋都沒問題,但實務上要配合立法的脈絡來做個案處理。像《公民投票法》這樣的制定方式,就是說「除了明文規定不可以的幾個具體內容之外,其他都能提案。」
 
有些學者主張,經過最新的《公民投票法》修正案,廢除原本可以做內容實質審查的公投審議委員會,因此當前的中選會只能做形式審查;也有學者主張,中選會除了內容明顯違憲的公投案可以直接否決外,其他遊走灰色地帶的公投案不能審查。換句話說,中選會到底能不能實質審查,在學說上還沒有定見,而中選會自己的新聞稿,也有點自相矛盾。


中選會新聞稿指出公投結果為何都不影響婚姻自由。來源:中華民國中央選舉委員會
 
根據新聞稿內容,中選會說游信義案原本的內容違憲,經過提醒後,改成沒有明顯違憲的內容,所以通過;但是針對同志教育案,又說可能有違憲,如果結果真的有,可以再請大法官釋憲。可見中選會在新的《公民投票法》實施後,到底能不能進行實質審查,以及審查到什麼程度,自己也抓不到標準。所以從整體的新聞稿內容來看,中選會的態度是盡量放寬標準,讓提案內容看起來沒有直接違憲就可以了。
 
二、既然中選會連有違憲疑慮的內容都能提案,那為什麼還要聽證?
 
答:這邊有個概念要先釐清,公投在原則上是一種投票的「程序」,除了有些事項被特別規定說「不可以用公投處理」(實體內容)之外,整套公投法都是在規定「你要怎麼搞一場公民投票」,處理的是提案人的資格、投票人的資格、怎麼提案、提案內容要怎麼寫、提案的範圍是全國還是地方、刻意搞破壞要怎麼懲罰⋯⋯等等東西。如果中選會覺得一個公民投票的提案有些爭議,需要多加說明的話,就會舉辦聽證(詳情請參閱《全國性公民投票聽證作業要點》)。
 
舉個例子來講,公民投票提案就像是遞一份企劃書給負責審核的單位,該單位的權限是檢查企劃書內容有沒有依照規定的格式來寫,如果有爭議,就會請你去跟他們說明解釋一下;如果沒有爭議,那就跳到下一關繼續跑程序囉。
 
三、那要是反同婚公投真的過了,會發生什麼事情?
 
答案是,民法中「婚姻限一男一女」的條文,還是會如期失效,同性婚姻還是會如期合法。因為根據《公民投票法》與《中華民國憲法》、《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的規定,可以公投的事項只有一個是等於憲法位階:憲法複決案(題外話:這邊就是喜樂島聯盟在爭論的地方,因為人民沒辦法直接行使憲法位階的創制權)。換句話說,即使反同婚公投過了,充其量也只是法律位階的「人民意志」,根據法律體系的優位順序,法律(下位)與憲法(上位)牴觸者,無效。
 
因此呢,反同婚的陣營只會再一次被大法官打臉,然後在國際上被嘲笑(遊戲規則都搞不清楚,真的是來亂的)。另一方面,問題就會變成立法院會不會根據通過的結果,去當作制定專法的依據?這個可能性並非不存在,因為釋字748號並沒有規定立法院一定要怎麼修改。

作者認為反同婚公投就算過了也無法抵觸憲法。上圖為2008年在美國發動的支持同婚遊行。圖片來源:Emily Mills

然而,根據美國種族隔離期間採取的「分離但平等」(Separate but equal)原則,在1954年被美國聯邦高等法院無異議通過違反美國聯邦憲法,因此假如立法院想往制定專法方向發展,支持同婚陣營一方可以援引這個美國案例,進行下一輪的論述攻防。但有一點要提醒的是,即使這項公投沒過,反同方目前只剩下制定專法這個陣地,一定還是會透過遊說等方式希望制定專法。
 
 

不過,雖然說不用擔心大法官釋憲的結果會遭到翻盤,反同婚公投成案的事情,依然有幾個值得深思的重點:
 
一、如果說下修公投門檻是還權於民,那反同婚公投成案,同樣也是人民行使權利的意志展現。
 
二、下修公投門檻的影響是全面且公平的,不可能也不應該出現「我要的案子我就讓它容易過;我不要的案子就要讓它不容易過」這種想法與結果,不管你要的案子有多道德正當;而你不爽的案子有多退步腐敗。
 
三、法國在2013年以少數政治菁英的力量,透過保守陣營內部的分裂,通過同性婚姻後,至今雖然支持比例已經超過六成,但相對於言,也代表還有高達三成的人是反對態度。因此重點在於持續不斷的社會說服、化解歧見。

回到台灣,如果說認為釋憲案一出就萬世太平,未免太過一廂情願,畢竟制定法律的主體,是人,持續不斷的爭取支持,才是唯一讓反同婚公投只能停留在搞笑出醜層面的辦法。

作者認為同婚陣營應不斷爭取民眾支持。上圖為美國舊金山市在2013年6月底宣布同志婚姻合法。圖片來源:Pargon

因為在法制上,反同婚陣營還是有可以超越釋憲案的最後一招:透過立法院修憲,根據後法優於前法原則,如果反同婚陣營能爭取到夠多的立委席次,就可以透過最新的憲法修正案,來推翻大法官之前的釋憲結果。因此,持續進行社會說服與溝通,才是支持同婚陣營的主戰場。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如果你也有想法,歡迎投稿

 
 

*延伸閱讀

【評論】《烈日帝國》:台灣能從非洲殖民經驗學到什麼?

【評論】讓電話民調決定初選結果是真民主嗎?現狀問題與解決之道

【分析】淺評2018高雄第三勢力競合

*封面圖片來源:Koeng Khu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作者

陳子瑜

涉足過歷史與政治兩種科系,擺盪在真相與包裝的虛實間;在法國巴黎跟非洲查德生活過,看見國際的兩種極端。 政治工作有主管也有助理經驗,對身處雲端的論述沒什麼興趣。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