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新聞焦點

【評論】底層勞工現身說法:沒技術,就活該領低薪?

熱門議題
2018-07-13 |

*前篇:【評論】底層勞工現身說法:自己不努力,活該被壓榨?

自前篇文章,讀者們可瞭解底層勞工會受壓榨,更多時候是為了生存的無奈,而非自己愚笨、沒用。令人感嘆的是,一些台灣人不但不同情底層勞工,還認為他們的待遇差,是天經地義的事,例如兩種最常聽見的言論:

1. 底層勞工缺乏技術、產值低,自然該領低薪。

保全入行的門檻很低,但他們要負擔的工作卻很沉重。若要說他們的貢獻度低,若沒有這些保全看守豪宅、管理雜事,有錢人怎能高枕無憂的待在家裏?台灣社會最常低估的就是「勞動」之價值。

讓豪宅警備員細數一下,自己負擔的工作項目:

  • 平常工作:巡邏、查看監視器、車道管制、關閉樓層電源、補充飲水機水源等。
  • 清潔工的工作:檢查垃圾桶、撿菸蒂、鋪踩腳墊等。
  • 雜事:若豪宅為了美觀,而種植花草樹木的話,我們還得負責澆花;連少爺、大小姐們在豪宅附設的泳池溺水,我們也得要救助(有些豪宅並無救生員)。

根據《自由時報》的報導,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曾在2015年提到,影響薪資高低的因素,除了市場供需以外,更重要的是社會與政治力量。也就是說,豪宅警備員並不是因沒技術、低產值,工作的辛勞度才會與報酬不成正比,而是因保全公司吃定這批人,難以找到更好的工作、也不會團結抗爭,才敢肆意去壓榨他們。
 
克魯曼.jpg
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主: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向來主張勞工薪資的提升,不應完全建立在「受教育」、「自我提升」等因素上,而應透過罷工、集體談判等方式達成,因為勞工往往沒有巨大的金錢、時間成本,來提升自己的能力。圖片取自Prolineserver


2. 底層勞工相對老闆,在工作上付出的心力和時間都少,自然該領低薪。

我們在新聞和報紙上看到的過勞死案例,通常不是老闆或高階主管,而是低階勞工,他們不只要付出心力、時間,有時還得賠上健康。底層勞工固然不用承擔資本運作的風險,個人產值也不如經營企業的老闆,但他們的辛勞程度總是和薪水不成比例。更別說自2000年來,台灣物價不斷攀升,但薪水卻一路下滑,更加深了勞工們的艱苦處境,以下列出兩個數據供大家參考:
  • 在ptt上曾有人分享了1993年的求職廣告,日商電器公司的門市人員,大學畢業生的薪資是26000元,配送人員則有30000元;房屋仲介的保障底薪有40000元;英語補習班的培訓講師有35000元。上述任一工作的薪資,都超過現今大學畢業生的22K起薪。
  • 台灣人的貧富差距逐漸擴大,2000年時,收入前20%的家庭,其所得是後20%的40倍;到了2013年,則飆升到99倍,讓貧窮者越來越難翻身。

也就是說,台灣的老闆越賺越多,對勞工卻越來越苛刻,就算台灣經濟的確在衰退,但利益受損的承擔者卻大多是勞工。
 
十年前日商徵才廣告.jpg
1990年代,日商電氣公司給予的薪水頗為優渥,以當年的物價來換算,現在的大學畢業生之起薪,大約和20年前的高中生差不多。圖片取自ptt

底層勞工因為缺乏地位、知識,很少能為自己發聲,再加上主流的報紙刻意帶風向批評勞基法(報社董事長就是資本家,怎可能讓記者幫勞工講話?),讓大多數的台灣人,認為底層勞工應為自己的貧窮負責,甚至指責爭取權益的勞工貪婪(比如自由時報的記者曾韋禎,他甚至罵抗議勞工是社會敗類)。

筆者之一的獵鷹之巢,在大學時代也曾認為窮人是自己沒用才會貧窮,不過,在偶然的機會下和豪宅警備員相識後,才發現底層勞工的眾多無奈,他們並非真的樣樣不如人,而常常是因環境所迫,無法一展長才。

或許,台灣人的勞權觀念如此落伍,也不強力要求政府提升勞權的原因,正是因大家始終不願意接受事實:不管個人再怎麼打拼,都可能會因家庭因素,墜落到社會底層,只能看著豪宅裏的富人穿著好衣服、開著名車,繼續壓榨著自己。

要幫助這些可憐的人,勞基法必須做為一張良好的社會安全網,讓他們還有在底部反彈的機會。下一篇文章,兩位筆者一樣會以血汗勞工的立場,分析現行的勞基法,是如何協助老闆壓榨員工,並建議可能的解決方案。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KOKUYO

作者

獵鷹之巢、豪宅警備員

獵鷹之巢為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期望未來能成為與眾不同、不受束縛的作家和歷史學家;豪宅警備員做過工人,也當過大夜班保全的血汗勞工,但仍未放棄製作遊戲的夢想。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