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新聞焦點

【評論】從侯友宜崛起看高育仁的天下人之路

熱門議題
2018-07-17 | 21世紀基金會董事長高育仁,曾擔任台南縣長與三屆立法委員。

高育仁,很多二、三十歲的人可能對他沒有印象,但他所建立的政商網絡,正在操縱國民黨的選舉佈局,企圖透過金權政治佈局2018年的大選,最後更可能影響台灣的民主政治。

退出政壇的高育仁如何執掌天下?

高育仁是前台南縣長,曾在立法院連任四次立委,卻從未有機會問鼎大位。於是他在商場找到另一個春天,謀求另一種執掌天下的方式。他成立多間創投公司,投資涉及能源、電腦、國防等,甚至擔任兩岸買辦,主導農業技術登陸。

高家的財富不但取自公部門標案,更曾涉及多起選舉行賄,上帝為高育仁關上了黨國之窗,卻開起一扇金權政治的大門。經過調查,高育仁的影響力不僅只有其子高思博與其女婿朱立倫,甚至國民黨今年縣市長候選人,都與高家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高育仁的女婿朱立倫為新北市長,其子高思博正參選台南市長。圖片來源:21世紀基金會

如今在國民黨薄暮之時,高家的勢力卻不減反增,其中最經典的案例就是侯友宜。

侯友宜第一次出現在許多七年級的印象中,是槍擊要犯陳進興狹持南非武官人質案。雖然當時媒體都將侯塑造成英雄,事實上隻身前往與陳進行談判的是謝長廷律師,據南非武官一家的說法,侯友宜領導的警方多次進逼陳進興,險些逼陳進興殺害人質,幸好謝長廷表達善意,斡旋成功。

友宜升官術:處理高育仁的婚外情

事實上,在此之前,侯友宜的暴衝性格就顯露無遺,最著名的就是侯下令強行攻堅《自由時代週刊》雜誌社,逼迫鄭南榕引火自焚。然而,讓侯友宜平步青雲的並非逼死台獨思想家,而是替高育仁解決小三。

1984年2月高育仁出任中常委,正式擠入國民黨權力核心,此時在王又曾的介紹下,認識當時小有名氣模特兒王品方。王與高之後進入熱戀,高育仁甚至在台北租了間套房金屋藏嬌。

但到了當年5月份,李登輝被拔擢為副總統,高育仁被視為接替台灣省主席的熱門人選。此時高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決定結束婚外情、疏離王品方。但在一番談判後,時任省議長的高育仁,分手費卻給的不乾不脆,於是王女數度跑到高家中討要分手費,情節嚴重時甚至遭到高家妻女毆打。

1986年3月,王女揚言公布情史資料,而侯友宜就在此時受到警界學長牽線,結交高育仁。當時在台北市刑大除暴組擔任隊長的侯友宜,以王品方色誘詐財為由,率隊搜查王女的房間,更將王女帶回偵訊。

作者指出,侯友宜在30年前就透過學長牽線認識高育仁。圖片來源:侯友宜臉書

1986年5月,王品方被誣告持有槍械,此時侯友宜已升任台北市刑大除暴組長,新官上任三把火,派出20多名手持長槍的霹靂小組,大陣仗圍捕住在仁愛路套房的王品方,最後檢察官也以恐嚇取財罪將王女收押禁見。

因為高育仁的薄情寡義與政治盤算,王品方被黨國打手侯友宜欺壓入獄,直到多年後才有人為她伸張正義。

薄情高育仁終遭報應

王女入獄後,侯友宜終於得到黨國高層的重視,以驚人速度「超車」同期同學,在不到50歲爬到警政署長。然而,時處政治巔峰的高育仁,卻因為迫害民女,產生重大的政治污點。

1992年的立委選舉,民進黨新秀蘇煥智與國民黨「吹台青」高育仁狹路相逢,在台南選區針鋒相對。蘇煥智在選前以王品方事件為題材,操作「為弱女子申冤」的造勢活動,當年在台南縣轟動一時。

蘇煥智過去曾與高育仁競爭立委選舉。圖片來源:六都春秋編輯室

當年選舉結果由蘇煥智以第一高票當選立委,以當時的選制,高育仁雖然也選上立委,但卻從此斷了在台南縣的發展機會。直到今日的台南市長選舉,蘇煥智在台南縣區基層的呼聲,依然不輸給其子高思博。

朱育倫與「高家班」進入新北市府

而侯友宜在高育仁女婿朱立倫的提拔下擔任副市長,更在2016年朱市長「請假選總統」時,逐漸從「家臣」的格局提升為「守城大將」。2018年更在初選擊敗老縣長周錫瑋,讓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無從置喙新北市長選戰,從而鞏固朱立倫在黨內的地位。

因此,國民黨新北市長初選也從單純的黨內派系之爭,升級成總統候選人之爭的前哨戰。而朱立倫為何提拔侯友宜,許多人相信是受到高育仁的推薦。

新北市長朱立倫的副市長侯友宜,如今變成新北市長參選人。圖片來源:朱立倫臉書

高育仁在2005年以後不再任公職,表面上轉而經商,實際上是栽培未來的國民黨籍總統候選人朱立倫。不論高育仁是否將自身從政的遺憾投射在朱立倫身上,但他的佈局已經深刻影響到今年底的縣市長大選。

朱高金權勢力成國民黨最大系統

如果仔細觀察高育仁家族與國民黨籍參選人之間的關係,會發現這應該是遠勝馬、郝、吳、柱等天王的最大派系。除了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之外,包括桃園市長參選人陳學聖、台中市長參選人盧秀燕、雲林縣長參選人張麗善、與花蓮縣長參選人徐榛蔚,均是高家長年經營的人脈,加上高思博在最後一刻參選台南市長,高育仁在藍營內的勢力已無人能敵,目的就是為女婿朱立倫打下問鼎大位的基礎。

這篇文章雖花了許多篇幅說明侯友宜與高家的關係,但重點在於高育仁離開政壇後,從未成為安份守己的商人,反而建立一個綜合金權、橫跨兩岸的政商關係網。並利用這股政商勢力間接操縱國民黨在2018年的選舉。接下來,我會繼續說明高育仁的金權網絡,以及高家與國民黨各候選人的利益合作。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如果你也有想法,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宜蘭縣不是陳金德的紙牌屋 代理縣長的宜蘭精神在哪裡

【分享】1980 年代最後兩年,侯友宜是中山區「探長」
【評論】侯友宜就是執行國家暴力的「加害者」嗎?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二十一世紀基金會
 

作者

宣凱琳

旅外覺青,關心台灣政治發展,新制度主義信仰者,反對世襲政治與派系惡鬥。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