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新聞焦點

【評論】從東京奧運2020,反思主辦國際賽事的意義

熱門議題
2018-07-30 | 2016年日本確定取得舉辦奧運的權利後,民眾迎接本國奧運選手的情況。

上一次的東京奧運是在1964年舉行的,當時的日本經歷戰敗、美軍託管、經濟復甦,日本在首相岸信介的帶領下,爭取到東京作為主辦奧運的城市,全日本上下也因此動了起來,日本各界則盛傳一句話:「已經不再是戰後了......」

對當時的日本人來說,成為奧運的主辦國不僅是從戰敗的民族傷痛中重新振作的重要象徵,更是透過大批觀光客的交流讓世人看到新的日本,也因此凝聚全國上下的盛事,將戰後一片陰霾的日本帶向了一個新的時代。

「已經不再是戰後了......」代表當時日本作為一個共同體的記憶,走出戰後的陰霾是他們的共同目標。東京奧運的主辦權重新凝聚了當時的日本,有自信迎向一個不再是戰後的未來,那麼台灣呢?

當體育賽事的較勁作為一種國力的展現,當安倍晉三穿著相當有代表性的馬莉歐套裝,出現在里約奧運閉幕式時,一場「這就是我們日本人的驕傲」的展演就已經開始了!


2016年日本首相安倍以馬力歐套裝出席里歐奧運閉幕式。圖片來源:安倍晉三

身為台灣人,我們有沒有想過國際賽事的參與或是主辦權,對我們的意義是什麼?!什麼是我們的「台灣人的驕傲」?

回到最近如火如荼的東奧正名議題,如果一個社會連使用「台灣」還是「中華台北」都可以有這麼大的內部矛盾,我想問的是,台灣走過戰後了嗎?!

我們走過中國國民黨每天要你當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的年代了嗎?!我們走過那個從政府機關到教育、媒體、產業、甚至家長都是大中華意識形態的年代了嗎?!我們有確立了我們在體育項目上想要達成的國族目標了嗎? 退一萬步來說,「我們」是什麼,確立了嗎?!

在這樣的前提下,筆者認為東亞青運的主辦取消不取消根本不是重點,與其配合玩這種中國說了算的遊戲,還不如把力氣花在真正的鬥爭--台灣人與姚元潮(編按:中華奧會主委,曾將東奧正名公投活動通報中國)這類滯台中國人的鬥爭,這才是台灣要抱怨「XX國能為什麼台灣不能」之前要先跨過的門檻啦!

之前有亞運選手說,用中華台北也沒關係只要能參加就好,講的好像用台灣隊當隊名有多委屈。當世界各國透過運動賽事互相較勁交流的時候,台灣的國手大聲主張要用這種中國屬地的名稱在世界上走跳,難道就不是傷害這座島上每一個台灣人?!

如果台灣人民沒辦法跨過這個從腦子到骨子都是中國元素的障礙,那麼有再多次的運動會主辦權,都只會是像柯文哲的世大運一般,炒炒新聞留下各種充滿Chinese Taipei的致詞,然後民眾繼續抱怨為什麼台灣不能而已。

今年是明治維新150年,日本也即將迎來第二次的東京奧運主辦,安倍或許不能複製他的外祖父岸信介當年營造的日本復興榮景,但在每個國民的身分認同都是日本人的前提下,他們可以共同思考要給世人看到怎樣的日本,看到令他們驕傲的家鄉。

台灣呢?!
還在漫無目的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有得參加就好嗎?!

 
 

*延伸閱讀
【分享】東奧正名公投:自己的台灣隊自己拼
【分享】中國強硬取消東亞青運,基進黨呼籲小英硬起來!
【評論】是「正名」還是「送名」?「中華台北究竟該改為何名」?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Tokyo 2020

作者

張小博

屏東鄉下的客家人,有天因為跟同學發起了反媒體壟斷的校園活動就回不去了,希望可以趕快建國因為當中華民國人太恥了我完全不行。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