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新聞焦點

【評論】足球離不開政治:厄齊爾不滿歧視,退出國家隊

熱門議題
2018-08-01 | 土耳其裔的德國王牌球員厄齊爾宣佈退出德國國家隊

在世足開踢之際,我們曾撰文訴說政治如何影響國際賽事,並指出「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以及其他這種XX歸XX的看法基本上都是錯誤的。本週在國際足壇更發生了一件大事,再度佐證了政治如何影響體育,甚至是我們的日常生活。

這個事件發生在本屆比賽首輪就出局的德國隊身上。德國隊的出局,本應只是一樁體育事件;而因為球隊表現不好出局,在賽後檢討比賽內容與得失,也是非常正常的事。但沒想到,在德國隊出局後這幾個禮拜,竟然開始檢討國家隊中特定球員的狀況,而最令人詫異的是,批評的焦點根本沒有放在該球員在賽中的表現,而扯到球員本身的族裔問題。

梅蘇特.厄齊爾(Mesut Ozil),這位曾經幫助德國隊贏得2014年世界盃冠軍的王牌球員,在本週無預警的在社群媒體上,宣布自己主動退出德國國家隊的決定。厄齊爾在推特上洋洋灑灑寫下三大篇文章解釋自己為何退出德國隊。主要的原因,來自於厄齊爾無法再承受德國媒體、足球協會、甚至是廣大德國群眾對他個人族裔(土耳其裔)的不尊重以及歧視,嚴重到已經跨越了他的底線,因此決定憤而離開德國隊。

 

「Ozil」的圖片搜尋結果
土耳其裔的德國王牌球員厄齊爾宣佈退出德國國家隊。圖片取自joshjdss

德國對於厄齊爾的霸凌,源自於幾個月前的一張照片。厄齊爾在推特上發布了他和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的合照。對於他而言,和土耳其總統合照,是他表達認同自我文化傳統與認同的一個方式,並不代表他支持總統本人(台灣的讀者應該可以想像,即使我們對於總統不是十分滿意,但大多數的人,應該都會認為能受邀至總統府甚至與總統合照,是一件光榮的事)。

但是德國的媒體與群眾,似乎完全不同意厄齊爾的看法,進一步忽視他對於自我文化上的認同,認為與有獨裁者之稱的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合照,代表他想要在德國境內推行種族分化運動,還有要替艾爾多安的連任選舉拉台聲勢。

 
「ozil Erdoğan」的圖片搜尋結果
厄齊爾(左)與有獨裁者之稱的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合照,引發爭議。

雖然厄齊爾與土國總統的合照引起了很多批評,但隨著世界盃的來臨,媒體和群眾也就暫時放下了這件事,將重心轉移到比賽之上,希望德國隊能取得好成績。結果沒想到,德國隊在初賽就被掃地出局,而這些失望的德國媒體與群眾,想要找出德國隊比賽失利的戰犯,於是又把焦點轉回到厄齊爾身上。隨著批評與論的聲量增加,厄齊爾承受了許多壓力,但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讓他對繼續報效德國隊死心的點,是德國足球協會領導人的反應。

在事件發生之後,協會主席不但沒有試圖保護像是厄齊爾這樣的明星球員(被德國人票選五次年度最佳球員,並在國家隊效力超過十年),在照片事件發生之後,竟然還不貼心的要求厄齊爾停止休假,回到總處來報告;更在德國隊確定出局之後,不斷批評厄齊爾在場上的表現,甚至對於厄齊爾的解釋也完全忽視,讓他成為德國隊輸球的代罪羔羊與眾矢之的。

離開德國隊的厄齊爾,目前仍在英國踢球,所以其職業生涯還未結束。但身為德國隊的明星球員,竟然落得如此下場,也讓他語重心長的說出了在這整起風暴中的感受:對德國某些人來說,贏球的時候我就是個德國人,但輸球的時候我就只是個移民。

 
圖像裡可能有1 人、戶外
厄齊爾語重心長的表示:對德國某些人來說,贏球的時候我就是個德國人,但輸球的時候我就只是個移民。圖片取自厄齊爾粉專

這種悲傷的事情,其實也發生在偉大的物理學家-愛因斯坦身上。他曾在1922年的一場公開演說時談到:如果我的相對論能驗證成功的話,德國人會說我是他們的一份子,法國人甚至會說我是世界的公民。但如果我的理論失敗的話,法國人會說我是德國人而不是法國人,而德國人會說我是個猶太人,根本不是個德國人。

經過了將近一百年,德國境內對於不同族裔的包容與體諒,看起來還是在原地踏步。作為領導歐盟的首要國家,在經過一二次大戰的反省之後,似乎也還無法超脫出種族主義的局限思維。

*延伸閱讀:
【評論】在世足賽中,絕不是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
【評論】伊朗的體育政治學:從美國制裁足球鞋談起
【評論】克羅埃西亞能踢翻強權,台灣也可以嗎?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Steindy

作者

葉耀元、吳冠昇

葉為美國聖湯瑪斯大學國際研究中心助理教授,吳為美國普渡大學政治系博士生,兩人目前是學術合作夥伴。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